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平:占中与六四 正义的审判何时到来?

占中九子案宣判,九子全部被裁定罪成,其中四人更即时还柙,中共官员及亲共人士称之为正义的审判。然而,占中的初衷是追求真普选,这是正义还是非正义?中共视之为严重危害国家安全,恨不得如同对待八九民运一样采取军事镇压,这是正义还是非正义?无论占中,还是六四,正义的审判何时到来?也许路漫漫兮其修远,也许如柏林墙的倒塌只是一夜之间。

扭曲抹黑占中中共硬销国家安全

占中九子案必然成为香港主权移交后典型的公民抗命事例和司法案例,一同载入香港史册的不只会有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等人义正辞严的法庭陈词,也会有法官的判词、中环西环高官的胡言乱语。从时间上来说,占中运动是重夺公民广场的延续和发展,因此,双学三子公民广场案的司法历程是占中三子案的前车之鉴,公民广场案的三段判词也是占中九子案的最佳参照。

对公民广场案,原审裁判官张天雁指,年轻人既美好也有缺失,法庭应该采取较为宽容及理解的态度。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则留下一番“香港社会近年弥漫一鼓歪风”的名言,而终审法院确认公民抗命概念适用于香港,并采纳约翰罗尔斯在《正义论》中对公民抗命的定义,即公民抗命是“公开、非暴力、真诚的政治行为,通常是为了导致法律上或社会上的改变,所作出的违法行为”。

但到了占中九子案,原审法官陈仲衡没有对公民抗命采取宽容和理解,反而指公民抗命不能作为抗辩理由,更指九子相信透过占领可以争取真普选是天真。于判刑前,他又表示,当日越来越多人加入占领行动,并非因为警方使用催泪弹,而是催泪弹带来的影响,众被告对此实始料不及。这些判词涉及被告的动机与占中扩大化的因果,相信会成为被告上诉的重要依据,也会成为占中支持者、同情者质问香港行政、司法正义性的重要依据。

与此同时,中共高官、亲共政客藉九子案的宣判对占中运动的扭曲、抹黑又升级。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在国家安全教育日研讨会上大放厥词,指摘占中计划“公然煽惑严重危害国家安全”,质问为什么“人们对正义的等待会如此艰难如此漫长”?硬销国家安全之外,中共喉舌还展开人身攻击,称占中九子为占中九丑,说戴耀廷变戴罪、陈健民变贱民,立法会民建联议员何俊贤更闹验出脑肿瘤的陈淑庄“你玩晒啦”。

期待中共平反不如期待中共倒台

这就是中共特色的法治!这就是中共特色的正义的审判!正如陈健民在判刑前藉法官的天真论所反问:“有乜天真得过相信一国两制?”港人也应藉王志民的漫长论反问:“为什么人们对平反六四的等待会如此艰难如此漫长?”其实,香港市民的天真不只在于幻想可以藉公民抗命实现普选梦,不只在于相信一国两制,也在于相信中共会平反六四,一如20多年来把香港普选的希望寄托在中共履行承诺上,30年来一直把六四的正义审判寄托在中共的平反上。

30年过去了,六四屠杀的受难者和家属仍在承受不白之冤。占中九子案虽还有向上诉庭、终审法院上诉的机会,虽还有无数香港市民的公开声援,但在中共全面管治的魔爪伸到香港后,要洗脱民主之罪注定又是一个天真的想法。听听中共高官叫嚣“维护国家安全,只有一国之责,没有两制之分”,看看六四屠杀30年来中共不停镇压异见人士、维权人士的历程,岂能不哀叹六四案、占中案的正义审讯何时到来?与其天真地期待中共的平反,不如天真地期待中共的倒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