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陶杰:奥巴马希拉莉代表的白左错在哪里

白左视基督教为仇敌,跪舔伊斯兰毫无保留,又去将任何探讨质疑,定性为“极右法西斯”,压制言论自由。由学术开始,遍及政界、新闻舆论和影视。白左自己中了邪,奥巴马希拉莉这种人,平时装扮精英,指川普没有教养,其实是无知之尤。跟随这种人喧哗,人只会越来越蠢。

奥巴马希拉莉阉割基督徒的文化身份,以Easter Worshippers来偷偷摸摸,暴露了西方所谓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典型的无知。

他们自己以无神论者自居。原因之一,是认定在西方历史上,相对于伊斯兰文化,基督教的十字军东征,大有西方文明的原罪,是侵略和屠杀的一方。

白左对基督教历史的认知,割裂而片面。他们不知道,认识基督教文化,必须由其初心的起源开始。耶稣在巴勒斯坦的出现,是因为反抗罗马帝国的残酷。罗马帝国有奴隶制、镇压奴隶首领斯巴达克的起义、钉十字架的酷刑、斗兽场。基督教的缘起,是反抗罗马帝国压迫人性的残酷。

基督教由于出现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定位为弱势族群的代言人。耶稣的博爱,本身是对仇恨的人性博弈。但耶教本身有排他性,中世纪的十字军东征,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之下出现的异变。

正如中国的儒家思想,孔孟的初心,并不是叫读书人都做皇帝的奴才。但两千年来,儒家与政治结合,也出现了不同的异变,但不妨碍其思想学说的倡导。中国人面对其他少数民族,包括藏传佛教,不必以儒家为耻。

但西方的白左,只抓住某一两个时期,例如十字军东征,或十九世纪美国信奉基督教的庄园主蓄养黑奴,或某一时期基督教对同性恋的反对(但其实后来也因时势的转易而包容了),当做基督教文化全天候的主流。自我贬斥、自我批判,最后将自己痛哭流涕地否定。

但西方白左,将主动腾让出来的空间,全部让伊斯兰占据,毫不理会伊斯兰在世界上全面原教旨主义化此一危险的现实。伊斯兰本身从未经过基督教的宗教改革,没有探讨过人性的释放,原教旨主义更全面复辟与罗马时代一样的残酷。这一切,西方白左完全视而不见。

即使无神论,环保、爱护动物、济助第三世界的贫穷,本身已经是基督教价值观的实践。你不必是个个星期都上教堂的基督徒,只要维护民主自由,已经是耶教文化的实践人。

但白左却视基督教为仇敌,跪舔伊斯兰毫无保留,又去将任何探讨质疑,定性为“极右法西斯”,压制言论自由。由学术开始,遍及政界、新闻舆论和影视。

白左自己中了邪,奥巴马希拉莉这种人,平时装扮精英,指川普没有教养,其实是无知之尤。跟随这种人喧哗,人只会越来越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