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大陆清华大学封死国学大师王国维墓园 究竟怕什么

在王国维殉节两年后,其纪念碑在清华落成。陈寅恪亲自撰写碑铭:“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的确,王国维“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久弥新,“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而清华将这样的纪念碑围挡起来,大概是害怕清华人、中国人藉由碑文,追随王国维先生追求“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4月28日是清华校庆日,清华老校友们商量着去瞻仰校园内的王国维纪念碑,但校方早已提前若干天用挡板将该纪念碑围住。(网络图片)

刚刚看到网友发的这样一则消息:4月28日是清华校庆日,清华老校友们商量着去瞻仰校园内的王国维纪念碑,但校方早已提前若干天用挡板将该纪念碑围住。为什么要将其围住,不让人瞻仰?

众所周知,王国维是晚清民国时期著名的国学大师,曾在清华大学国学院任教。1927年,他选择了投湖自杀。关于其自杀的原因,众说纷纭。与其一同在清华任教的另一位赫赫有名的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对此在《王观堂先生挽词并序》中写道:“盖今日之赤县神州,值数千年未有之巨劫奇变,劫尽变穷,则此文化精神所凝聚之人,安得不与之共命而同尽,此观堂先生所以不得不死。”在其看来,王国维是为中华文化之死而殉节,“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当他看到传统文化价值逐渐丧失,而自身又无能为力时,惟有选择身死来换取精神上的永生。

在王国维殉节两年后,其纪念碑在清华落成。陈寅恪亲自撰写碑铭:“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的确,王国维“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久弥新,“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而清华将这样的纪念碑围挡起来,大概是害怕清华人、中国人藉由碑文,追随王国维先生追求“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不久前,清华大学将敢言的法学教授许章润停课、免职,允许学生告密、举报老师,对新入职的老师进行“红色教育”,也应该基于这个原因。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4月初,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宣布,今年校庆的主题是“自信的清华更开放”。在清华官僚们看来,清华有自信的资本,因为清华“从国家科技奖、入选人才计划,到包揽超算竞赛冠军、女篮夺冠,清华不断呈现新气象”;“从‘三位一体’、写作课、人事制度改革,到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大数据研究中心、航发院,清华持续展现新作为”;而且,清华更加国际化,也体现了清华更自信。

可是,这些所谓自信的资本,在“现在的清华是一所没有独立精神,没有自由的大学”的评价面前黯然失色。放眼望去,世界上有哪所顶尖的大学如清华、北大这般钳制自由的呢?甚至不敢公开刻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纪念碑,不敢保护敢言的教师……这样的大学有着怎样的未来?而根本原因就在于,此时身处在一党专制下的清华、北大以及中国所有的高校,早已姓“党”,“听党的话”成为所有高校官僚们必须的选择。非如此,则官位不保。

近两年多来,伴随着内忧外困的中共的是执政危机,中共上下似乎都在担心,在某个不经意的节点,中共会土崩瓦解,尤其是走入多个敏感日的2019年,中共更是前所未有的草木皆兵,妄想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中,因此才提出要“严防死守”。估计清华的官僚们也是秉承上方旨意,将王国维纪念碑围挡起来,将许教授下课。此种不自信背后折射的恰恰是中共的不自信和深深的恐惧。

记得2017年10月中共新华社拍摄了一部短片《“我们的自信”道路篇——人间正道》,并配以如下的文字:“一条路,走了96年,追寻探索,苦难辉煌。路选对了,就不怕遥远。”可是,在中共迄今走过的98年中,处处彰显的却是不自信。

如果中共自信,就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在这98年中,通过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四清、文革、“六四”和镇压法轮功等一次次运动,戕害了几千万中国人,又何必避而不谈呢?

如果中共自信,就将全面封锁网络的防火墙彻底拆除,让中国人看到外边的世界,又何必一边高喊着全球化,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殚精竭虑,一边却在网络问题上将世界拒之门外,企图将中国人变成瞎子、聋子?

如果中共自信,大可允许民间自办媒体,就像当年国民党允许中共在国统区办报纸、出版刊物一样,允许不同的声音存在,允许中国人批评中共,又何必将所有异见之音消弭,将所有异见者封杀、关押、判刑?

如果中共自信,又何必打造新疆集中营,对几百万新疆人进行强制洗脑?如果中共自信,又何必在《新编学生字典》中删除“自由”这个词语?

……

太多的例子表明,口中喊着自信的中共,实际上没有一点儿自信,说自信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更多的是狂妄和自大。历史业已表明,狂妄自大的不论是个人还是政党,最终的结局都是悲惨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