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周恩来手术前拼命大喊 毛泽东为此憋了一肚子火

然而,就在进入手术室的刹那间,周恩来突然用力大声喊道:“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在场的人莫不愕然相视,在无言之中体会这番话的含意。邓颖超则让在场的汪东兴把这个情况向毛泽东报告。应该说,知夫莫若妻。最了解周恩来心思的还是邓颖超,甚至可能就是两人事先商量好的,有意说给毛泽东听的,向毛讨还自己在政治上的清白,不容许用“莫须有”的罪名来玷污他革命的一生,而并非仅仅是内心悲愤难抑的宣泄。

当时,医生已经给周恩来使用了麻醉前的镇静和止痛药物,一切准备工作也已就绪,叶剑英、邓小平、张春桥、汪东兴等中央领导人亦到场守候,就等周本人出来。其间,邓颖超和保健医生曾先后进去催促,但他毫不理会,强忍病痛和药力发作后的反应,继续伏案阅读和写作,让众人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写完后,周恩来又在关于“伍豪启事”报告的封面上郑重地签上他本人的名字,注明时间、地点后,才打铃出来,并当众拜托邓颖超向毛泽东报告此事,要求将这份报告“向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各发一份存档。”

在了却了这桩心事后,周恩来在医护人员的簇拥下,被推向手术室。躺在平车上的周氏这时已经极度疲惫,不过神志却很清楚,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要在生死交关之际,当着大家的面为邓小平讲话,藉此向毛泽东进言,不要在政治上再翻来覆去了。周恩来的保健医生张佐良在场目睹了这一情景,在他的回忆录中作了如下记述:

当平车行进到距手术室门口约几米远处,周恩来忽然微微地向右边侧过头去,以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问道:“小平同志在哪儿?请他过来一下。”

我即高声向后边传话:“小平同志,总理请你过来。”

邓小平的听力不好,后面有人转告他。他急走几步,来到了总理躺的平车右侧。周恩来一见邓小平,立刻从被子里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来,用力地握住邓小平的手,他异常激动,声音嘶哑,颤抖而使劲地当着众人的面喊道:“小平同志,你这一年多来的工作证明,你比我强得多!”

邓小平听罢总理的话,面部表情严肃而带激动,他紧紧地握一下总理的手,未说什么话……只是站在一旁,向总理挥手致意,噙泪目送总理进手术室,祝他一路平安!

在场的医护人员觉察出周恩来今天的情绪过于激动,担心这样对手术不利,于是加快了推车的速度。然而,就在进入手术室的刹那间,周恩来突然用力大声喊道:“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在场的人莫不愕然相视,在无言之中体会这番话的含意。邓颖超则让在场的汪东兴把这个情况向毛泽东报告。应该说,知夫莫若妻。最了解周恩来心思的还是邓颖超,甚至可能就是两人事先商量好的,有意说给毛泽东听的,向毛讨还自己在政治上的清白,不容许用“莫须有”的罪名来玷污他革命的一生,而并非仅仅是内心悲愤难抑的宣泄。

这次手术,医疗组的专家们虽然尽了全力,却无回天之术,甚至连预期的目的也没有达到。原因是周恩来的病情比原先想像的更为严重,打开以后,发现膀胱里面已经长满了瘤子,而且已经扩散出来,向全身转移,根本无从下手。他们在请示了在场的中央领导人之后,只好又缝合起来。因为一动的话,只会转移扩散得更快。面对周的病情已经不可逆转的事实,邓小平心情沉重,要医疗组尽一切努力,“减少痛苦,延长生命”。

周恩来对政治上批“投降派”作出如此强烈的反应,完全出乎毛泽东的意料之外,而且大大将了毛一军,在政治核心圈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和议论。本来,毛以为周大概会像以往那样隐忍不言,不会从正面应对,因为这毕竟只是一种影射,只可意会,不可明说。

不料,周恩来竟当众戳破了这层窗户纸,道出了满腹的悲愤。这令毛十分难堪,让人觉得他对一个垂死的人还不肯放过,实在是太过份了。为此,毛憋了一肚子火,却又不好对周发作。更令毛有所顾忌的是,周恩来在党内外毕竟有很大的影响,现在他公开站出来为邓小平讲话,乃至向中央写信推举邓作为他的接班人,也让毛对邓一时难以下手。

为此,毛泽东不得不改变主意,决定不再拿评《水浒》的题目做文章,而且把批邓的时机也暂时往后推迟,一切端视周恩来的病势而定。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当江青在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上大谈评《水浒》的“现实意义”,宣称现在党内有人“架空毛主席”时,毛泽东耍了两手,一方面故作姿态,扣压了江青的讲话稿,斥其“放屁,文不对题”;另一方面当邓小平为此向毛告江青的状时,毛一反对邓刻意笼络的态度,没有理他,有意让邓碰了一个钉子。38与此同时,毛还把中国科学院根据邓的意见起草的《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即《汇报提纲》─作者注)给压了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的病情一时成为各方瞩目的焦点。周本人也非常清楚这一点,知道他在政治上的分量─只要还能动,甚至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对已经山雨欲来的局势起到某种遏制作用。事实上,他已经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多少掩护了邓小平,延后了毛泽东批邓的部署。

不过,由于病情的急遽恶化,他已经是心有余而力难支了。九月二十日手术后,他的伤口一直未能愈合,膀胱内出血不止,多时每天达上百cc,而且下腹部的肿块也眼见一天比一天增大。对此,医疗组一筹莫展,只好靠输血来维持,但仍入不敷出。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生命正在被一点点地耗尽。十月二十四日,医疗组不得不再次给周施行了手术,尽一切手段延长他的生命。这次手术后,周氏再也没能从病床上起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晚年周恩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