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把公诉人给我叉出去”

这些把律师赶出法庭的法官显然没有领悟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精髓。但很多时候你真的不知道民主是不是真民主,独裁是不是假独裁。当初的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貌似没有把律师从法庭上赶出去的记录;纽伦堡审判不是丘吉尔和罗斯福倡导的,而是斯大林提出来的;东京审判上也有律师为日本人做无罪辩护,最后不也把几个主犯都绞死了?

继广东高院法官打断辩护人发言的信息热遍朋友圈后,银川中院的一则抖音又刷遍了法律人尤其是律师的朋友圈,伴随着法官‌‌“走,带出去‌‌”高扬的清唱,正在发言的可怜的律师被几个五大三粗的法警带出了法庭。

看律师不顺眼,打断律师发言,这情形在刑事法庭上常看得到。如果律师唠唠叨叨,说不到重点浪费大家时间,法官肚子饿了或者屎尿憋门心里不爽,打断律师也是正常,法官毕竟是法庭上的王者嘛。有一次开庭,旁边被告人编来编去编不过了就抬眼看自己的律师,法官马上说看什么看,你以为你的律师是你救命稻草?搞得旁边这律师一脸尴尬。心里不由想自己当初做法官时有没有这样调侃或训斥过律师?

也许有过,但把律师赶出法庭这事还真没干过。

虽然都是法律人,但大家立场不一样。律师想着如何救自己的当事人,法官想着如何给出一个客观公正的判决。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素质高的法官往往经过了法庭调查心里就清楚案件的未来走向了,辩论阶段他更多的是在欣赏辩护人的口才;而水平高的辩护人并不是靠声音和时间取胜,一剑封喉才是重点。好的律师一定要明白法官在想什么,案件的关键点在哪里,如何找出法官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和瑕疵。

但这些都是理想状态下的法律人关系,现在的问题是,律师在法庭上越来越没有说话的空间。重点案件的律师明里暗里官方指派;一些案件的律师在开庭前就被谈话;很多地方甚至连律师做无罪辩护都要求向司法部门报备;律师在法庭上说话唯唯诺诺,小心谨慎,怕一不小心又碰到人家的敏感点。前几年大家还兴高采烈地说说法律人共同体,现在貌似也不提这个概念了,提出来都有点害臊。伪军就是伪军,你本来就是曲线救国的,你以为咱皇军不知道你根本不想建设大东亚共荣圈?

其实哪怕装装样子,也该让律师在法庭上说两句嘛。我们的太平洋哪里是几个小律师翻得过来的小池塘,这些把律师赶出法庭的法官显然没有领悟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精髓。但很多时候你真的不知道民主是不是真民主,独裁是不是假独裁。当初的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貌似没有把律师从法庭上赶出去的记录;纽伦堡审判不是丘吉尔和罗斯福倡导的,而是斯大林提出来的;东京审判上也有律师为日本人做无罪辩护,最后不也把几个主犯都绞死了?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一个案子里公诉人在法庭上夸夸其谈,法官想上厕所也来不及,打断了几次公诉人还在说话,法官于是大喝一声,法警来,把这个公诉人给我叉出去。

我一下子就笑醒了,听到楼下几个晨练的老头正在吵架。

刑事辩护律师的梦想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