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官场 > 正文

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案曝中共官场酒色政治黑幕

在共产党中国,茅台号称“国酒”,近年在官场很火。日前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通报“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其被通报的问题也曝光了茅台涉及中共政治腐败的酒色内幕。

茅台酒现在往往和腐败相关。(网络图片)

在共产党中国,茅台号称“国酒”,近年在官场很火。日前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通报“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其被通报的问题也曝光了茅台涉及中共政治腐败的酒色内幕。

5月22日,中共官方通报贵州茅台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前党委副书记、前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其被指以茅台酒搞政治攀附,大搞权权、权钱、权色、钱色交易等。

据通报,袁仁国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审查;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2018年5月初,茅台集团传出重大人事消息,袁仁国不再担任茅台集团“一把手”。2019年5月初,袁仁国被免去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等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袁仁国出生于1956年,1975年在贵州茅台酒厂参加工作,历任办公室秘书、办公室副主任、车间主任、支部书记、厂长助理等职务;1998年起担任贵州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2000年起担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综合财新网和新京报等陆媒报导,袁仁国巡查与贵州前副省长王晓光和前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的“落马”不无关系。

一名接近茅台集团高层的人士表示:“袁仁国走的就是官场路线,给官员上供,也养官员,‘养’就是帮官员行贿使其高升。”

于2018年4月初落马的王晓光,被曝在收受的贿赂中,有大量价格不菲的茅台酒。陆媒报导说,“王晓光喜欢喝茅台,想自己开店,直接给袁仁国打电话要批条,批下来好几家店。”据悉,袁仁国还曾为王晓光介绍过一名情妇。这在一定程度上亦印证了通报中的“权色交易”。

据报,每当有酒局时,王晓光都会吩咐下属给他准备一箱酒。饭局结束后,箱子里经常还剩四五瓶没有开封的酒。这时,王晓光会交代,把没喝完的酒放入汽车后备箱。酒大多被王晓光运回家中。据介绍,王晓光几乎每天都有酒局,如此积少成多,大概每个月就能收集到约50瓶好酒。加上有求于他的人送酒上门,他家的名酒堆积如山。由此,王晓光做起了卖酒的无本生意。王晓光将巨额利益收入囊中。

《廉政了望》杂志曾曝光王晓光的“卖酒往事”。称在他落马前的半年内,老婆将家中价值数十万的名贵白酒倒入下水道。

王三运的仕途也始于贵州,官至贵州省委副书记,之后先后任四川、福建、安徽省委副书记,2008年1月任安徽省省长,2011年12月调任甘肃省委书记,2017年4月进入全国人大任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三个月后落马。

王三运嗜酒,且只喝茅台,且酒量惊人。一喝酒就打电话把女歌星找来,还一边开会一边欣赏俄罗斯小姐水上芭蕾表演。

此前贵州省的落马官员中,毕节市委前常委、市政府前副市长罗建强,也在两年时间里收了26瓶茅台酒。其中2瓶是茅台年份酒、24瓶是国宴茅台酒。

事实上,不止贵州,现在整个官场都以茅台酒为“尊”,应该还有不少袁国仁这类角色。

落马高官中,云南省德宏政协原主席杨跃国喝酒一定要喝茅台,如果喝酒时没有茅台,就会批评人。在他的公务车上,随时都准备着两三箱茅台。

中共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曾自述说:“就喜欢吃茅台,就喜欢吃年份茅台”。

湖南岳阳原副市长陈四海被称为“茅台市长”,当地人评价他能力平平,且对工作极不上心,身边人透露“他一天一瓶茅台,早、中、晚都喝,晚上喝得很晚还到外面去搞夜生活。上午10点前基本不上班,在家睡觉。”

对茅台酒收藏最多的是中共军队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据媒体公布的数字,谷俊山落马后,在其河南濮阳老家抄出了1800多箱茅台年份酒。有100年陈,有50年,有15年的。

更有国家贫困县用警车整车采购茅台白酒用于接待的。据湖南省当地政府通报:2016年6月,本身是贫困县的安化县公安局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采购了600瓶白酒。截至2017年1月,该批白酒被县公安局机关食堂用于112次晚餐接待消费,其中用于内部违规公款吃喝22次,用于无公函接待消费90次。

时评人士郑中原曾撰文揭示,茅台号称“国酒”实质是中共“党酒”,当年哀鸿遍野之下周恩来仍畅饮茅台。

文章说,1949年至今,茅台酒一直是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最爱,是中共国宴用酒。中共高层即便在艰难时期也有饮食特供,好饮茅台也是公开的事。其中周恩来最有名,在60年代大饥荒时期,仍在西山宾馆与手下畅饮茅台。

而有了中共当政者早年民生多艰之际仍畅饮茅台的传统,当下官商勾结“闷声发大财”的时代,茅台腐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茅台酒浸淫了中共官场流行拍马文化,其实也成为了中共党文化之一。那些有心结交官员的商人或者有意争取晋升的官员都深谙此道。到了今天,长期以中国“国酒”自居的贵州茅台,已经不是买来自己喝的、是买来炒的!但更是买来行贿的。近些年更常被用在官场送礼、贿赂上。高官权贵对茅台趋之若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