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华为是中共情报机构曝光 撑不住了 华为首度寻求筹资

5月25日,《华尔街日报》整理与华为有关诉讼案件,并采访了前美国官员、前华为员工、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获得的结论是:华为的企业文化是命令奖励员工去偷技术等,高层身体力行,除任正非、孟晚舟之外,其副董事长徐直军也直接参与偷窃技术。美国安全官员披露,华为各国办公室内部有国家情报等级的秘密房间。评论员王笃然认为,这实际坐实了多年来,海外媒体报道,华为是中共国家情报机构。川普封杀令之后,彭博社报道,华为首次向一些银行寻求美元或港元离岸贷款,总额约10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指出,控诉华为抄袭、窃密的对象广泛,不仅同业受害,连一般民众也无一幸免。像是早前华为不仅曾被其同业思科(Cisco)、T-Mobile公司控诉抄袭软体与技术,也曾被一名西雅图安亲班老师指控,盗用他的创作的音乐作为铃声等。

大纪元时报编译华尔街日报报道,其他在职与前任华为员工也透露,华为创办人任正非曾在内部通讯中,将拓展全球版图形容为作战。并会透过视讯会议与电邮「友善提醒」,催促其海外员工取得机密讯息资料回传至公司。

华为用改名字掩人耳目

华为在2001年进入美国市场,接着在欧洲设立办事处。在海外开拓市场初期,华为使用其它的名称,例如在德州普莱诺设立的公司称为FutureWei,在瑞典的分支机构命名为Atelier。

2004年至2017年在华为瑞典办事处担任高级顾问的Jan Ekström说:“他们不想在大楼上张贴标语告诉别人说:这里是华为。

美国安全官员:华为内部有国家情报等级的秘密房间

报道还说,2002年至2003年在华为瑞典办事处担任工程师的罗伯特,里德(Robert Read)说:“他们(华为)把所有资源都用在了窃取技术上,先去偷一块主板,然后对它进行逆向工程。”

美国安全官员表示,他们大约在2012年开始瞄准华为,因为他们发现华为在美国的办公室内建造的安全房间,可以阻止电子窃听,安全等级与各国情报站设施相当。

为了尽速在欧洲立足,前华为员工说,华为在各地的公司特意改名,避免叫华为。如瑞典华为叫Atelier。任正非在Atelier设立后,多次访问斯德哥尔摩。里德说,当爱立信宣布裁员时,华为的高管们递给他“一大把瑞典钞票”,派他到交通枢纽的地铁站附近的一家酒吧,招募下岗的技术人才。

里德还说,在斯德哥尔摩Atelier办事处内,华为研究人员将外国制造的设备藏在一个可以阻挡电子窃听的地下室内,有些设备则是被寄回中国,由那边的工程师进行逆向工程分析。

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表示,华为在德州和其它地方设立的办事处,安装了可以防间谍窃听的安全房间,而且不准美国的员工进入。

对此,反间谍官员相信,华为处理秘密信息的方法与国家级的情报机构极为类似,具有严格的保密级别,同时以保密通信渠道与北京联络。”

阿波罗网报道,任正非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及中共十二大代表。法媒说,华为辖下有300多个党支部,党员超过万名,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党的机构。如今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显示,华为还是一个情报机构。

华为副董事长徐直军也参与偷盗

徐直军

自由时报编译报道,除了思科,报导也指出,在2013年5月,华为派遣其驻美工程师窃取T-Mobile公司用来测试智慧型手机触控反应的机械装置技术。T-Mobile发现后,于隔年(2014年)9月控告华为窃取商业机密。最终在2017年,陪审团认定华为违约,必须向T-Mobile赔偿480万美元。另外,在今年(2019年)年初,美国检方以T-Mobile在上述官司所提相同指控对华为提告,进一步追究其刑事责任。

而在华为近来努力捍卫其清白之时,又遭微软和戴尔支持的加州新创晶片公司CNEX Labs指控窃取商业机密。CNEX指控华为工程师假冒充成客户,窃取该公司用来管理人工智慧生成资料的固态硬碟(SSD)存取技术,并称华为副董事长徐直军也参予其中。

美国禁令后财务撑不住了?华为首度寻求筹资10亿美元

彭博社报导,知情人士说,华为遭美国列入贸易黑名单后,首次寻求大规模融资;华为向一些银行寻求美元或港元离岸贷款,总额约10亿美元,还款期限为5年及7年。

报导指出,华为目前和一些银行的谈判处于初步阶段,不能确保一定达成协议。

华为2018年财报显示,截至去年12月,华为的无担保银行贷款总额370亿元人民币,其中28亿元人民币贷款在1年内到期。

亚洲著名债券经理Dhiraj Bajaj也看空华为2026年到期的美元债券。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