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武汉时代的周恩来 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

周恩来认为党内已经是充满着敌人的奸细,如果不加以血洗,就是逃都逃不了。因是他疯狂一般的主张大杀一下,用极其残酷的手段,严厉督促着他手下的特务队,活埋了爱棠邨黎明的家属,处死斯励等于武定路,又继续在麦特吓斯脱路等处埋杀了好几十个共产党人与共产党的家属及同情和接近共产党的人民。

(图片为编者所加)

▲武汉政府的巨头

一九二七年春夏间,共产党在武汉所串那悲壮滑稽的短剧──组织所谓左派的武汉政府,在中国现代史上,留下了一个不能泯灭的纪录。在武汉政府时代,到也可算得人才济济,虽不一定文有文昌,武有武曲,但也说是不患无人了。当时武汉政府的巨头,可列如下表:

鲍罗廷──武汉政府高等顾问第三国际代表

铁罗尼──总政治部顾问

陈独秀──中共中央总书记

唐生智──第四方面军总指挥

邓演达──总政治部主任

周恩来──中共中央军事部长

张发奎──第四军及第十一军军长

这八个人,可说是武汉政府的台柱,至于谭延闓徐谦等,虽负主席常委之虚名,实则傀儡而已,不足道也。现在就这八个巨头中,单表周恩来。

▲共产党的军事领袖

虽然周恩来不是一个什么军事才人,但他的确是共产党内的军事领袖。他是共党中央军事部的部长,同时是中央军委会的书记。以一个非军事人才来作军事领袖,原本有些滑稽,但在共党内,也有不得不如此的苦衷。因为在国民党办黄埔军校以前,共产党根本没有什么武装党员。共产党的武装党员什九是黄埔出来的。而黄埔党员方面,自始自终是周恩来负责领导的。当时共产党各区委(未改省委以前之区委)除两广区委以外,都未特设有军委;各区之有军委,始自两广区委;而两广区之军委,开始就是周恩来负责的。后来共党的伪中央迁到武汉,设置军事部,第一任的部长,也自然不能不推举于军事有历史关系的周恩来了。

▲官僚主义的典型

周恩来虽然在共产党内有过长期的历史,但是他的官僚主义的倾向极深。他对于凡是比他高一级的人,总是满面春风,和霭可亲,甚至不惜卑躬屈节,极尽奴颜承欢之能事,故颇能得陈独秀陈延年鲍罗廷辈之欢心。但其对于比他低一级的人。除了特别要利用者之外,则极端轻视,大摆其上司架子,其一种凛不可犯的威严,博得了阎罗王的尊称,对上媚,对下骄,此为官僚主义的信条,周恩来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

▲恩来路线的内容

周恩来虽然做了中央军事部长,但他对于共产党的军事计划,实在没有什么规定,所以『恩来路线』这一名词,实在是说不上。但他关于个人的荣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他不惜日夜焦虑如何保持他的位置,如何增加他的权威。因此日夜焦思的结果,遂形成了一个专为个人打算的『恩来路线』。这恩来路线的内容,就是拉拢几个有力的武装共产党员,例如叶挺周逸群周士第等,在军队方面颇有实力,故恩来对于他们极力奉承。而对于不甚重要的党员,则又大摆其官僚架子。而后终日忙忙碌碌之工作,亦唯杯酒联欢之是务,而对于应做的工作,反完全忽略。所以武汉政府一清党,共产党就狼狈而散,周恩来就是一个要负责的。

▲武汉时代的共党实力

当时武汉政府的军事领袖是唐生智,而共产党的武力,亦颇不小,当时共产党的军事势力,大本营是在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内,其次是在中央军校武汉分校(以下简称武汉分校),最其次是其他部队。

在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内,共党的势力,比张发奎的基本势力还要强大得多。第二方面军本有第四军第十一军第三十军三军【析世鉴:“第三十军”,原文如此。】,贺龙的二十军,共产党可以完全支配。第十一军的二十四师叶挺部,也完全是共党的。而总指挥部的警卫团,也是共党的。此外如第四军的三十五团,三十六团,七十三团;第十一军的七十七团,三十团等五团,也完全是共产党的。总计共产党在第二方面军内,整整的有一个军,一个师,五个团,另外有工兵营,特务营,炮兵营,宪兵营等部分势力。总计共产党可支配的兵力,在第二方面军四万数千兵士中,足有三万数千人。在武汉分校,本有一万多枝枪,而共产党几乎可以全部支配。至于杂牌部队,如湖北省政府的两个警备团,学兵团,工人纠察队,农民自卫军,以及唐生智部下的一部分,朱培德的第九军(朱德是副军长),陈嘉佑的教导师一部分,鲁涤平的第二军一部分。总计在武汉政府的主力军中,共产党可以支配的军队,至少有三分之一。如果周恩来能够指挥得宜,则共产党欲长久控制武汉局面,决非不可能之事。

▲手忙足乱之周恩来

武汉政府北伐军由河南凯旋归来之际,武汉已弥漫反共空气,在共产党中负中央军事重责的周恩来,弄得手忙足乱。他并没有对军事方面作什么准备,只是今天谒汪精卫,明天谒唐生智,欲藉疏通,以维持残局。

▲七一一会议的责问

七月十一日,共党中央召集特别会议,即所谓七一一会议也。在这次会议上,充满了异常紧张的空气,这是因为当时武汉方面已被浓厚的反共空气所包围,共党急谋所以自卫也。当时有提出诘问,对于军队方面,究竟有何办法?周恩来站起来答覆,谓张发奎部绝对可靠,决不反共,而张氏本人,尤可信任其始终同情于我们(即指CP)云云。但诘问者复提出何以可信任张发奎决不反共,周恩来说我昨天会到老张,他矢志拥护CP,故可信其无他也。实则张发奎此时,已积极准备反共,而周恩来尚在鼓中耳。

▲不负责任之一斑

周恩来作事,无责任心,尤善于夸功避祸,举一二事可以为例。当第十一军自河南北伐归来,见市上贴有打倒许克祥的标语,十一军政治部即缮此项标语甚多,且经恩来核准发贴,但后来因唐生智反对此项标语,以之责问张发奎,张发奎质之恩来,恩来遽下一令,斥十一军政治部负责人员之错误,但此项标语,固经恩来亲自核准也。又如张发奎部在武昌开第一纵队追悼会时,四军政治部撰宣传大纲一,经恩来核准,迨发出后,汪精卫认为不满,责之张发奎,张发奎又以告恩来,恩来又对四军政治部人员下一警告,其缺乏责任如此!

▲军校生欲行又止

七月中旬,武汉形势,已无法挽回,故共党已决定将可以调动之军队,调回武汉。当时武汉分校学生,共党完全可以支配,该校复包括学兵团,教导营等,枪枝在一万四千以上,实力殊不弱。当时有人建议藉打野操之名,全副武装出发,一去即不复返。站在共党立场上说,此计实为大妙,故恽代英辈主张颇力,但周恩来犹豫不决,以致武汉分校学生全副武装出去,打了一个野操,仍回两湖书院老家,结果此一万四千余枝枪,全被唐生智部缴下,而共产党连一枝枪也弄不到,此项损失,实完全须周恩来负之也。

▲省府警备队之缴械

湖北省政府的警备队,共计两团,六个营长中,有四个营长是CP,所以共产党对这两团人,完全可以支配。当时周恩来如能坚决执行强硬政策,则此两团人大可为共产党效劳,无如周恩来作事,无决心,无魄力,以致这两团人亦被唐生部缴械,而四个营长,亦全被驱逐。

▲信任张发奎之失策

周恩来之对于张发奎,始终信任张发奎,故对于张部,并无何种准备,实则张发奎此时,在暗中积极进行反共准备,以致共产党方面,除贺叶两部得为漏网之鱼外,其余均不免一网打尽也。

▲警卫团被解散

张发奎总指挥部的警卫团,团长卢德铭,黄埔第二期学生,共党也。所部营连长,什九CP,故此团完全可以视作共党势力。但因周恩来信任张发奎之故,对此一团人,并无任何计划,以致该团在鄂城赴九江途中,即被解散,卢德铭且被暗杀。

▲七十七团之缴械

张发奎部十一军二十六师许志锐部之七十七团,团长原为蒋先云,蒋在临颖十里头之役牺牲后,即以许继慎任团长,许为黄埔一期生,共党也,故该团亦可谓全系共党势力。本来共党第四军军委计划,凡共党军队,均设法调在前方,如张发奎动摇,即对张反戈。但恩来懦弱,反对此项计划,七十七团仍听张发奎调遣,于汉口开抵九江之日,即在轮中全部缴械。

▲三十五团之消灭

张部第四军十二师缪培南部之三十五团,团长梁秉枢,亦系共党健将,因恩来无整个计划,故三十五团即被张发奎完全消灭。

▲共党势力之完结

总计在武汉共产党的实力,本有五六万枝枪,但因为伪中央军事部长周恩来指挥之无能,以致除贺龙叶挺不足二万人之残部外,其余全被唐生智张发奎部消灭,以致共产党势力,一蹶不振。故共产党之失败,周恩来实为第一罪人。但因其善于拍马,故至今日,仍在共产党中保持重要地位,实则此卑鄙庸俗之小人,不足道也。

◆◆◆全文完◆◆◆

以上《武汉时代的周恩来──一个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是以中华民国二十四年初版之《现代史料》第四集(上海:海天出版社)同名内容全文为底本完成数位化处理。网际网路首发◆独立评论◆及◆罕见奇谈◆,收入◆析世鉴◆时对原首发文本失校的若干讹误作了订正。

◆【彰往可以考来·后顾亦能前瞻】◆

★【析世鉴】制作组,提醒任何意图对【析世鉴】有关发布内容做再传播者,请务必阅读我们关于【析世鉴】发布内容的各项声明: http:///hero/xsj2

★【析世鉴】制作组,强烈鄙视任何未经著作人、著作财产权人或著作财产权受让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关出版资讯等(例如:期刊名称、期数;图书名称、出版机构等。)的转发者及其相关行为。

★囿于时间与精力,【析世鉴】所收数位文本之校对未能一一尽善,鲁鱼亥豕谅不能免,故我们忠告任何企图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鉴】文本内容的读者,应核对有关文章之原载体并以原载体文本内容为准,以免向隅。

★除特别说明者外,【析世鉴】收入的数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鉴】制作组完成数位化处理。

(龟年:武汉时代的周恩来──一个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全文完)

此文于2007年02月14日做了修改

陆揭守:周恩来逃入赤区记

▲两面派与调和派

这是谁都已经知道的,周恩来是个官僚的典型人物。他在CP中,历次反机会主义反盲动以至立三路线当中,他都是一贯的使用他那政客的手腕,很灵活的配合他那布林尔塞维克的战术,能够赓续的维持和增高他在党内的地位。当伪三中会会之后,因为国际和国际的死党──陈绍禹等国际路线派(亦即所谓干部派),急剧的反对,上下二层的夹攻,那时周恩来已成为立三「尸体」的拥护者,被名为两面派和调和派的中心人物了。然而他既夹在干部派与非干部派(包括托洛斯基派,右派等)的中间,在斗争的过程中,他一方面被干部派人所指斥,一方面亦给非干部派人不满。但是他和这个对立的阵营,却是接近的,而且他如果表明了他投向那一方面之后,则另一方面是有被他压倒的可能。恩来看清了这点有利的形势,他是老奸巨滑的周旋着,三番几次的召集他的心腹聂荣臻,欧阳鑫等密商,同时暗中又联络立三主义的忠实拥护者曾山,罗迈一流的人物,结成中间层强健的阵形。他开始的策略是利用与两面接近的地位,在两个力量争斗中,去进行调和,企图在调和中取得自己一系一派的胜利。这一企图被陈绍禹的一派人看穿了,于是遂有反调和反两面派的呐喊。形势转变是很快的,国际路线和干部派的苦斗,由惨澹而顺利而有冲破一切反对派以至镇定整个CP的可能了。恩来握紧了这个形势,也很快的倒在陈绍禹一边,在伪四中全会以及四中全会之后,他的确用了很大的力量,去打击托陈取消派,何孟雄右派,王克全罗章龙等右派。自然啦,他既是有功于国际,而他在CP中的党官,依旧一样的红啊!恩来既能够利用斗争,并且又能及时出卖斗争。他这劳绩,功勋的代价是博得了伪四中全会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团之一。据说那时主席团主席共三人,中央总书记赤色阿斗向忠发,反对立三路线最卖力的陈绍禹。周恩来既是主席团的一员,又直接指导伪中央军委,他的权力之大,风头之健,是不让过去的李立三了。

▲黎明自新黑夜搬场

或许是恩来等卑鄙险诈的形态,共党的一切黑幕,都被黎明【析世鉴:即顾顺章化名。】看穿而觉悟前非了。当黎明奉CP的使命前往汉口处理某重大事件时,即坚决的立下脱离CP的宏愿,到汉口后很快的即向当局自新,旋即前往南京晋谒当局负责要人。这一消息传到上海后,的确惊动了一切顽强不畏死的布尔塞维克党徒的狗胆。虽然黎明只是以脱离共党,读书自慰为止;但是险诈奸滑成性的共产党人,他们一向是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的,况且共党中央,所有重大的秘密以及一切的黑幕,黎明都是知道得很清楚的。如果黎明是和CP份子所想像倒戈进攻的话,那CP有立时崩溃破碎之势。恩来在这巨大恐怖的袭来,顿时感觉到有党亡,家亡,身殁的危险。这里我们当然不能否认,恩来是神通广大的,当黎明尚没有到南京的时候。恩来已经接得了警报,仓皇地于黑夜中搬场逃命,骇得这位CP第一流的红人屁滚尿流,而终成为一个小鼠似的人物,伏着秘密著过他地下层的生活。

▲忠发被捕逃生无路

上面已经说过了,共党政治局主席团主席,忠发,恩来绍禹等,是靠着黎明的特务部做保护的。那时黎明已经向中央自新去了,恩来向忠发计算之下,仅秋白的所在是黎明所不知道的,因此把瞿秋白调作总交通,重行建立机关,但是不到几个月,于一九三一年的夏秋之交,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因为留恋一白相人的妻子,终于在法租界善钟路被捕了。这个摆在面前现实的恐怖,较之黎明自新事件有过之无不及。恩来,绍禹等骇得不敢回家,另由CP特务队找一暂时住所,并召集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推举绍禹为中央总书记。恩来这时候,只想到两件事,就是:一、如何逃命,使身体上安全;二,如何报复,以镇定全党。在这个时候恩来为什么不想做中央总书记呢?我想这不用解释吧?他是憧憬著恐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吓,他如果不设法离开上海,是有遭受和忠发同样的命运!

▲杀人凶手周恩来

往那里逃呢?如何逃得了呢?周恩来认为党内已经是充满着敌人的奸细,如果不加以血洗,就是逃都逃不了。因是他疯狂一般的主张大杀一下,用极其残酷的手段,严厉督促着他手下的特务队,活埋了爱棠邨黎明的家属,处死斯励等于武定路,又继续在麦特吓斯脱路等处埋杀了好几十个共产党人与共产党的家属及同情和接近共产党的人民。他在逃生的方向与布置未妥以前,就是留沪的一刻钟以前,他是负责专门侦查党内动摇与有自新倾向的份子,不分『正身』,『正犯』,『从犯』,男女,老幼,一有嫌疑,即行处死,由恩来出一条子,书写被处死者的姓名住址,限定时间,命特务队执行。这一个时期中的周恩来,已经成为杀人的魔鬼了!正因如此,然后才够称得上一个赤色的伟人啦!

▲逃中区南面称王

杀人凶手周恩来,他犯了弥天的大祸,却很容易的平安的逃出了上海,坐着邮船先至香港,休养了好几天,便只好化装跟著CP秘密交通,长途跋涉,前往中央赤区──即赣东南。他这次来到赤区,是奉着中共和国际的命令,在苏区组织中共中央政治赤匪分局,自然啦,他是自己选择一个比较安全的匪区藏匿,同时又定出一个新的组织系统,自己委任,自己去执行,以党的组织力量,将这一匪区的大权,把握在他手上。所谓中央分局,是匪区党最高的政治机关。共产党在匪区,那不用说是太上的政府了。恩来就是太上政府的负责人──分局书记。不论朱毛彭黄等匪首,在共党组织上,都是在他之下。同时他又将一般心腹死党安置在各匪军,政权机关,赤色群众团体之内,以保证他的地位,以扩大他的势力。事实上,他可以称一声中区的南面王了!

◆◆◆全文完◆◆◆

以上《周恩来逃入赤区记》,是以中华民国二十三年初版之《现代史料》第三集(上海:海天出版社)同名内容全文为底本完成数位化处理。网际网路首发◆独立评论◆及◆罕见奇谈◆,收入◆析世鉴◆时对原首发文本失校的若干讹误作了订正。

此文于2007年02月14日做了修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析世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