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华国锋封堵乔冠华之口 毛泽东政治遗嘱成谜

“你办事,我放心”的指令成为华国锋的“尚方宝剑”,在当时并没有提出异议。但据毛泽东的秘书章含之在她的回忆录记载,华国锋在会后即把前两条指示在政治局上出示了,对第三张字条却秘而不宣,但在第二天把第三张字条“你办事,我放心”的前因后果告诉了乔冠华(时任外交部长,章含之之夫)。章含之后半部分的真假现在无法查知,但主席“你办事,我放心”的纸条是主席逝世后冒出来的倒是事实。

1980年11月26日,中国特别法庭第一审判庭开庭,对1974年10月“四人帮”进行庭审。刚开始时,“四人帮”头目江青对法官的任何问题都以“不知道”或“不记得”作答,但在几天后的庭审中,当江青讲到毛泽东临终时的嘱咐时却出语惊人,说毛泽东给华国锋(见图)写了几个字——“你办事,我放心”,震惊了整个法庭……

“我是主席的一条狗”

1980年12月3日上午,在公审四人帮的法庭上,江青石破天惊般的说出了一系列让人瞠目结舌的传世名言,其中最著名的就有“我是主席的一条狗,主席让我咬谁我就咬谁”以及“党内有许多事只是你们这些人不知道罢了,你们清楚,在那个年代,共产党做了哪些让你们抱怨的事。你们把什么都推到我身上。天啊,我好像是个创造奇迹、三头六臂的巨人。我只是党的一个领导人。我是站在毛泽东一边的!逮捕我,审判我,就是诋毁毛泽东主席!”

江青还在法庭上发布了条“独家”的主席最新遗嘱,她说:“主席(毛泽东)那天(1976年4月底)晚上给华国锋写的”你办事,我放心“。她还说,这不是全部,后面至少还有六个字”有问题,找江青“。引发后人的诸多猜测。

“你办事,我放心”之谜

1976年4月7日,华国锋开始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4月30日,毛泽东最后一批公开露面接待外国宾客。就在这天,华国锋在陪毛泽东会见新西兰总理马尔登的会后,向毛泽东汇报一些工作情况,当时,毛泽东的秘书张玉凤也在场。

由于当时毛泽东的健康状况已经恶化,导致他口齿不清,在谈到政治局会议中的扯皮和不顺利时,毛泽东当时写下了两张条子,“照过去方针办”,“不要着急,慢慢来”。

在谈到批邓(邓小平)的情况时,毛泽东用颤抖的手写下了歪歪扭扭的几个字:“你办事,我放心。”这个字条以后也因此成了华国锋作为接班人的铁证而被当作圣旨在各级党政机关广泛发散。

“你办事,我放心”的指令成为华国锋的“尚方宝剑”,在当时并没有提出异议。但据毛泽东的秘书章含之在她的回忆录记载,华国锋在会后即把前两条指示在政治局上出示了,对第三张字条却秘而不宣,但在第二天把第三张字条“你办事,我放心”的前因后果告诉了乔冠华(时任外交部长,章含之之夫)。章含之后半部分的真假现在无法查知,但主席“你办事,我放心”的纸条是主席逝世后冒出来的倒是事实。

据张玉凤回忆,汪东兴(毛泽东的中央警卫负责人)还曾为这张字条专门找过她,要她证明此字条的真实性。

张玉凤回忆说,从1976年4月10日以后,毛泽东就没有用笔写过字,“对这张字条,我没听到,我也没有记忆,那是汪东兴在粉碎四人帮后,来向我‘核实’的汪东兴要我认真回忆,说:这是政治大问题,对我是一次政治立场的考验。”

据现有资料显示,在1976年毛泽东的谈话纪录人主要是张玉凤,汪东兴和毛远新(毛泽东的侄子)三人,而其中最重要的纪录人无疑就是张玉凤。由于汪东兴一直坚持此字条笔迹的真实性,而另一位当事人张玉凤则在华下台后对此字条与以否认,姚文元在回忆录中也称这张字条是子虚乌有。

张玉凤回忆说,自1976年初起,由于毛泽东病重,常常就在和人谈话时写下一些纸条作为重点之意,而当时也有人专爱收集这类纸条。在5月初,华国锋向毛泽东汇报工作时,力不从心的毛泽东确实说过:“慢慢来,不要着急。”——这句话还是汪东兴记录的。

而按照老年人说话爱重复这一特点,毛泽东在4月底说过同样的话并写下字条还是有可能的。这也间接支持了其它字条如“你办事,我放心”存在的可能性。

华国锋“封堵”乔冠华

当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时,乔冠华正在联合国出席大会,完事后他转道巴黎时,还和中共驻法国大使黄镇为解决四人帮的问题而举杯庆贺。没想到他刚一回到北京,一项配合四人帮篡党夺权的罪名就在等待著他。

堂堂一位外交部长,却连一点解释的余地都没有,谁都不接他的电话,乔就这样被整了下去。乔冠华更不知道的是,当他还在巴黎的时候,华国锋就对外交部说乔冠华可能会叛逃。华国锋向外交部官员说:“乔冠华是最先看到‘你办事,我放心’这张条子的,他明知主席的意见,却抵制毛主席的指示,并向外交部党组封锁消息。”随后,华国锋将唯一一个知道“你办事,我放心”的真正来历的人的嘴给堵上了。而毛泽东是否说了这条政治遗嘱也成了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