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金里奇:香港人在家门口见识了中共暴政 这就是他们在抵抗的

针对香港持续多天的反“送中”抗议活动,以及香港警方对和平抗议者们的暴力镇压,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金里奇博士6月14日发表评论说,香港人在家门口看到了中共带来的暴政,而这也就是香港人正在抵抗的。

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博士。

针对香港持续多天的反“送中”抗议活动,以及香港警方对和平抗议者们的暴力镇压,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博士6月14日发表评论说,香港人在家门口看到了中共带来的暴政,而这也就是香港人正在抵抗的。

金里奇博士的评论发表在福克斯新闻网上,他的评论题目是“香港人抵抗的是什么,以及他们看到什么来了”(What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re resisting(and what they see coming))。在文章中,金里奇博士说:

在过去的几天里,有超过一百万的香港居民涌上街头反对一项拟议中的法律,那项法律将允许那个半独立的政府(指香港政府)把被中国大陆指控有罪的居民转交给北京的共产党当局。

那项法律的支持者声称,它可以防止重罪犯躲藏在香港以逃避司法审判。但是其他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认为,这项法律是中国共产党为了进一步限制香港已经在萎缩的自治的一种方式——并且在这座民主城市中对反共的声音进行消音。

这次抗议活动甚至比2014年的“雨伞抗议”活动还要大——那时是几十万香港人请愿能够选出自己的领导人。(那次抗议活动最终失败了。香港特首最后由一个大约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提名,而该委员会又由北京控制的国务院任命。)

针对目前的抗议活动,香港警方向人群发射了胡椒喷雾、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他们用棍棒殴打无数的手无寸铁的平民,并逮捕示威者。香港立法机关推迟了对这项拟议法律的讨论,但是其领导人并没有表明他们会完全废除这项“引渡计划”。

事实上,据《纽约时报》报道,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是中国共产党的盟友,她“把抗议者比作被宠坏的孩子,并发誓要继续争取该《引渡法》。”

对于那些没有研究过这个具有历史意义、充满活力的城市的人来说,香港是一个前英国殖民地,拥有一个民主制度(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开始了有限的选举权运动)。但是这并没有持续下去。香港在1997年被交回给中国,但它仍然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保持了部分独立。根据香港宪法(指《香港基本法》),它将保持半独立到2047年,但是中共的领导人一直在努力加快这个时间表。

毕竟,香港是一个相对自由和民主的堡垒,坐落在共产主义的极权独裁统治的边缘。在那里,互联网没有受到审查,媒体相对自由,企业不受国家控制。中国共产党不欣赏香港的新闻业(他们批评中共的领导人),也不欣赏香港的几十万,乃至几百万的,亲民主居民(他们代表着对共产主义的致命威胁)。

对这些抗议活动的回应表明,中国共产党对香港的控制程度有多少。这还提醒我们,中共采取侵略性的步骤消除异见,并进一步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权力。这是中共体制的一个关键部分,西方对此简直是误解。(我最近在我的Newt’s World播客中有一集讨论了这一点)。

在香港反《引渡法》的人这样做是有充分理由的。在中国大陆,中共一直在积极审查互联网、监禁给党制造麻烦的记者——事实上,几乎任何不忠诚的人都会被捕。我在我的新书《川普对中国:美国最大的挑战》(Trump vs. China: America’s Greatest Challenge)中一直在研究中共对权力的巩固,这本新书将在今年10月出版。

像很多极权主义者一样,中共也开展了所谓的反腐运动。从短期来看,这可能有助于中共夺取大量权力。

“反腐运动”和“亲忠诚运动”不同。由极权制度强加的强制性反腐努力将被证明是具有破坏性的。中共的强制性“警察国家运动”在教人们撒谎,让人们说给中国共产党(也是中共政府)的领导人他们想听的任何话。

这一点(以及现代中共的许多方面)反映了乔治·奥威尔的《1984》——只不过现代技术和监控能力似乎超出了奥威尔的想象。在这个系统中,真相被恐惧所抹杀。忠诚度变成必须每天证明的事情——通过每一个思想、言论和行为。记住我的话:它会以糟糕的方式终结。

这实际上就是香港人正在抵制的。他们在自己家门口看到了暴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杨晓综合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