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吴祚来:冷战解体苏共 软战终结中共 香港台湾成为软战前线

中国之所以经济形态不正常,造成贸易严重不平衡,引起资本主义世界对其严重不满,根本问题是中国的党国体制,国家政制仍然滞留在资本主义初期阶段,致力于把国家打造成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军国模式,对文明世界构成多重威胁。而这种威胁,就是软战争之源。

冷战之后,「软战争」作为一种新的战争形态已然开启,它既可以具体到软体技术之战,也可以宏大到国家综合软实力之战,它与冷战、热战争迥然有别,因为世界经济与政治正在深度一体化,这种战争注定将持久进行。冷战以苏联解体而告结束,软战,将以中共退出历史舞台而终结。

一、中共是软战的製造者

本月初我应邀参加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受到蔡英文总统接见,在会见中我谈到了中美进入「软战争状态」,同时提及台湾在新战争状态中应对。

与冷战一样,软战争时代也将是世界性的非战争的激烈博弈状态,它背后既是硬实力的支撑,意识形态的博弈,更是国家软实力的竞争与博弈,硬实力的极致是核武器,但均无法使用,而一战二战那样的大规模的兵器战争,造成数百万千万计的生命牺牲,发生的概率也变得越来越小。所以,国家软实力的竞争与博弈,形成的准战争状态,将持久进行。

中美贸易战变成科技战,而科技战的核心则是软体晶片之战,软体是科技的核心竞争力,因此是贸易的核心竞争力,它也是战争的致胜法宝。无论中美贸易新的协定是否能够达成,软战争状态都将继续以各种方式、形态持久进行,直到中国成为正常国家。

中国之所以经济形态不正常,造成贸易严重不平衡,引起资本主义世界对其严重不满,根本问题是中国的党国体制,国家政制仍然滞留在资本主义初期阶段,致力于把国家打造成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军国模式,对文明世界构成多重威胁。而这种威胁,就是软战争之源。

我们看到,软战模式主要在中美之间发生,既是国家软实力之战,也是软体之战,是真正的看不见硝烟也不见流血的宏大战争,而这种战争与一战二战一样,正在波及更多的国家,主战双方中美正在联合欧洲或俄罗斯进而影响更多的国家地区,建立盟友关係,而中国政府也正在要求外国在华公司不得追随美国对中国的制约,否则会受到惩处(这是准战状态)。

美国提升与台湾的战略关係,军舰在台湾海峡游弋,在南海巡航,也是软战模式中的一种示威,既是捍卫和平,也是宣誓海上航行自由的国际合法权益。

中共仍然是一个帝国,党领导下的红色资本主义帝国,其扩张性与传统殖民地方式或帝国征服模式已然不同,而是更具软性的扩张,对周边城邦国家的侵犯,也尽显柔软身段,对台湾的政治干预,既有传统的导弹施威,又有经济诱导,当台湾百姓认为依靠中共的大陆就可以发大财之时,中共的软战模式已然获得初步成功,如果经济诱导加上两岸一家亲统战成功,亲共人士主导台湾,成为台湾领导人,那么,台湾就变成另一个香港。

二、自由城邦香港、台湾在软战前沿

中共对香港启动的是专政帝国对自由城邦的软战争模式,培植效忠自己的特首,输入更多的大陆人士,大陆主导的爱国主义教育教材的渗透,还有最近引发百万人抗争的引渡条例,期间不乏通过绑架香港书商或富豪,恶性的人权侵犯,来达到威慑的目的,专制帝国对自由城邦的步步紧缩,如同大象一步步将庞大的身躭挤入别人的帐篷。软战争通过软渗透、软控制逐步实现,最终将自由城邦变成专政大陆的一部分。

中国《国家安全法》(国安法)第二次审议稿第十一条和第三十六条分别这样写有:「维护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是包括港澳同胞和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义务」、」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应当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责任」。

通过这种表述,人们都能看出,中共通过所谓的国家安全与统一,来限制香港甚至台湾公民的自由权利,任何主张自由独立的公民到了大陆都可能被縄之以法,如果说大陆对香港更多以软战方式进行威胁的话,对台湾则是以软战加准战的方式,随时准备以威力「解放」台湾。

这次百万人的抗争示威,也是因为人们普遍担心,修订《逃犯条例》使任何在香港的人都面临被移交到人权及司法制度不完善的中国大陆的风险。

中共对美国的软战,则是经贸入侵的方式,骇客窃取商业与科技机密,人才争夺,政治游说与贿赂,特别是不平等、不守契约的贸易造成巨大的贸易失衡,已对美国政治经济造成巨大伤害,面对中共的软性侵略,美国被迫启动软战方式应对,启动了关税战、及技术层面上的软体(控制)战,以迫使中共进行结构性改革,低人权优势应该转变为保障劳工人权,国有企业补贴应该停止以体现平等竞争,网路应该自由,并开放网路市场,而这些正体现中共在软战争时代的「核心竞争力」,所以,即便中美在低层面上达成贸易协定,中共的政制不改,结构性改革不可能真诚完成,中美之间软战争将会是持久战。

有一点可以肯定:冷战以苏联解体而告结束,软战必将以中国国家正常化或中共解体而告结束。

而香港、台湾,将在软战时代的最前沿,承担更多的风险与压力,香港人民争取双普选,难以成功,中共柔韧以对,这次反对中共的「送中条例」,也是一次象徵性的局部软战争,抵抗成功,将增加人们抗争的信心,如果失败,又将会是持续的抗争,将来的引渡个桉仍然会爆发冲突。

台湾在软战时代正由保守主义方略,转型到积极的保守主义策略,蔡英文总统首次在总统府接见两批海外民主人权参访团,包括八九民运人士与民运维权人士,及相关的学者、教授,是无畏于大陆威胁积极向中共宣示的勇敢行为,在香港百万市民抗争之时,蔡英文总统也通过脸书发言,站在香港人民一边,捍卫香港自由,就是守护台湾民主。

软战争不再是致力于佔领土地,而是侵犯城邦的自由与民主,当自由与民主不再拥有之时,人权与法治必然茫然无存,被奴役就成为宿命。蔡总统说,在「一国两制」之下,短短22年的时间,港人的自由不再理所当然,过去骄傲的现代法制也逐步崩毁,「这值得我们深深警醒、深深关切。」我们看到,台湾领导人在积极应对软战争,与文明世界站在一起,应对扑面而来的中共挑起的软战争。

三、危急中的香港与国际社会的声援与支援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曾说过,中英联合声明是20年前的协议,可以废止。这意味着大国之间的契约被废止,而帝国与城邦之间的另类战争因此已经开始。中共对香港城邦的另类战争包括以国家安全名义的精神控制,城邦争自由权的市民与帝国之间的另类战争,我名之为软战争,由于历史与地缘关係,城邦与帝国无法分裂,又不能热战,只会以软性的博弈、抗争来互相认知,互相争斗,当年港府撤回根据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条草拟的国安条例草桉,市民获得胜利,而双普选之战,城邦却失败了,现在又到了一个节点上,逃犯引渡条例,香港市民因为对大陆司法体系不信任,对大陆惯有的执法方式充满畏惧,大陆今天如果成功地将引渡条例通过香港立法得以实施,明天就有其它条例应运而生,更多的破坏当年中英联合声明,更多的体现北京的权力意志,香港的抗争是不让渡自己的主权或自由权。

大陆已有恶性的先例,公然绑架书商与富商到大陆受审,至今无法看到他们被公开审理,以失踪的方式消隐于公众视线。如果有了引渡条例,更多的政治犯也可能通过经济犯罪方式引渡到大陆,每一个香港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儘管年轻人可以用脚投票,运往自由国家求学或移民,但他们的正义感与归属感,迫使他们用抗议示威方式,要求香港特首听取民意,尊重民意,对北京说不。

骆驼挤进别人的帐篷,是软性的侵略,中共对香港人民自由权的侵犯,也是软性的一寸寸的进逼,国际社会正在严重关切,而且会有相应的策略与规约出现:

英国首相梅伊星期二(6月11日)在议会说,香港《逃犯条例》的修订方桉必须尊重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所规定的权利和自由。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6月11日发表声明:香港引渡法桉关係到美国对香港自治地位的评估,危及双方关係。并表示支持香港勇敢的抗议者,反对危险的、拟议中的引渡法。

而美国总统开始正视这一事实,就是百万人在香港和平表达民意:白宫被记者问到香港的大规模示威时,川普表示:「那真的是很大的示威。那真的是100万人······那是我见过最大的示威。」他反复说,他相信参与人数是超过百万人。

德国外交部在本週三表示,德国已同其他欧盟成员国一道就此事向香港政府表示关切。此外,德国政府并正在审阅与香港政府的双边引渡协定,以评估该协定是否会受到《逃犯条例》修订的影响。(据自由亚洲6月12日报导)

美国之音的突发消息(当地时间5月13日):美国国会参议员鲁比奥已经在美国东岸时间週四早上向提出《香港民主与人权法》的参议院版本。

如果欧美均视香港自由状态被中共擅自改变,那么,香港的国际自由港地位将会改变,香港将被视为大陆中共政权治下的一部分,那么,香港的前途与命运,面临致命的转折。

四、警惕中共突破底线侵犯香港

撕毁或擅自改变协定,必然引发冲突,因为它意在改变历史契约,改变保守的传统和平,挑起冲突甚至战争。冲突越来越硬性,国际性的较量却是软战争方式。战争双方比拼的是软实力,是精神意志力,是国际社会的干预力。

中共有着其它政治力量无法比拟的力量,就是突破底线的能量,软战争中,中共总是能够突破法律与人伦底线,动用锐实力(军警力量)。

统治当局全然没有软战争的耐心,关键时刻想到的是自己拥有强大的军警力量,动用锐实力,撕破虚伪的面纱,对抗争权利的人们痛下杀手。他们最希望看到的是对抗升级,不惜在和平示威者中掺杂进自己的人马,或向现场输出暴力器材,最后都当成和平示威者的作桉工具,以欺骗国际社会。

香港被撕裂,这是中共发动的软战争导致,儘管城邦市民是和平的软性的抗争,中共仍然不放弃暴力方式应对。从辣椒水到警棍、从瓦斯到橡皮子弹,我们看到了流血与伤害,即便示威学生们没有任何抵抗动作,仍然遭到员警恶性的群殴,甚至用橡皮子弹击中要害部位,造成对生命的严重伤害,这种敌意与恶性执法,使香港人寒㦗不已,这只会升级抗争,引发更多的冲突。

此时香港特首将和平示威抗议运动定性为暴乱,这使人想起八九民运之时,中共对和平示威的学生定性为动乱,为最终的暴力镇压埋下伏笔。香港特首开始用暴徒一词定性和平抗争的学生、市民,这是一个令人忧虑的信号,因为这使人想起八九北京民运,学生与市民是和平理性的示威,表达政治改革的诉求,得到的定性却是一场动乱,最后军队强行进城,遭遇市民学生们的和平阻止,旋即变成一场暴乱,和平的人们变成了暴徒。

和平的人们在城邦遭遇帝国侵犯,总是无力,甚至会是惨痛的失败,一如当年六四遭到中共军队的大屠杀。那是当代亚洲大陆第一争自由民主的广场,三十年后,这个自由民主广场位移到了香港,也正在失守过程中,国际社会的声援与强力应对,对城邦人民争自由民主至关重要,当年国际社会的干预是无力的,现在仍然声音微弱。

这是旧极权一统天下观念,对新世界自由人权的战争,中共意图一步步做实政权对香港的统治,使香港陷入中共的政权意志,以此威慑香港百姓的自由空间。香港人民争双普选没有成功,中共没有兑现二十年前的契约承诺,淘空原有的双普选概念,使其异变为中共实质性控制的部属政权。从现在的香港特首种种表现看,香港政权已被北京牢牢掌控,林郑特首的发言,完全成为中共的传声筒,她无法替香港市民维权,只能听令于北京来维繫自己的特首身份,而香港实质上也已成为北京权贵利益集团的前台,如果香港失守,他们就失去一个缓冲腾挪的自由空间。香港市民多一份自由,他们就多失去一份权利的自由空间。所以这场软战,是守护特权与守护自由之战。软战的本质,是普世价值、自由人权与特色专制与极权意志之间的软性战争。只有国际社会的强硬,才能使中共的锐实力难以实施,否则,香港作为自由广场与软战争交锋前沿,失守只是时间问题。香港一旦失守,中共就会剑指台湾。

为表达我对香港的爱与支持,特地修改了罗大佑先生1991年版本的《东方之珠》以表心情:

人潮漫漫如海流

香江之畔风云怒吼

东方之珠我的爱人

你的风采是生命的自由

月儿不再照我海港

鸡鸣不已夜色深幽

东方之珠不再安然

要守护沧海桑田不屈的诺言

海风吹拂亿斯年

每滴泪珠都有血色尊严

让海潮伴我保佑你

请别忘记永远不变的信念

船儿弯弯难入海港

回头望望沧海茫茫

东方之珠让我紧抱你

风雨中有我温暖的胸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