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首发 田北铭:东北——百年回望与现实困境

作者:

2019年6月17日,由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组织编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区域蓝皮书:中国区域经济发展报告》指出,1978年东北经济总量占全国13.98%,到了2017年只有6.48%,2018年为6.3%。1978年,辽宁GDP广东的两倍,全国经济总量排名前十的城市有四个在东北。而到了2018年,广东GDP为9.73万亿,辽宁仅为2.53万亿,广东GDP为辽宁的3.85倍。回望百年来的东北历史,不禁唏嘘感叹,东北不该是现在的样子。

东北是满清的龙兴之地,也是入主中原后预留的退路,世上本无万世基业,假如哪天失去政权还有去处,为此厉行封禁,一禁就是两百多年。百年前的解封,给了上千万人活命的机会,扶老携幼、拖家带口闯关东,东北是他们的福地,肥沃的土地承载了无数人求生的希望。

民国时期是东北快速发展的时期,张作霖保境安民,大力发展工业和经济,东北成为了中国最大的重工业基地和著名的粮仓,东北的工业和教育水平远远高于全国其他地区,是当时中国最富庶、最发达的地区。1924年,沈阳实现与德国法国单向无线电通讯,1927年,沈阳大型短波电台竣工,实现与欧洲双向通讯,承接当时欧美与上海天津,北京,汉口等地的国际无线电报业务,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无线电台。1926年,中国第一座广播电台——哈尔滨广播无线电台成立并开播。中国和欧洲的往来电报也要通过哈尔滨进行中转,当时的哈尔滨可是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亚洲第二大国际都市。1928年,哈尔滨就已经开始出售直接前往欧洲各国的火车票与飞机票,当年,哈尔滨已有外国商业机构1809家,巴黎纽约均开设与哈尔滨的直接商业往来。1928年,以外贸规模和利润而言,哈尔滨滨江海关稳坐全国六大海关头把交椅,成为全国最大的面粉生产和出口基地、酒精啤酒生产基地。1931年时,东北大部分地区都通了火车,从哈尔滨火车站能买到去欧洲各大城市的火车票。1932年,包括德意志银行、巴黎银行、瑞士银行、巴莱克银行、花旗银行、美国银行、摩根大通银行在内的34家外国金融企业在东北三省设立分支机构。东北不仅能够生产钢铁、机械等产品,还能生产汽车、轮船和重炮。东北航空工厂到1929年已经可以自行生产机身、尾翼、螺旋桨、发动机支架、部分航空仪表、照相器材等航空产品三四十种产品。东北不仅拥有全国最密集的铁路网,还拥有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兵工厂。奉天兵工厂和奉天迫击炮场,每年可产步枪六万支,轻重机枪1000挺,迫击炮900多门,炮弹20万发。中国的第一辆国产汽车并非1956年中共长春汽车制造厂生产,而是张学良在东北时期。1928年12月,张学良拨款4万余元,作为研究汽车所用的材料经费,随后又拨款70万元,作为国产汽车的试制和生产费用。在1931年6月,终于研制成功中国第一辆民生牌75型2.5吨国产载货汽车。并在7月份,应邀去上海展览,并准备生产15辆,为“双十节”献礼。

张作霖的另一项成就是教育,重视程度之高,投入之大,为世界罕见。

教育经费是教育事业的根本。张作霖对此有深刻认识,他于1916年10月28日要求各县每年的教育经费务占全县岁出总数的40%,并将此标准作为考成各县知事政绩的内容之一。1918年12月,他再次重申学款应占岁出40%的标准,并严订办法,如“今后各县知事仍不实行办理,即以废弛学务论,照地方兴学考成条例予以相当之处罚”。此外,张作霖还注意教育经费的合理使用问题,为防止挪用、侵占教育经费的情况发生,督派专员赴各县调查教育经费的使用情况。张作霖时期,师范学校免收学费,而且还发给伙食费,这些费用全由奉天省政府买单。学校不仅有免费三餐,标准还很高。例如奉天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生伙食早餐为大米粥、咸菜;中午大米饭、四菜一汤,两荤两素;晚饭四菜一汤,皆为素菜。星期六午餐改善伙食,有木须肉、烧黄花鱼,烩海参等。不仅远高于政府公务人员,即便中共建政后的八十年代,公费培养大学生培养人才也没能提供如此标准。

职业教育也得到了重视发展。1915年以前,奉天省职业学校仅有8所,到1929年,全省的职业学校总数达45所,省立6所,县立39所,在校生4798人。此外,很重视派遣留学生。1916年夏天,张作霖下令对奉省20个县的留学生进行调查统计,整个奉省在日本留学的仅有68人,于是在1917年6月和12月分别派出两批公费留学生,入日本高等预备学校学习。这些学生努力奋进,两年后有26人以优异成绩考入日本官立学校学习。1918年奉省的留日学生达150余人,1925年奉天省已有232名留学生到外国学习。为便于掌握留学生情况,张作霖还特派有经验的经理员到日本对留学生加以管理,制定《奉天省管理留日学生暂行规则16条》,要求必须遵守。1919年日本物价飞涨,留日学生在生活上遇到了一些困难,张作霖下令对公费学生增加学费额数,对自费生由教育厅制定了《奖励自费留日学生办法》、《奖励留日专门大学自费规程》。规定自费生考入奉省指定的专门大学,学习指定学科者,给予额定的奖励金,奖金额数根据所在学校学科程度、地方生活状况和学年考试成绩,分为甲乙丙三等,分别每年给日金600、500、400元。1917年-1928年,为培养军事人才,张作霖先后派出200余名留学生去日本、法国各军事专科学校学习,如日本的陆军大学、步兵专门学校、骑兵专门学校、炮兵专门学校、航空专门学校,法国的毛兰纳和高特龙航空专门学校、法国陆军学校等。这些人回国后被委以重任,成为奉系的骨干,如何柱国、邹作华、杨正治、盛世才、徐英、孙铭九等人。

为发展东北经济,向日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比利时奥地利瑞士等国派送理科、工科、机械科等各类学科人才600人。这些人员学成回国后,由教育厅逐一考察学生,酌量提出任用意见,张作霖亲自审查批准任用,基本都被分配到重要部门,为奉省的经济建设作出重要的贡献。张作霖统治时期,还特意选派一些女学生出国学习。

为培养高级人才,特别设立了东北大学。1923年4月26日,东北大学正式成立,校舍暂用位于省城大南关的高校和文专两校旧校舍。后于北陵购置500亩地,开始动工兴建新馆。购地款除外,东北大学的基建费用即达奉洋600万元。1925年,新校舍建成,其规模之大,功能齐全,在国内首屈一指。东北大学常年经费在各大学之中也是首屈一指,北京大学当时的常年经费是90万银元,南开大学40万,清华大学虽有庚子赔款补贴也只有120万。奉天省财政向东北大学投入经费每年160万。为吸引一流学者来此任教,东北大学所设定的薪金和待遇相当优厚,甚至高于国内的几所知名大学。以教授为例,北大、清华教授月薪300元,南开240元,东北大学则为360元,后期章士钊等人竟高达800元。东北大学还为教授们盖新村、建别墅,安排宽敞舒适的住宅。教授们回北京探亲,还予以报销往返路费。这与当时国内战争情况下,各校教授欠薪、减薪为常事形成鲜明对比。张作霖规定:“凡大学教授等薪金,一律用银元发给,并不许拖欠。”据东北大学1928年的统计,在其128名职教员中,留学归来的有77人,其中11个博士、37个硕士、29个学士。而且他们其中大部分留学美国,毕业于美国的一些著名的大学,如: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乃尔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其余40名即使没出国“镀过金”,也是毕业于国内一些知名的高等学府,如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等。其教授阵容之盛,远非其他大学可比。

东北大学的教学设备在当时国内也数一流。东北大学的实验仪器和机械,诸如物理和化学仪器、工学机械、动植物标本、图书、工厂设备,几乎无一不备。而且大都购自国外,比较先进,这在国内名校中也不多见。学校藏书丰富,据1926年的统计,学校藏书共33164册,各类仪器标本共13516件,以及价值达86.53万元的机械设备,为学生阅览、实验和实习提供了优越的条件。至二十年代末,东北大学己是国内学生最多的大学,教授300人,学生3000人,而当时北京大学也只有学生2000人。

张作霖重视教育,关心学生,尊重学者。据傅国涌所撰写的《司徒雷登在中国办大学》一文中介绍,司徒雷登在北京办燕京大学,到处筹款,给他大力支持的人中就有张作霖。他第一次去奉天见张作霖,是在大帅府的老虎厅内。张作霖听了他的介绍后说道:“你办的教育事业本来是应该我们中国人自己做的。现在你做了,我十分感谢!”张作霖当场捐款五千大洋。以后,只要司徒雷登开口,张作霖总是慷慨出手,从不推托。傅国涌还提到,张作霖还把他的第三子张学曾送到燕京大学读书。另据曾在吉林做过校长的李鼎彝回忆说,每当孔子诞辰日,张作霖都会脱下戎装,穿着长袍马褂,到各个学校给老师们打躬作揖,坦言自己是大老粗,什么都不懂,教育下一代,全仰仗各位老师,特地赶来致谢。1921年10月,北京民国政府教育部发出文件,对自费留日学生因故要求公家借费者给予遣送回国,并订有遣送回国办法8条。张作霖听说自掏腰包,拿出10万元汇给这些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留学生,以解燃眉之急。

另外说些题外话,民国时期大多数地方统治者重视教育,比如蒋介石、韩复榘、阎锡山刘文辉。特别是阎锡山,在治学方面卓有成效。山西当年的教育被称为中国教育的典范。阎锡山在全省实行中小学免费义务教育。1919年,阎锡山创办山西省立国民师范学校,创校之初,学生达到1570人,一律免收学费。学生的制服、伙食、住宿、讲义等费用也都由学校提供。从1924年开始,山西适龄儿童入学率每年能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这个成就即便在当时的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的。

日军占据东北后,也十分重视发展经济,投巨资在东北搞建设。1932年3月9日,满洲国成立,当时世界上约有80个独立国家或政权,承认伪满洲国的有苏联泰国等23个,中华民国虽不承认伪满洲国的合法性,但在1935年之后与其建立了通邮、通车、通航及贸易联系。满洲国建立当时亚洲较完备、先进的工业体系。包括铁道运输、航空、航海、钢铁、煤炭、机车、汽车制造、飞机制造和军工等工业部门。从沈阳到大连,沿途工厂林立,城市密集,工业化水平直追日本本土。1938年,满洲国共发电16.3亿度,而且有亚洲最早的大规模水力发电,1943年丰满水电站开始发电,发电能力每年22亿度,而到了1949年整个中国发电量才43亿度。1945年,伪满洲国的钢铁产量高达150万吨,机械、水泥等工业品产量更是占到了亚洲的一半以上。1945年铁路达到11479公里,成为当时世界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相较之下,1949年时全中国铁路总里程仅22000公里。大连机车厂在1940年就制造出了运营时速达到130公里的SL-7客运列车,该车常年往返于大连和长春之间,其运营速度与如今中国铁路线上的特快列车不相上下。1942年,东北三省城市化率达到23.8%,比1990年中国城市化率高4.84个百分点,1931年,东北三省工业产值占工农业总产值的59.3%,比2003年中国工业产值占工农业总产值的比例高1.8个百分点。根据满洲国政府和中华民国政府的统计数据合计,至1943年秋季,东北三省依靠占中国12%的土地和10%的人口,生产了占中国93%的钢材、66%的水泥、69%的化工品、95%的机械、78%的电力。

从1933年到1942年,满洲当局详尽规划了大大小小109个城市的建设,以长春为最。长春曾是亚洲近代唯一一个比东京还先进的城市,是中国第一个全由外国专家规划设计的城市,是中国唯一的仿照外国首都建造的城市(巴黎、堪培拉),“国都新京”。到1934年,整个城市全部掩映在绿海之中,因此有了“城市山林”和“森林之都”的美称。到1942年,长春人均占有绿地2272平方米,超过华盛顿1倍,是日本大城市人均绿地面积的5倍,为世界大城市之冠,一时在国际上声名鹊起。1934年,长春建成亚洲最大的无线电台——新京无线电台,长春是亚洲第一个全面普及抽水马桶的城市,是亚洲第一个全面普及管道煤气的城市。长春是中国第一个规划地铁的城市,1938年开始,在长春规划120公里的环城地铁和有轨电车道路,还有环城高速公路。主要街道的照明和电讯线路采用地下管线,是亚洲第一个实现主干道电线入地的城市。满洲还有亚洲最大的电影厂——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

经济的发展吸引了大量人口,1936年1月,全东北人口3097万,到年底猛增到3701万人,1941年达到4229万人。

对东北最大的破坏来自苏联。从1945年9月到1946年5月,苏军把东北的工厂、矿山、电站等物资绝大多数拆运回国,7个月里火车日夜不停,甚至连长春市政府的办公家具都不放过。1945年11月15日前,仅从沈阳每天就有200辆货车开往苏联,到1946年初,大沈阳90%以上工厂都成空壳,连门窗都被拆走。共计劫走东北铁路机车的75%和货车的93%。亚洲第一的小丰满水电站,发电设备采购自西方发达国家,总共8套设备,苏联抢走6套,只给中国剩了2套撑门面;阜新火力发电站,机器全新,设计周详,苏联劫掠后徒有四壁。鞍钢是世界的著名钢铁厂,苏联岂能放过,仅拆运鞍钢就用了40天,发运货车60列。一口气运走当时价值9亿美元的设施,生产能力由二百万吨跌至四十万吨……最终苏联占领区发电量减少三分之二,光表面的损失便高达20亿美元。

1950年,主政东北的高岗给干部们布置工作时说道:“根据一些还不算完全精确但大致近似的数字,以一九四三年为例:东北煤的生产占全国的百分之四十九,生铁占全国百分之七十八左右,钢材占全国百分之九十三,电力占全国百分之七十八,铁路占全国百分之四十二。重工业的若干部门,东北方面的数字,完全是压倒性的。不但工业,即在工业中有的部门,例如东北的大豆,是在全世界闻名的,根据一九三八年的数字,他的生产占全国的百分之五十一。”中共的一五计划,东北被优先发展,苏联援建的156项工程,有57项分布在东北。此后东北开始了计划经济体制下以重工业为基础的建设,钢铁、能源、汽车、军工、石油均得到很大发展;此外作为全国粮仓、木材基地,大片原始森林毁坏一空。依靠计划经济的庇护,东北原有经济模式苟延残喘到了90年代初。

中共中央1992年确立市场经济地位后,中国逐渐告别计划经济体制,南方的外资及私营企业开始崛起,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有企业已经不能适应新的市场环境。之前凭借雄厚的工业基础处于强势地位的东北地区,产品缺乏竞争力,逐渐为市场淘汰,经济上的劣势越来越明显。加上原有设备老化、冗员繁多、体制束缚,东北成为下岗的重灾区。有多少工人被下岗,至今还是个迷。据官方承认的数字,全国只有三千万人下岗,实际肯定远不止。90年代的大下岗,留给几代人一生的痛苦。

当东北的原始森林一片片消失,煤矿开采的深度越来越深,再多的资源也有枯竭的一天。长白山可用的森林被采伐一空,因为重采轻育,原始森林已经逐渐被次生林取代。鹤岗、双鸭山等煤矿大量关井,阜新曾有亚洲第一大的露天煤矿,1991年后资源逐渐枯竭,朱镕基、李岚清都去调研过,要求城市思考转型思路,但丝毫没起色,路面经常沉陷,多家当地煤矿申请破产,职工再就业困难。大庆油田的产量连年稳定在5000万吨以上,60年代那里的油都是自喷的,如今采一吨油百分之九十多都是水,开采成本越来越高,如今只能维持两千多万吨的年产量。

下岗和待业人员生活困顿,毫无出路,人员大批不外出闯荡只剩死路一条,被生计所迫的东北人踏上了和一百年前闯关东相反的方向,从东北走向全国。具体的人数无法精确统计,官方给出的数据太小,基本还是按照户籍人数,但大多数人根本不在户籍地生活居住。为了解开这个谜题,综合多方面数据进行分析。主要从小学生数量的变化进行分析,由于小学的入学率几乎100%,且小学生数量是“数人头”数出来的,不存在抽样误差,用小学生在校数量的变化来衡量大城市的人口流动将更加真实。根据统计局的公开数据,1998年至2016年,0-1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从24.3%下降至16.6%,相应的2000年全国小学生在校人数为12543.5万,此后逐年下降,2013年为9360.5万,13年间减少3183万,下降幅度为25.4%。但从2014年起,全国小学每年招生人数不断增长,从1658.42万人增至1766.55万人。以上只是宏观数量,实际是大批生源向县城和大城市流动。1998年至2017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数量由67.5万所减至21.89万所。其中,小学数量由60.98万所下降至16.7万所,缩减近七成,缩减的大部分小学位于农村。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00年到2010年,中国农村平均每天就要消失63所小学、30个教学点、3所初中,几乎每过一小时,就要消失4所农村学校。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所长邬志辉在接受《财新》采访时,曾从三方面分析这一变化的原因:一是计划生育等政策因素导致义务教育学龄儿童减少约四分之一;二是大规模人口流动;三是从2001年持续至2012年的大规模“撤点并校”。具体到东北的情况,和全国小学生平均减少四分之一不同,根据官方统计数据计算:1980年到2014年,东三省普通小学在校生从1297.9万减少到473.9万,减少接近824万,减少63.5%,将近三分之二。这就极其不正常了。根据1982年人口普查,辽宁、吉林、黑龙江各省人口分别为3572万、2256万、3266万,总数为9094万。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结果,1.21亿,比1982年多三千多万。人口多了三分之一,小学生数量少了三分之二,只能说明年轻人都走了,都在外成家立业,把孩子生在了外地。辽吉黑三省小学生人数都出现了大幅减少,吉林减少的比例接近于全国的2倍,辽宁超过了2倍,黑龙江最令人震惊,超过了全国的3倍。东北是劳务人口输出地,小学生减少的速度肯定滞后于劳动力人口减少的速度。在这种情况下,官方统计的常住人口都维持了增长,显然是靠不住的。跟东北地区小学生人数大幅下降形成鲜明对比的,有河北江苏等省份,其中河北省2005年小学生人数为500万,2015年增长到了596万,增幅接近20%;江苏10年小学生的增幅为3%,福建为5.5%。另据一份政府统计报告,在参与统计的232个主要城市中,2014年-2017年小学生数量有58个城市下降,占1/4,其余174个城市增长。根据2010年开始进行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东北地区每年的净迁出人口数达200万人。按照这个数据,近十年东北流出人口达两千多万。其实这个数据也是偏低的,前些天在网上出了名的房价跌到白菜价的鹤岗,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由于鹤岗是煤炭资源型城市,资源枯竭后,煤厂大部分停产,这导致当地就业率非常低,在没有其他产业的情况下,大量年轻人外流,这导致购房需求减少。自2012年至2017年之间的5年里,鹤岗总人口(户籍)减少7.6万人,降至100.9万人。而在这100.9万的总人口中,35岁以上人口多达70万,其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为22.6万人,鹤岗老年人口数量比17岁以下人口数量的2倍还要多。”这位教授采用的数据都是户籍数据,现在按照学生人数估算当地人口。鹤岗市2017年小学招生3995人,在校生26285人。假设初中高中生也有2.6万人,再假设这些孩子全都不是留守儿童,按照一个孩子对应父母2人、爷爷奶奶姥姥姥爷4人,2017年鹤岗市有10.5万中年人,21万老年人,加上还未进入小学的小孩、还没生育的当地年轻人,人口估计为40万。按照这个算法的老人数量和户籍人数大致相当,但中年人数量肯定没有10.5万,毕竟很多人得外面挣钱养家糊口。按照中国现行的教育体制,异地入学有难度,留守儿童相当多,在鹤岗的实际人口肯定没有40万,能达到35万就不得了。可见官方用户籍数据估算当地人口之荒谬。这也就不难理解鹤岗的房价,岗滨河小区一套55平米的房子,售价仅4.9万元;而在九州小区,一套55平米的房子,只卖3.7万元;更低的是,该市滨河北一套70至73平方米的房子,只卖1.9万元。当地一位房产中介向时代财经表示,这是鹤岗楼市的常态。安居客数据显示,2019年3月,鹤岗二手房均价为1423元/㎡;而58同城数据显示,今年2月,鹤岗二手房价仅为989元/㎡。

或许早已三分之一以上的东北人已经离开了东北。全国各地到处都能碰见东北人,东北人比河南人还常见。除了燕郊遍布东北人,海南省早已被戏称东北省,例如2017年海南岛外人士买走了2000万平的商品房,其中东北人买走了近1000万平。三亚的外籍人口中有67.12%是东北籍人口。三亚副市长李柏青曾经说,如果东北外来人口撤出三亚的话,这个城市可能一夜之间变为一座空城。

在外闯荡的东北人,给人的印象并不好。东北黑社会名扬海内外,充当打手、暴力讨债的人非常多。2002年6月19日《京华时报》的报道:“根据上级部门亚运村派出所的具体工作安排,由于目前连续发生重大治安恶性案件,为保证居民的正常生活、维护地区稳定,自6月13日至16日由房东对自己的出租房屋进行检查,凡是居住东北人的一律清除(不分男女),不准租住。6月17日开始,由派出所、综治办等部门进行联合大清查,如在检查中发现还有将房出租给东北人居住的,将受到加倍处罚,取消出租权利。”都说男盗女娼,男的当打手的多,女的从事性产业的多。全国各地的印象都是东北女性就职于风月场所的比例很大。

责任编辑: 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首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9/0621/1305043.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