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袁斌:四条逝去的生命是对中共暴政的控诉

市民在立法会外为两位因“反送中”坠楼死亡的示威者,献上鲜花、纸花和纸鹤。(余钢/大纪元)

就在林郑月娥将示威者冲击立法会事件定性为“暴力违法行为”,并声言要“追究到底”之后,又一名香港女子堕楼自杀生亡,成为第4名死谏反送中者。

据香港媒体报导,7月3日清晨5时许,这名28岁的麦小姐,由长沙湾青山道285号一幢大厦高处堕下,飞堕对开马路,一对鞋亦甩脱,奄奄一息,待救护员赶抵时已死亡。

死者在留给家人和朋友的遗书中说:

“对不起

每天起床和睡前看看这些新闻

感到很痛苦

什么也改变不了的无力感令人煎熬

对不起

也许是我太懦弱了

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对未来完全看不到希望

绝望的令人窒息

对不起

令人痛心了

对不起

不能再一起战斗

加油”

死者留下的另一张纸条上写着:“不是民选的政府是不会回应诉求,香港需要的是革命”等字句。

麦小姐的朋友形容她是乐观积极的人,“好多人会觉得佢系一个开心果”,近日一直关注《逃犯条例》争议,她用自己的死要传达的讯息很清楚,就是要求政府回应诉求,让香港人得到应有的民主权利。

截至目前为止,香港已发生四宗涉及反送中的自杀惨案。

6月15日,在第二次反送中大游行前夕,35岁的男子梁凌杰爬上金钟太古广场平台,悬挂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的标语横额,随后站在危险平台边,五小时后坠楼,送院抢救后不治。

七一游行前夕,6月29日下午近4点,21岁的大学女生卢晓欣从粉岭嘉福村福泰楼高处跳下,当场死亡。死者早前曾多次参与反送中游行及集会,坠楼前用红笔在墙上写道:“虽然抗争时间久了,但绝对不能忘记,我们一直以来的理念,一定要坚持下去,强烈要求全面撤回条例,收回暴动论,释放学生示威者……本人愿可以小命成功换取200万人的心愿,请你们坚持下去。”

第二天,也就是6月30日,29岁的女子邬幸恩又在中环一座天桥位上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据亲友说,她本身性格开朗,但今次修例事件对港府的施政及态度感到不满,曾两次参加大游行。邬幸恩在脸书留言说:“香港,加油。我希望可以看到你们的胜利。七一我去不了,其实真的绝望透了。所有的事情也让我觉得没有明天。”

在这4名死者中,梁凌杰的死是意外,其余3人的死都是主动选择的。但不管是意外还是主动的选择,他们的死可以说都跟反送中有关,都是中共操控港府强推送中造成的。正如梁凌杰的父母所说,“香港病了”,香港人是被不仁不义的政府逼得非常无奈,才会示威宣泄愤怒。尤其是后三位自杀的女子,更是因为对香港的前途极度绝望而死,为什么绝望?因为超过200万人走上街头怒吼,香港政府却仍装聋作哑不予回应,这种置民意滔滔于不顾,只唯中共是从的政府,让她们一下失去了对香港的希望。在这个意义上,他们的死无一不是对中共强推送中的抗议和控诉!

不过,一个与人民为敌的政权,绝不会因为几个生命的离去而放弃它的意志。别说是4条人命,就是再多,也打动不了他们,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起码的人性可言。当年上海那么多有点资产的人跳楼,时任中共上海市长陈毅不过轻蔑地问“今天又有多少降落伞?”而眼下,尽管已有4人死谏,林郑月娥接受民众的要求了吗?不但没有接受,反而在开始反扑。截止目前,香港反送中运动中被捕的示威民众已超过50人。警方声称,搜捕行动仍在进行,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

显而易见,面对中共的强权,要守护香港的自由和明天,需要更有韧性的抗争,也需要全世界正义力量更有力的声援。

但愿4位港人逝去的生命,能唤起更多人的觉醒。请珍视生命,呵护港人的赤子之心,共同守护香港的未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