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从山西孝义市看中国扫黑除恶乱象:形同文革

立案、拘留、问询等程序也被扫黑除恶扭曲,公安局办案以此为借口不遵守规定,常常出现抓人后24小时不通知家属,甚至几个星期后家属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罪名被抓,被关在什么地方。拘留所人满为患,自扫黑除恶运动以来,“坏人”数量暴增,晚上睡觉时人挤人,起来上个厕所回去都没有能躺的地方。律师会见更是百般刁难,后来干脆在看守所挂起小白板,上边写着不允许律师会见的被关押者,这是对人权赤裸裸的践踏。

扫黑除恶运动是习近平下令开展的为期三年的一场人民斗争,标语遍布中国的每一个角落。各地为了紧跟中央出政绩,纷纷下达黑恶案件指标,糊里糊涂的抓了一大批人凑数,糊里糊涂的办了一大堆冤假错案,只要是涉及黑恶便没人敢站出来说一句辩护的话,生怕被当成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被处理。山西地区扫黑除恶的声势在全国数一数二,各地办案乱象真是令人哭笑不得,民众怨声载道。

孝义市是位于山西中部的一个小城市,人们万万没想到扫黑除恶的运动会变成如今这种局面,老人们拿它和文革比较,斗争残酷,没有道理可讲。孝义市公安局局长韩振民在扫黑运动开始前已经和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们称兄道弟,社会上名声非常大的暴力组织多数都和他有私人来往,遇到这样的运动他怎么也不可能拿自己朋友开刀,为了完成任务只能该抓的不抓,不该抓的乱抓。

孝义市在矿产领域确实存在几个暴力组织,这些组织有几十人的,有上百人的,组织起来争夺地盘挖矿。这些是真正的黑恶势力,做的是抢夺、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勾当。但是目前孝义没有处理过一起这种典型的大案。老百姓心里清楚有背景有关系的这些人可以在被举报后得知内情,可以花钱在案件初查阶段就摆平,被抓起来充数的多是些没钱没后台的。

在孝义定黑恶势力有两个要求,一个是三人以上,一个是三件违法事件。凑够这两个要素就可以定为黑恶势力,这样就算是完成了任务做出了政绩。因为确实没有那么多三人以上团伙常年作案,公安局就把目光放在了私营企业领域,仔细看孝义定性的黑恶组织就会发现大多数都是做生意的,司机和员工等部下每月领着工资,因为老板可能有些事做的不妥当就被定为黑恶势力成员,就被凑人数一并处理了。罪名大多也和生意相关,强迫交易、敲诈勒索、诈骗等最为常见。做生意难免有纠纷,吵几句嘴、闹些矛盾本来是正常不过的事,但只要公安定性为黑恶,那就没有辩解的机会了。

立案、拘留、问询等程序也被扫黑除恶扭曲,公安局办案以此为借口不遵守规定,常常出现抓人后24小时不通知家属,甚至几个星期后家属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罪名被抓,被关在什么地方。拘留所人满为患,自扫黑除恶运动以来,“坏人”数量暴增,晚上睡觉时人挤人,起来上个厕所回去都没有能躺的地方。律师会见更是百般刁难,后来干脆在看守所挂起小白板,上边写着不允许律师会见的被关押者,这是对人权赤裸裸的践踏。更糟糕的是在问询中存在打骂威胁的情况,国家要求的录音录像根本不执行,公安为了完成任务逼供的现象普遍存在。

社会层面上,这场运动就像文革时一样,人们利用斗争公报私仇,你举报我、我举报你,谁被扣上黑恶的帽子就算是完蛋了,谁都想给仇家扣上黑恶的帽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扭曲。法制层面上,这场运动带来的是对法律的践踏,很多知名的律师已无奈不再接手扫黑除恶的案子,有良知的公检法官员们更是对这场运动充满质疑。人权方面,这场运动让无数人被冤枉、被羞辱、被侵犯。希望有国际组织可以关注孝义扫黑除恶运动的恶劣,关注全中国无数遭到这场运动不公平对待的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