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谭笑飞:“中央权威”是个什么东西

中联办外挂的国徽标志被示威者喷黑。(蓝天/大纪元)

在香港民众反送中游行活动中,中联办的中共国徽被淋上了油漆。中联办,港澳办,《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等等立即开足马力,异口同声称其为“挑战中央权威”,连污蔑带威胁,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和义正严辞的嘴脸,却不知不仅暴露了中共对法治的无知和践踏,更暴露了中共被民众唾弃后的恐惧。

一个基本常识是,在法治社会中没有什么权威可言。只有法律至高无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特别对于政府来说,不仅没有权威,而且要谦卑地接受民众的监督和批评。政府的权力来自于民众的授权,政府首脑由民众选举产生,怎么敢在民众面前“耍威风”?政府也要在法律的框架内运行,哪里来的“权威”?

美国有一个著名的司法判例。1984年,一个美国人在得克萨斯州的公众场所焚烧了一面美国国旗,警察将其逮捕,德州法院依据该州的一条法律判决此人有罪,这个官司最后打到了美国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终审裁决此人无罪,而且德州的那条法律违宪。从此留下了一句话,星条旗保护焚烧它的人。

油漆淋了中共国徽,在法律上充其量是个损坏财物的问题,中共却暴跳如雷,口诛笔伐。其实这是独裁政权特有的精神控制手段,一方面,要树立权威来神化自己愚弄民众;另一方面,“挑战权威”是一顶大帽子,给谁扣上之后就可以对谁大打出手了。

所谓“权威”,其存在的基础是别人的认可。这个认可,第一不能强求,第二需要有真正能服人的实力。比如一名学者在某一领域有深厚的理论功底、长期的实践经历和丰厚的研究成果,可能被公认为这个领域的权威。而中共打造的“中央权威”,本身没有任何实际内容,完全是中共自封并强加给别人的。

中共是靠“枪杆子”篡夺的政权,没有合法性;而中共又是独裁专制,没有民主和法治。为了让民众服从中共的统治,中共一直不遗余力地塑造中共权威的形象。《九评共产党》指出,中共的统治有两个手段,谎言和暴力。中共一边不断地编造谎言给民众洗脑,比如什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三个代表”等等,一边不断地发动各种运动和镇压,如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等等。简单地说,中共的策略就是能骗就骗,骗不了就打,打不服就杀,完全是一个流氓恐怖集团。不得不承认,中共在相当长的时期,相当大的程度上打造出了“中央权威”这样一个虽然虚无缥缈但是能够欺骗和恐吓人心的概念。中共内部也是如此,党魁要树立自己的权威,要求有“核心意识”,“妄议中央”就是罪过,依靠这种方式笼络和胁迫党徒为中共卖命。

其实“中央权威”也是千疮百孔。孙政才落马后有人调侃,一分钟前骂孙政才,那叫“恶毒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一分钟以后骂孙政才,那叫“与中央保持一致”。其实这种情况一直伴随着中共党历史。中共祸国殃民,许许多多罪恶和事实不仅无法掩盖的,而且中共也不能自圆其说,比如文革,中共就把责任推到毛泽东个人身上,中共依旧“伟光正”。

大陆民众或许对“中央权威”这个词还耳熟能详。但是中共在香港谈“中央权威”,则是鸡同鸭讲。面对中共歇斯底里的咆哮,在法治环境中成长的香港人可能面面相觑,一头雾水:“中央权威”是个什么东西?中共称香港民众“挑战中央权威”,其实香港民众对于所谓的“中央权威”,不是“挑战”,而是根本就“不承认”;不仅主观上不承认它的存在,而且也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既然不承认,当然就不需要去挑战。这样一来,中共就慌了。中共苦心打造的“中央权威”在香港不仅一文不值,而且成了笑谈。如同那个愚蠢的皇帝穿着所谓的“新衣”在巡游的时候遇到了那个天真诚实的小男孩,中共此时的心情,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恐惧。

其实在中国大陆,中共的所谓“权威”也在逐渐沦为民众的笑柄。觉醒的民众摆脱了中共的精神枷锁之后也找回了勇气和智慧。二十六万多法轮功学员在大陆堂堂正正举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中共前总理李鹏“见马克思去了”,数万网友在新闻报导中点赞……。

“中央权威”,还是留给中共自娱自乐去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