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2次爆炸!四川7‧26爆炸案内幕曝光 传已3死

7月26日11时50分左右,四川绵阳游仙区石马镇中科社区七姓坝片区拆迁指挥部发生一起爆炸案,据当地知情村民(为保护受访者,本文将称知情村民A、B、C)透露,目前已有3人抢救无效死亡,肇事者的动机有背后内幕。

7月26日,四川绵阳游仙区石马镇中科社区七姓坝片区拆迁指挥部发生一起爆炸案。图为被抓的徐维刚。(受访者提供)

7月26日11时50分左右,四川绵阳游仙区石马镇中科社区七姓坝片区拆迁指挥部发生一起爆炸案,据当地知情村民(为保护受访者,本文将称知情村民A、B、C)透露,目前已有3人抢救无效死亡,肇事者的动机有背后内幕。

目前事件的具体情况与事发原因没有媒体曝光,绵阳市公安局游仙区分局官方微博消息仅简简单单地称,绵阳市游仙区一在建小区发生一起爆炸案,造成多人受伤,其中5人伤势较重(含犯罪嫌疑人),15人轻微伤。

知情村民A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肇事者名叫徐维刚,他是否携带自制炸弹引发爆炸不得而知,毕竟炸弹已经爆炸,当时是石马镇政府在七姓坝拆迁办开党员扩大会议,七姓坝拆迁办设置在科学城7区新建的廉租房一楼,该廉租房2015年开始建设,现在已经竣工,但还未交付使用。

7月26日,四川绵阳游仙区石马镇中科社区七姓坝片区拆迁指挥部发生一起爆炸案。图为受伤者。(受访者提供)

A还表示,事发当时分管石马镇拆迁的副镇长在场,副镇长重伤,目前最新消息传出有3人抢救无效死亡,其中包括一名当地拆迁户,肇事者重伤,下半身被炸得满目疮痍。

另一位知情村民B表示,徐维刚制造爆炸的动机是针对社区书记赵兴辉,他是想与其同归于尽。

“当时发生两次爆炸,第一次徐维刚将一颗炸弹从外面扔进了会议室,在场的赵兴辉(知情村民表示赵或许早有防备)跑了出来,徐维刚去撵赵兴辉,摔了一跤,把自己炸掉了,炸弹绑在自己身上,特别是腿和屁股炸烂了。”

记者从多位村民处证实,徐维刚此次过激行为与赵兴辉有关,知情村民C向记者透露,徐维刚以前曾亲口告诉他赵兴辉强奸了他的妻子杨菊花。

杨菊花生前是赵兴辉(村委)的出纳,去年中国新年时因乳腺癌去世,生前给自己丈夫留下遗嘱,遗嘱中写道:“我现在已经得了肿瘤,生命不久了。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赵兴辉所害。他欺负…,导致我压抑至今,疾病不起。我恨他强行威胁。我走之后,希望你好生生活。他是一个大坏蛋,侵占、变卖社区庙子边的土地资源,腐蚀镇干部,成为‘三头六臂’的村霸,资产上千万。你要远离他,好生生活,懂吗?我得病吃力的给你写下这封遗书,目的是为了得到老公的谅解。我对不起你,原谅我吧,老公。”

杨菊花的遗书。(受访者提供)

知情村民B还透露,徐维钢在妻子死之前还被赵兴辉的哥哥赵兴义殴打,当时也有报案,但是事件迟迟得不到处理,之后徐维刚有放出口风,总有一天要与他们同归于尽。

B还说:“我见过徐维刚,老实巴交的,做这种事情的人都是老实人,处于一种无奈,心里的怨气又诉不出来,又没人帮他平反,越老实的人越容易出这种过激的行为。”还有村民表示,徐维刚为人老实,在当地人际关系不错。

有村民向记者反映,徐维刚家里的房子因修建科学城快速通道被强拆,补偿未到位。

记者从多方了解到,当地村民对于拆迁怨声载道,特别对赵兴辉是敢怒不敢言,有十余位村民自2014年开始向各部门联名举报赵兴辉,但是全部石沉大海。2018年当地政府还成立了网络举报“409”专案组调查,但是调查之后赵兴辉反而被评为镇优秀党员,村民举报的33个问题全部变成无任何“违法违纪”。

据村民举报,赵兴辉伙同石马镇官员,大肆伪造补偿安置名单,骗取大量国家安置补偿资金,人均11万元以上,总额估达数千万元。这笔巨额资金没有发放到应该补偿安置的村民手中,赵兴辉本人资产达到上亿元。

赵兴辉还利用黑势力对于举报的村民进行打击报复,在当地可称为“一霸”,许多村民都威慑于他的黑势力之下。

杨菊花在其举报材料中曾列出了赵兴辉“九宗罪”。

一、中科小区自2005年,一直向外出售宅基地不同时间,先后单价不等,账面反映低到600元/平米,高到1000元/平米,实际价值是近几年宅基地单价已经3000–4000元以上/平米,甚至更高。赵兴辉近几年一人经手卖宅基地,制表时要求我开时间向前移几年单价,使集体少收,多余的自已私吞,搞暗箱操作。

二、集体收到宅基地款,另外做成账外帐,供赵兴辉自己随意支配,地卖完钱用完。

三、买宅基地的钱大多数都是赵兴辉代收后,他说多少就是多少,再转至给我入账。有的开了票,却没收到钱。

四、自制票据,卖出的宅基地地,全用的是原来游仙区农经站作废的票据。

五、石马镇政府要求自2006年底,不准再卖宅基地,但赵兴辉一直都在卖,小区原规划的绿化区域,被他全部卖掉了,山边坡地推平后,也被他卖掉了,以中饱私囊。

六、社区的经费,大额度随意借支给别人搞工程,肆无忌惮挪用公款。

七、工程方面,随意给乙方涨费用。

八、以小区建设为名,卖出的宅基地收的钱全部用于建设,一不招标,二不公开,承包人是赵兴辉的亲五哥,多数是先把收的宅基地钱拿去做工程,然后再到出纳处抵帐。

九、用小金库钱给镇干部吴鸿飞行贿1万元,退回后,被赵兴辉据为己有。

徐维刚与杨菊花的举报材料。(受访者提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