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鹏不能逃脱审判

三峡大坝被质疑变形(谷歌地图)

该死的李鹏,咒他多次死了后,终于由官媒宣布:他真死了!

是被六四冤魂缠死、还是被三峡大坝变形吓死?总之,这六四镇压学生的大刽子手,三峡危险工程的大推手,他这一死,好像逃脱审判了。但美军随军华人牧师熊焱说:按神学定义,人死后,灵魂,仍逃不脱审判。何况眼前,国内外、党内外与网内外对他的声讨与谴责,我见不仅有30年前天安门的王军涛、陈小平、邓旭光等民主斗士,还有揭露他在三峡工程责任的王维洛博士,与知情的李南央工程师,而网上民众发声,有如决堤洪水,甚至议论他火化后,他敢留骨灰吗?或效邓小平恐惧清算,撒骨灰下海呢。

邓小平等六四冤案责任人,一个个离世,剩下李鹏,已成六四的符号。当下,他这死,便成为发泄六四沉冤与夙怨的出气口矣!更因六四事件,由官方说它是“动乱”改说“风波”后,当下借发李鹏讣告,当局又改称“暴乱”了。不管这是维稳之需,或警示当前香港局势之用。我这耄耋老汉,见他们玩是非黑白,颠倒来颠倒去的,贯穿他们的那部党史:

如刘少奇在九大,定成铁案,叫叛徒、内奸、工贼还加中国赫鲁晓夫,不又翻案为无产阶级革命家吗?康生、谢富治两文革红人,死时,封谥了多少伟大的颂辞,死后,又成了坏人,不仅开除党籍,还赶出八宝山吗?讣告上给李鹏作的歌功颂德,等于零,他在“六四”与三峡的罪责,抹不去,逃不了!

李鹏在香港出版他的那本《六四日记》及《三峡日记》,显然,已在推卸罪责。就曾引起陈希同质问:日记里说他是北京六四戒严总指挥,陈问:怎么,现在才第一次听到。现在李鹏死了,陈希同在阴间遇到他,不当面追问与扯皮吗?总之,这笔历史罪孽,由动乱改风波,再改暴乱,都是无用呵!以邓小平、李鹏为首血洗天安门请愿学生,屠杀“我以我血荐轩辕”志士后,他们就都钉在历史耻辱柱上了。何况老毛对1976天安门那次清明四五运动,也未开枪,还说过“镇圧学生没好下场”的话哩!

六四杀的人,据英国情报部门调查,最近BBC公布的数字,竟达两万,超出袁木答记者的几百,也超出戴睛报道的两千数字的10倍,他们的数字,如邓小平打的315万右派,包括中右等,只谎报55万一样。甚至镇反杀人,毛泽东规定按人口千分之一屠杀。不荒唐吗?

1990年夏,我出行到北京,与商业部老段行至西单文化街,他是国家计委原副主任段云的亲弟弟,称64那天早晨,他上街小跑晨练到此,已早晨9点了,还遇追杀一骑自行车学生,他见学生就死在这文化街口,离他几步之遥。他还说:他邻居也有孩子死于此镇压,然后长叹说:这冤,不平反,行吗?

已这年冬了,我胞弟受原志愿军同志之邀,赴京去取一部医疗器械,归来告我:他买火柴抽烟,北京人听他说四川话,竟怒声回答:不卖!因为他们恨六四镇圧刽子手,恰好邓小平、李鹏与陈希同都是四川籍,一听他四川话,就火了!对六四怨恨之深,于此可见。

而北京人哪知,这几个北京红色京官,怎代表四川?就在六四北京镇圧几小时后,当天上午,多少四川成都学生涌入人民南路广场,在人民东路与军警对垒,惨遭屠戮的事件,笔者还亲眼目睹,三轮车拖着鲜血淋淋学生去一医院。天安门亊件并非只北京百万学生运动,而是全国几十大中城巿,上千万人的民主运动。四川与成都,是继北京第二大被血洗的屠场。

那次镇压后,成都的民主派知识份子,怒气怨气的发泄,改用读书会去迂回倾吐,民间便找到李鹏作发气对象,那时,李鹏在民众口里,他这屠夫角色,又变成傻子与小丑:

连中小学生在电视上听李鹏念讲稿,都笑他断不了句,标点符号尽打到句子的腰杆上。又传北京人以“李科长”称他,说他那水平,只够当科长,怨邓颖超争她的干儿子李鹏做总理,太自私!

李鹏曾在成都实验小学上过学。我听这小学的教师说李鹏那年返校,请他题辞,他写下“桃李满天下”的桃字,左右两点,写成三点。俟后,他坐车过龙泉驿,见路边小摊水蜜桃诱人,他去买,嫌报价高了,叫少一点,回答他的话却是:你写“桃”字,也爱多一点,怎么买桃子,又要少一点呢?这段子,显然是成都茶馆茶客编来开涮他,以泄六四之愤呵。

人们编他最大的讽刺笑话是:东北洪水决堤,跳一排军人未堵住缺口,再跳一连也未封住,有人说:李鹏来此视察就好了,他一人就可堵住,因为,他是天下第一大草包呀!他们又用笑声,发泄了心中的恶气。

俟后,人们对他的恨,又转移到他力主三峡上马,许多参予论证专家拒绝签字,他也开工。建后未经验收也发电。他的子女垄断中国电力,李小勇李小琳被称中国电力一哥一姐,也多嘲讽,互联网上,很早就议论:在三峡大坝上,应塑下跪的三个罪人,除张光斗与钱正英,首先应是李鹏!

这话题未成现实,可是,美国加州塑的64纪念碑下,跪地的罪犯,李鹏已在其中了哩。

可见,中国传统说的:“青山处处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他们是逃不掉白铁铸的。

专制的北京中共,纸上讣告写李鹏是64镇压的功臣,在民主的美国,塑的却是罪犯,是纸上文字还是铁铸罪人,谁更经得起历史的定论!还用说吗?

盖棺定论,笔者在李鹏的棺还未盖就见到评他一生是:既演了一个傻子,又演了一个恶人,这颇矛盾的角色,似乎很奇葩。其实李鹏的傻子形象,只是某些局部,他的文化素质显得劣,可在党文化,应是高材生。据知情者云:他以遗孤身份而受到娇贯,做孩童时便在政治局会议桌下穿来穿去玩,自幼耳濡目染党棍们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那些手段与风气,可说是幼而学的科班生,深得其中三眜呢。

据李南央接触李鹏的印象,她提供的历史细节,对李鹏是入木三分之见:

因李锐任水利部副部长时,李鹏也是副部长。李南央说,开始,李鹏还是反对建三峡的,他毕竟学过水利专业,懂一些水利科学知识,也知弊大于利,他见邓小平是主建派,立即抛弃反对立场,紧跟邓小平。并成了筹建操作三峡工程领军角色。甚至叫1/3反建三峡人大代表不参予投票,以只收到几张反对票,便称反对者很少而强行通过,投票程序不合法,其投票合法吗?

当李锐任组织部副部长后,还兼青年干部局长,组建接班梯队时,李鹏与朱琳均爱上门来打探自己的终南捷径。李锐曾给他吃定心丸说:既然你升上部长,必然就是总理人选了。他这从幼就受权力庇护豢养,深知权力是命根子,抓权掠权,应是内行老手。连赵紫阳这类政治精英,也遭他暗算,说他是傻子,不合实际吧?

照中共潜规则,应是会说红话,却擅做黑亊,嘴上说为人民,做的却一切为上级为主子。你去做为民众的事,必然被说你反主子即反领导,当然就是反党了。李鹏正是紧跟权力与权威而爬上高位的“傻子”若用四川人的话评他应是:面带猪像,心里缭亮哟!

德国有个王蓉芬,上北京外语大学德语系四年级时,她看穿文化革命,竟上书毛泽东要求停止此害民祸国的运动人民,并宣布退团,后罪她反革命时,她带上毒药,到苏联大使馆去自杀。被判20年徒刑。文革失败,四人帮受审,王蓉芬平反出狱,后到德国成了社会学博士,现居德国已几十年。就这么一位超越张志新女士的女英雄,我读到她揭发李鹏蹊跷生世的文章与证据:谓李硕勋牺牲后时间过长,李鹏才出生。1949年后,他与母亲赵君陶很生疏,尤其赵任北京轻工学院党委书记时,几乎没了来往。李鹏先叫邓颖超为妈,后来又改称大姐。王蓉芬以一贯对事认真进行人肉搜索,对李鹏到底是谁的儿子,提出质疑,立此存照,待岁月的逝水来水落石出,现出真像吧!

若你认清了中共国是逆淘汰的机制,便懂得为何赵紫阳、胡耀邦这类党内精英,能被党内奸邪陷害失败,蠢笨其表,奸诈其里者,才是他人才(奴才)的选抜标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民主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