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不得了!港警准一哥 是中共培养的大警黑 港警公开信曝接受性贿赂 连亲共市民也不满了!

香港连登论坛出现一封匿名公开信,透露香港警务处2把手副处长邓炳强与元朗黑帮勾结。阿波罗网报道,邓炳强是港警准1把手,目前的1把手卢伟聪是江系梁振英提名和建议,将于11月18日退休。邓炳强也是因为梁振英的一个涉黑丑闻饭局而闻名。此前邓炳强已经有多宗涉毒品丑闻,并与元朗黑帮亲近。香港作家林忌近期在自由亚洲电台撰文分析,港警军政府愈镇压愈撕裂,亲共市民都不满了。此外,香港民主党议员毛孟静表示,香港现在因为中共的打压陷入“恶性循环”。媒体人吕秉权介绍,香港年轻人意在书包里写了遗书,前仆后继做抗争。

邓炳强在习近平上台前,被江系选中,于中共浦东干部学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受训,回港后2012年火箭蹿升,开始担任各区指挥官角色。2015年晋升至助理处长,任港岛总区指挥官,现主管人事部。

香港明报和苹果日报报道,邓炳强与一众新界乡绅和黑帮有千丝万缕关系,为人诟病,在他担任元朗警区指挥官期间,被质疑多次包庇和纵容新界乡黑势力,任内因元朗警区几宗警察丑闻,包括将“白粉(海洛英)当盐”处理,需要劳烦警察公共关系科为邓炳强解套,甚至亲自致电游说各大媒体的采访主任,要传媒笔下留情,为丑闻降温。

2019年7月21日,黑帮成员在元朗袭击大量市民,身为警务处副处长(行动)的邓炳强,被指默许乡黑势力袭击大量平民,元朗区议员黄伟贤担心警黑之间的关系逐渐成为一种默契,元朗治安持续恶化。

香港警察一封公开信爆出内情!准一个和黑社会合作

香港连登论坛出现一封署名“一群热爱香港的警务人员上”的匿名公开信,透露香港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与元朗黑帮勾结,渗透警队,策划7‧21白衣人袭击事件。

此外,邓炳强还同何君尧属结拜兄弟,并与元朗乡绅关系复杂,接受性贿赂。公开信并附有警察的身份证件。

公开信表示,他们是一群警队成员,从总警司到警员,一直以除暴安良、服务社群为已任。但警队高层却将本应属政治中立的警队推入政治风暴,导致警队腹背受敌,士气低落。

公开信揭露,近日“元朗伤人案”、“黑警合作”等并非偶然,乡、绅、警、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绝对认同田北辰要求所有失职的警队高层问责下台。指“唯有推翻一众42楼只懂搅公关的废物,警队方能重回正轨,严正执法,重振士气”。

公开信表示,元朗警区助理指挥官(刑事)游乃强之所以对暴力打人的白衣人视而不见,见而不捕,就是因为考虑到香港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曾出任元朗警区指挥官,与何君尧属结拜兄弟,为了报答“黑道之恩”,其定时带手下同一班乡绅玩乐,而乡绅提供食、色、性应有尽有。

公开信还指,香港警队一、二哥(注: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俗称“一哥”)贪心怕死、玩忽职守,警察公共关系科及高层玩女丧志、欺诈公众知情权,致警队175年老誉一铺清袋。我等尚有良知的警察,实痛心疾首。

175年老誉是香港警队成立175周年建立的历史荣誉,一铺清袋是形容一次就输掉所有。

附图:爆料元朗警、黑合作内幕,邓炳强疑涉贪

公开信截图(脸书)

揭秘“未来一哥”邓炳强元朗起家的秘密

香港明报专栏“大湾区国舅”7月23日揭秘文章说,元朗黑夜,全城震怒,一大班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特首林郑月娥和“一哥”卢伟聪声称:“政府、警队勾结黑社会是完全无根据,与黑社会势不两立”,但本栏绝不苟同,因为白黑两道从来也是互谅互让。

现任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行动组)于2012至2014年担任元朗警区指挥官,当年开始崭露头角,也因为梁振英之前流浮山的“小桃园饭局”而闻名,传媒界也开始认识这位作风鹰派的邓炳强,那时候,邓炳强在警队已被视之为“未来一哥”,但偏偏任内元朗区就有多宗丑闻发生。

第一宗是发生在2013年7月的“白粉当盐案”。有两名元朗警察,奉命到元朗水边围邨,调查消防喉箱藏毒案时,把将“白粉”(海洛英)当盐,马虎了事,不予追查。幸好后来有保安主管不忿,拿证物到警署报案,经化验证实是海洛英,才还予公义。可怜的是那两位低级警员,最终疑成代罪羔羊,涉办案失当而被警队内部处分。

第二宗丑闻同样发生于2013年7月,有一名当差23年的警员、驻守元朗八乡分区巡逻小队的陈姓警员涉嫌藏毒,从深圳夜店消遣回港后,被海关缉获行李箧内藏十五克“K仔”。

图说:元朗区议会成员2013年8月喺流浮山小桃园搞咗个饭局,欢送元朗警区指挥官邓炳强,元朗区会主席梁志祥就话餐饭都系风花雪月。左起:元朗区议会副主席王威信、区议员李月民、邓炳强、梁志祥。(明报资料图片)

上述两单丑闻也可以诿过于人,但最令人啧啧称奇的是他在2013年8月,与一班乡绅的“小桃园告别宴”,饭脚还包括屏山乡乡委会主席曾树和、锦田乡事委员会主席邓贺年、元朗区议会主席梁志祥、民建联郭强、元朗区议员王威信、天水围区议员李月民、八乡北邓贵有、八乡南黎伟雄等等,乡光熠熠,证明他与乡绅关系千丝万缕。

那段时候,元朗警区这几宗警察丑闻,要劳动警察公共关系科已开始为邓炳强执手尾,亲自致电游说各大媒体的采访主任,希望传媒笔下留情。

邓炳强离开元朗区后,继续扶摇直上,专门处理硬任务,包括2014年出任港岛总区副指挥官处理雨伞运动、2017年以行动处处长之位负责习总访港保安,以及近日的反送中运动等等,不妨回味一下,他这些年来有否扫恶扫黑除恶。

邓炳强虽然在中文大学社工系毕业,却鲜见同理心,行鹰派路线,绝对是比卢伟聪可怕的人物,612事件过后,网上流出警队内部录音,发表言论的疑似是邓炳强。

如果未来一哥真的对平民行鹰风,同时又与新界人关系密切,日后若在发生类似“元朗黑夜”的事件,警方会怎样处理,大家真的要密切留意了。

林忌:港警军政府愈镇压愈撕裂,亲共市民都不满了

苹果日报专栏作家林忌近期在自由亚洲电台撰文称,自上星期7.21元朗警黑勾结之后,对警队以至政府的不满,特别是警队坐视黑社会暴力攻击无辜市民,已令被称为“浅蓝”,即本为倾向亲政府的市民都感到不满;由律政司内的政府律师,到各大纪律部队、以至公务员系统内,都纷纷出现“连侬墙”以至匿名的抗议,甚至呼吁八月初发动罢工。

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包括警察在内的公务员之首,即“顶头上司”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于7.26的记者会上,除了再恶人先告状,把7.21元朗警黑勾结夜,市民一直求助而没有警察,即3小时内打了2.4万个999紧急求助电话,诬蔑为绝大部分是“玩电话”外,也承认警方的处理与公众的期望之间有距离,声称“我绝对愿意就处理手法同市民道歉”。

特区政府先制造了香港警察这“怪兽部队”,然后反被这部队所劫持,政府沦为只能够由这队警察支持的“军政府”;没有这部队的支持,特区政府一早要倒台,或根本无法维持社会秩序;然而其成本代价,就是已变成无论这队警察如何作恶,都一定要全力支持到底,然后包庇所有警察的责任与错误。

但继续包庇下去,则任何政治上的退让都无法处理,即根本无法回应市民的五大诉求──特别是追查警察以及释放特赦其间抗争的市民问题;于是香港问题变成了政治死局,因为要力撑警察而无法政治解决,而无法政治解决则只会令抗争持续下去,但抗争持续就会令警队继续滥权,而更多滥权又会令政治解决的成本继续升高,一如核弹的连锁反应,永远不能停止。目前的僵持局面,相信在短期内都只能继续下去,港共只能期望香港人的民心会散。

中共令香港陷“恶性循环”

香港民主党议员毛孟静对法新社说,香港现在已经陷入了她所说的“恶性循环”。她说政府对大规模的和平游行示威置之不理,结果酿成警方和少数强硬抗议者之间出现暴力。毛孟静说,虽然双方行动不断升级,但警方拥有致命的武器,造成严重不平衡。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昨日在美国之音说,国内和国际上都有不少人拿香港问题对习近平叫板,或者借由香港问题作为对大陆施加影响的窗口。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官员问责、彻底撤回条例、和独立调查。

吕秉权说香港年轻人意志坚定,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在书包里写了遗书,前仆后继做抗争。年轻人也不像2014年的抗争一样,长期占据让自己身心疲惫,而是来去自如有弹性,来势凶猛的时候也抵挡不了。面对新世代的强硬、对香港的爱,北京的领导人应该具备一定的智慧来妥协。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