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弹劾川普 巴尔的摩为何成了美国政治的高敏感点?

7月27日,巴尔的摩突然成为全美最有名的城市,原因是这个城市这一天成了Twitter上美国“府院之战”的焦点——这“府”,是指美国总统川普;这“院”,是指众议员卡明斯以及支持他的众议长南希·波洛希代表的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府院之战”打响后,巴尔的摩人民分裂成两个阵营,在推特上恶战终日,紧接着全美各地人士皆参战,然后是民主党再度以种族歧视发起对总统的弹劾,离7月17日未通过的弹劾动议才10天。

事情非常有戏剧性,是了解当下美国政治的窗口,因此,我分析了当天四个主题的推文,写成此文。

身份政治与事实的交战

7月27日,美国总统川普连发三条推文,直指西巴尔的摩选区的众议员卡明斯(Elijah Cummings),依次为:“卡明斯议员一直是野蛮的恶霸,就南方边境的条件问题冲边境巡逻人员大喊大叫,而他代表的巴尔的摩地区其实是最糟糕的,而且更加危险。他的选区被视为是美国最糟糕的。”“边境干净,效率高而且管理良好,就是非常拥挤。卡明斯代表的地区令人作呕,老鼠横行。他如果在巴尔的摩多花点时间,可能会帮助把这个非常危险和肮脏的地方清理干净。”第三条推文中,川普质疑为什么要在卡明斯代表的地区花这么多钱:“(卡明斯代表的地区)被认为是美国管理最差,也是最危险的地方”,“没人希望在那里生活。这些钱都花到哪里去了?被偷了多少?立即调查这个腐败的肮脏地区。”

在川普总统发表这三条推文之后,@TwitterMoments知道总统又闯祸了,发表一条推文预告:川普总统正成为推特热点,因为他先称众议员以利亚·卡明斯是一个“野蛮的欺凌者”,然后暗示西巴尔的摩是“充斥老鼠和啮齿动物的令人厌恶的地区”。

一天之内,推特上Trending in USA排名第一的先是West Baltimore,约10小时后成了#WeAreBaltimore,再接着依次为#TrumpIsARat,#WhitePeopleAgainstRacism,#BaltimoreStrong。需要说明一下#TrumpIsARat这个标识的由来,这是《巴尔的摩太阳报》(Baltimore Sun)以调侃的方式批评川普,因为川普推中用了“rat and rodent”有个文法错误,将rat写成了单数,于是该报发表了“rats' Better to have a few rats than to be one”:(“有几只老鼠好过一只老鼠”)的严厉社论。

各位看官,千万别以为这些#号后的词汇只是支持卡明斯,去看内容就知道,争论者对垒鲜明,支持卡明斯议员的武器是反对种族主义,大打政治正确牌。原因倒不是川普三条推文里有种族主义话语,而是卡明斯的身份了得:非裔众议员,代表着最贫穷的社区,这两点在民主党内具有天然的政治正确性。支持川普总统的人主要是谈事实:巴尔的摩那著名的脏乱差、失业、犯罪。

对垒双方不再以种族划分

民主党的大佬们南希在第一时间表示了对卡明斯的坚定支持,2020大选的民主党总统提名参选人、参议员Elizabeth Warren也跟着谴责了川普的种族主义。但与以前的争论不同,这次参战者不分肤色。就以#WeAreBaltimore这组争论而言,巴尔的摩市长与一些非裔社区工作者自称代表巴尔的摩人民,支持卡明斯,谴责总统。这些支持者除了谴责种族主义之外,还辩称说哪个城市都有好社区与差社区,川普只看差社区,是种族主义的表现。社工们表示自己热爱巴尔的摩,认为这是个美丽的城市。

另一群巴尔的摩人则支持川普总统。Kimberly Klacik,一位居住在巴尔的摩的年轻非裔女士,先是采访了居住在巴尔的摩的居民Michelle女士(非裔),Michelle女士明确表示:总统说的绝对真实,卡明斯没为我们做任何事情。他关心非法边境上的移民远过于关心他自己的选民。“川普不是种族主义者,……我很高兴他引爆了卡明斯”。紧接着,Kimberly Klacik到卡明斯的选区采访并上传了视频,整个社区显得破败、穷困、脏乱不堪。

同类视频还有好几个,如果想了解这场被扣上种族主义帽子的争论详情,请去推特上输入前述的7月27日当天的推特热词。

如果说这些视频还不能表达巴尔的摩的现状,FBI公布的全美最危险的城市当中,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以每万人就有98.6个人犯罪排在了榜首。换言之,这座城市每100个人就约有1个人犯罪。

但是,美国民主党人对这些事实并不关注,他们只关注批评者与被批评者的肤色——我在一文中说过,奥巴马时期大大强化了美国的新身份政治:肤色政治。于是,众议院民主党人又开始动议,要以卡明斯事件的种族主义为由弹劾川普。

巴尔的摩与卡明斯事件预示明年选战基调

有感于民主党自2017年以来仇恨川普成了该党极左与建制派的凝聚力量,7月25日,我在推特上发表过一推文:

“穆勒24日公开听证,民主党没得到想要的结果。参加24日晚闭门会议的一民主党人向CNN透露,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会上表示,需要集合国会6个委员会的力量,对川普进行彻查,然后根据调查结果起草弹劾案。可以预见:2020大选民主党两大招:竞选者用社会主义政策吸票;民主党议员继续寻找理由弹劾”。

两天之后发生的巴尔的摩争论就验证了我的预测。明年的选情将呈现这种极端状态:

身份政治将成为2020民主党大选的主打项目。身份政治的特点是不问事实与是非,争论双方根据身份与党派利益站队,巴尔的摩争论体现了这一特点。巴尔的摩的现状在美国尽人皆知,民主党人当然也了然于心。川普对巴尔的摩的批评被民主党与CNN等媒体戴上种族主义帽子之后,有人翻出桑德斯2015年的言论,当时桑德斯去走访西巴尔的摩,并将该市最贫穷的社区与朝鲜进行了比较,他说:“任何到过这个社区的人都会认为这是在第三世界国家”,“今天我们所谈论的是一个社区,其中有一半的人没有工作,有数百座建筑物是无法居住的。”5月5日,桑德斯还发推文,称“巴尔的摩最贫困自治市镇的居民寿命比在朝鲜独裁统治下的人口短。这是一种耻辱”。川普7月27日其实只是重复了桑德斯几年前的看法。

在民主党眼中,对巴尔的摩的批评来自同阵营的桑德斯,那是关心底层疾苦;来自川普,那就是种族歧视。最滑稽的是,桑德斯仿佛忘记了自己几年前说过的话,出来力挺卡明斯,称“一直在忙着揭露川普政府的失败,揭露川普在制药行业的朋友的贪婪,而我们的种族主义总统不喜欢它。”

这种场景将我带回了中国的文革时期:毛泽东时代,只要有人说“解放前”(中共对1949年以前的称呼)的生活比中共时期要好,更多点自由,没有经常吃不饱饭。虽然这是事实,但会被说成是“仇视社会主义制度”,轻则会被戴上反革命帽子批斗,重则送去劳改。毛泽东在《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第二批材料》的按语(1955年5月24日)中写得很明白:在人民内部,允许先进的人们和落后的人们争论问题,但“在人民与反革命之间的矛盾,则是人民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领导之下对于反革命的专政。在这里,不是用民主的方法,而是用的专政即独裁的方法,即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

美国民主党这种动辄扣帽子捍卫政治正确的做法,与毛泽东的做法本质相同,只是“反革命分子”成了“种族主义者”,只要被戴上这顶帽子,哪怕指出事实也是错——想到此处,真为民主灯塔的现状感到悲哀。

美国优先论与限制非法移民是否有罪?

川普的美国优先论,一直被美英主流媒体解释成“美国独行”;限制非法移民的政策被批评为不关心人权,漠视他国人民苦难。

美国选民与其他国家选民一样,首先考虑的是本人及本阶层利益,其次是国家利益,选举领导人也以其政策是否有利于这几项为考量。这是民主制度的本义所在。在自身有条件的情况下,美国人愿意尽国际义务,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但民主党仿佛认为他们应该对世界人民负责而不是对美国选民负责。希拉里女士2016年竞选时的名言就是“我当总统后,签署的第一项总统令将是开放边境,欢迎全世界的移民”。2020年民主党总统提名人第一轮辩论后,以反川普为己任的《纽约时报》发表了专栏作家Bret Stephens写的文章《民主党人的悲惨开端》(A Wretched Start for Democrats),该文尖锐指出:民主党竞选人的主张表明,这个党漠视选民利益,但有兴趣帮助除了美国选民之外的所有人——与前引巴尔的摩居民Michelle女士所说的一样。

由于卡明斯一直在强烈批评总统的移民政策,关注南部边境的非法移民,川普的回击中有要求他关心本选区人民的话语,这次讨论自然也包含这个问题。在川普7月28日一则批评卡明斯忽视本选区人民利益,应该为此感到羞耻的推文后面,@ScottPresler女士提出一个问题:“总统先生:美国有5万无家可归的退伍军人,360万处于贫困中的非裔小孩,400万处于贫困中的拉丁裔小孩,420万处于贫困中的白种小孩,为什么民主党要优先照顾非法移民?”

川普对巴尔的摩现状的批评成为“府院战争”并非偶然,巴尔的摩的现状表明民主党除了空话大话之外,并不关心本国民民众的生计。

民主党似乎知道自己在美国本土吸票的拓展空间有限,早就将扩大选票定位于在全国恢复680万重罪犯投票、一些蓝州给非法移民发放驾驶证并主张大选中可凭驾照投票、并在本州通过废除选举人团制度的议案。这种情势下,巴尔的摩必然成为美国政治的高敏感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