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贸易战复盘 中国的大豆战略如何炼成的

7月29日,川普总统在白宫重申,将继续努力制止邪恶,阻止暴力,保护所有美国人的安全。。(亦平/大纪元)

7月31日,中美重启的贸易谈判仅半天就结束,比预定时间提前40分钟结束。中国商务部发言人率先发表消息,确认中国将增加购买美国农产品,近期已经有一批农产品采购成交。正当外界以为谈判有了进展之时,美国总统特朗普称将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

发生什么了?正当一些西方媒体忙着谴责川普多变不可测,老牌国际通讯社路透社派驻芝加哥的记者发现其中奥秘:中国并没采购多少大豆。

中国购买大豆为何虚与委蛇?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是美国兼世界农产品交易中心。据路透芝加哥8月1日消息,美农业部证实,在截至7月25日的一周内,一家中国民企购买了6.8万吨美国大豆,这是自中国政府准许五家大豆压榨商豁免关税进口美国大豆以来首笔交易。由于采购规模不大,周四大豆价格仍然下跌。

川普因此怒不可遏:美国贸易代表莱泽希特本次赴中国上海谈判前,曾特意公开放话,希望中国多采购大豆等农产品。川普想敲实这事,特别于7月30日在推特上警告中国,不要等到他的第一个任期结束后才敲定任何贸易协议,并称如果他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赢得连任,中国“得到的协议将比我们现在谈判的要艰难得多,……或者根本没有协议。”

面对中国这种虚实相间的游戏——虚应故事地答应采购美国农产品,却在购买数量、购买时间等细节上继续拖延,川普立即宣布加征关税,但将时间放在9月1日,应该是希望在这个时间之前,北京有所表示。

但中国吃定了一条:大豆关系到川普票仓的稳定,既然开票仓的钥匙在我手中,干吗这么轻易给你?对不起了。

沙盘推演后,中国将大豆定为应战必杀武器

中国从贸易战开打以来,基本是以不变应万变,原因无他,一是手中牌不多,二是认为自己手中抓着一张王牌,川普的票仓钥匙:大豆(也包括猪肉等其他农产品,但大豆是代表)。

这倒不是北京自作聪明,而是经过沙盘推演。2018年3月下旬,川普宣布展开对华贸易战,美国布鲁金斯学会4月9日随之发布了《中国征收的关税对美国产生的影响》( How China’s proposed tariffs could affect U.S. workers and industries),该研究将中方反制美国的两份关税清单的影响细化到美国的县这一层级,在2742个县中,有2247(82%)的县在2016年将选票投给了川普。该研究的测算显示,若爆发中美贸易战,受伤最重的,有可能将是美国总统川普的深红票仓。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清晰显示,仅猪肉和大豆两项产品增税,就对中西部深红州造成巨大冲击: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在排名前十位的大豆和猪肉出口州中,川普赢得了其中各8个的支持。这10个州分别是艾奥瓦、明尼苏达、北卡罗来纳、伊利诺伊、印第安纳、密苏里、俄克拉何马、内布拉斯加、俄亥俄(关键摇摆州)和堪萨斯。

发现这一点以后,北京如获至宝,认定这是川普的软肋,自那时开始,就决定慢慢谈,熬时间,以拖待变,以时间换空间,拖到大选年,就会出现转机。北京这一以拖待变策略,我在贸易战开始后不久就已指出,至今已成为大多数观察者的共识,连川普也看穿了北京的计谋。按说,计谋一旦被看穿就无效。但在中美贸易战上情况不同,因为这场战事始终有一个不在台上的主角:数量庞大的美国农产品生产者。中方的盘算很清楚:美国大豆的主要购买者是中国,豆农的不满将因利益受损而积聚,最终影响2020年大选的选择。川普要求中国购买农产品,为的是降低农场主们的不满,保持他们对自己的支持;中国坚持不买,就是往农场主的不满之火上不断添加干柴。

拿华为作筹码,但川普后路已断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之后,民主党成为众议院多数,川普意识到应该尽快结束贸易战,但中方始终不应承那关键的10%条件(知识产权谈判),到今年5月,中方全盘否定据说谈成了90%的协议后,美国事实上已经失去主动权,已经只要求中方采购美国农产品以渡过大选,但中国更清楚地知道,这是向美国索取更高价码之时,于是开出华为解禁的条件作为谈判筹码。但这条路迅速被美国国会断绝了。7月17日,由六名跨党派参议员和四名两党众议员共同推出的法案名为《捍卫美国5G未来法案》(Defending America’s5G Future Act),把川普总统之前颁布的可禁止威胁国家安全的外国企业参与美国5G系统的行政命令法律化,并将禁止在没有国会行动参与下将华为从商务部实体清单中撤除。同时还规定,如果行政当局向美国企业颁发与华为做生意的豁免许可,国会将有机会将其废除——最后那条规定,是议员们发现总统有可能改变初衷而特别加进去限制条款。

川普必须调整选战策略

面对美国豆农的困境,川普着急,北京欢喜。

美国豆农告急,这是从2018年夏天以来美国媒体经常报导的主题。大豆期货价格已经下跌了1/4,根据美国农业部估算,近一半美国农民已经陷入了亏损状态。Agriculture sector sees increase in bankruptcy、More farms are going bankrupt; bankers fear more are to come这些文章提及的数据经常被中国媒体引用:美国3个主要农业区申请破产的农民人数已达到10年来最高水平,其中北达科他州和阿肯色州的破产申请案增加多达96%。《华尔街日报》陆续发表的美国豆农陷入窘况的文章,例如《美国农户力保依托中国建立的大豆出口帝国》都成为中国各大网站刷屏文章,再配以各种评论采访。

川普自然着急,一方面尽力加大农业补贴以解危机,2018年为120亿美元补贴后,今年又准备拿出160亿美元补贴大豆种植和生猪养殖业。另一方面宣布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形成沉重打击,同时想方设法,希望促成中国尽快按美国意愿签协议。习近平这边则不急不忙,一边将本国本来就严重衰退的经济归咎于中美贸易战,一边虚与委蛇地与川普周旋,最近的结果如本文开头所述。

在此需要回顾一下我关于中美贸易战的主要观点: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战略重点,比如以知识产权问题为主,精准打击中国制造2025计划,辅之以加征关税手段等,方向是正确的。但因对中国政府的定力与疼痛忍受力估计有误,也低估了国内利益集团的掣肘,加之选了一个对自己连任有风险的时间段,才弄成如今这种骑虎难下之局。如今离美国大选开场日近,9月份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推出本党总统候选人之后,川普总统应该有方向明确的选战策略。大谈反对社会主义,只对桑德斯等少数人有杀伤力,对拜登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因为拜登并非极端左翼,民主党建制派希望推他出来参选,就在于他对摇摆州与中间选民有影响力。拜登如果成为候选人,也会修正他现在的为迎合本党极左选民而趋左的言论。

因此,川普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是:调整战略,尽力不让中国抓住的大豆成为致命软肋。要想继续让农户支持自己,得用美国人能够接受的方式阐述对华贸易战的正当性,要让各州的农场主真切地感受到总统在为美国的未来着想,贸易战势在必行。自己只是想着兑现竞选承诺,将贸易战的时间点选早了一点,如果放在第二任期的开端,结果会不一样。真正的难题是:知识产权的直接受害者高科技公司目前不少反对打贸易战,美国国家利益受损,美国只是间接受损的长期受害者,这个问题要想让更关注眼前的选民们理解并支持,难度并不小。

好在美国形势尚有可为之余地。民主党政治新星如云,但大都是社会主义者与准社会主义者,美国人口结构虽然严重改变,但还有一半选民并不喜欢社会主义。川普连任,只要选举策略得法,有42%-45%的基本盘支持,再争取到10%左右的中间选民与五、六个摇摆州,应该有成功的希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