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不可扭曲如蛆虫

不合作运动让不少市民对示威者有怨言,黑衣、白衣、警察的街头暴力使人们外出感恐慌,示威者对暴警的“还拖”和毁损公物也引起求安稳的市民不满。民意研究所最新调查,尽管有六成市民不满警队的整体表现,但也有44%的市民认为示威者过度使用武力,认为示威者克制和几克制的占29%,一半半的占25%。换言之,认为示威者武力过度者较认为克制者多。有一贯支持反送中的人士既担心中国军队介入,又担心民心逆转,想对站在抗争前线的年轻人叫停,又或者想其他办法让政府与示威者的对立降温,比如成立民间独立调查委员会之类。

我每晚盯着直播和担心着示威者的安危,我也极不愿意看到香港现在的状况,但我不认为自己有任何可以给前线抗争者的建议。对于街头暴力升级,对示威者指摘,我希望参加过200万人游行或心中支持过反送中的香港人,向自己问一下以下的问题。

如果没有林郑政权提出的送中条例,香港会变成现在这样吗?如果不是林郑政权完全不理香港法律界的意见,不与任何持不同意见的界别讨论,如果不是百万人上街林郑仍然坚持要靠立法会的多数暴力硬闯,会有6.12的年轻人不再顾及和理非的冲击吗?如果没有6.12的冲击,和警察的暴力镇压,以及其后的社会舆论及气氛,送中条例是不是已经通过了?

送中条例的通过意味什么?意味香港人由《基本法》保障的法律权利从此失去,我们随时有可能被送中,接受中国的司法制度的审讯。中国司法制度是什么状态?就是70年来几乎没有一桩刑事起诉是被判无罪的状态。送中条例通过,即意味一国两制消亡,香港人也从此失去“没有恐惧的自由”,沦为没有法律权利的奴隶。因此,造成现在种种社会乱象的罪魁祸首就是送中条例。

林郑宣布送中条例寿终正寝,却至今都不肯用立法会的法定语言说“撤回”。这是什么意思?法定语言只有两个选项,就是“搁置”和“撤回”。正如法庭的陪审员判案,只有“无罪”和“有罪”两个选项,如果陪审员不用这两个词语,而是说“罪有应得”、“罪该万死”,法官如何作决定?不用法定语言,实际上就是留有后路,毁灭一国两制的法案仍有机会复苏。因此反送中运动没有结束。又因警察暴力升级、黑社会介入、涉嫌警黑配合,以及更让我们揪心的,是为叫停送中而数以百计的青年被捕,被构陷重罪,更凸显了制度暴力,于是衍生出五大诉求。警察暴力的升级,与示威者暴力的升级,固然是恶性循环;但如果纵容警察暴力,却叫停示威者的抗暴行动,或叫示威者任打任捕,这难道就公道吗?对得起不惜牺牲而为香港人暂时遏阻了送中条例的年轻人吗?

由于力量对比太悬殊,由于强权太霸道,手段太卑鄙恶劣,勇武抗争真是难有胜算,但别忘记邱吉尔的话,对强权退让妥协之后,我们仍然要面对战争。因此,一位16岁的中学生在“无力感弥漫”中写道:“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因为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却不可扭曲如蛆虫。最后,我想起在6.12右眼中弹受伤的老师的话:‘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对不会旷课。’我相信真正的公义始终会来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读者推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