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文渊:黄台之瓜 岂能摘尽 李首富打太极 也是商人式的警告

为此李嘉诚又专门以中、英文发表“解读”称:“‘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今日香港,要停止暴力,坚守法治。时间的长河看不到尽头,人生的路走不回头。他的心声:爱中国、爱香港、爱自己;大家一定要以爱之义,止息怒愤,对‘一国两制’,以谦和而珍之。”却依然语焉不详,犹如算命解卦的铁嘴们卦筒里的签语,八面玲珑,既可解出人话,亦可解出鬼语,可见其城府之深。

六月以来,由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在香港引发的民众示威游行,持续至今延绵不断,人口不过七百余万的香港,动辄可聚数百万之众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已成常态,可见人心之向背。中共当局及其香港傀儡与民众的冲突愈趋激烈,他们不仅对民众的合法、正当诉求断然拒绝,而且污蔑民众的合法行为为“暴乱”,参与者为“暴徒”。竭尽全力地将这场关乎几百万香港民众生死存亡的群众运动定性为“港独”、“颜色革命”和“恐怖主义”,出动警力予以恶性武力镇压,以枪械和催泪瓦斯相向,非法拘捕大批示威游行者,并威胁要“玉石俱焚”。

他们勾结黑社会和流氓势力,对示威民众大打出手,还派遣大批大陆特工、国安和警察混入示威民众中,寻衅滋事,引发暴力冲突,为抹黑民主运动费尽心机,为他们的血腥镇压制造借口。具有付国豪和Fu Hao两个身份的国安特务混入民众中伺机捣乱破坏,被识破身份后,虽有胡锡进高调为其洗白,伪称付为环球记者,但在大量铁的事实面前,中共也无法否认其真实身份。面对风起云涌的示威抗议浪潮,黔驴技穷的中共不仅不反思自己的罪行和事件的起因,找到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从而从源头上真正解决问题,而是按他们一贯的流氓恶棍套路嫁祸于人,向外甩锅。谁支持香港民众的正义行动,谁就是“黑手”,坚定地支持香港民众的美国、英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和一些民主国家的政要们,甚至台湾均成了他们无中生有而攻击的目标。于是除了那几个和中共拉帮结派的流氓国家外,全世界所有自由民主的国家和力量都成了他们迁怒的黑手。对于国台办警告台湾“立即收回伸向香港的黑手”的莫须有,蔡英文毫不示弱的回对北京“不要把形势恶化的责任推卸给不存在的外力介入”。

为了给他们的罪恶行径找到拥趸,他们在国内千方百计地封锁香港民主运动的真相,加足马力开动由他们掌控的宣传机器,用尽各种卑劣手法造谣、污蔑、嫁祸香港民众,千方百计抹黑这场民主运动,蒙骗国内被他们洗脑和愚弄的民众。他们以十四亿人民的代表自居,煽起一浪高过一浪的恶毒喧嚣和对香港民众的刻骨仇恨,蓄意制造两地民众间的矛盾,将这些无知脑残的愚民绑在他们的战车上为他们壮胆,为他们的无耻暴行摇旗呐喊,擂鼓助威。

哪里有压迫、有不公,哪里就会有反抗,当局的无耻暴行激起了民众更加剧烈的反抗,他们不惧强暴,前赴后继,不屈不挠,为争民主、自由的大陆民众树立了光辉榜样,他们的英勇行为,将永载史册。当今香港的局面已到危机时刻。面对香港的乱局,中共举棋不定,进退失据。既不甘心局面失控,且担心香港的民主运动引发大陆民众效法,危及其非法窃取的极权独裁统治,又惧于国际压力和不可承担的严重后果,不敢如三十年前的六四贸然出动军队坦克。

在此危机时刻,一直冷眼旁观沉默不语的香港“四大家族”开始亮相了,犹以首富李嘉诚的表态引人关注。16日,香港多份报章以“一个香港市民李嘉诚”名义刊登了写有“正如我之前讲过:‘黄台之瓜,何堪再摘’”的广告,媒体普遍评价其“内容简而清,没有谴责字句或针对某方面人士。”另一款则刊登在《香港商报》头版,中间有反暴力标志,右写有“爱中国.爱香港.爱自己”,左有“爱自由.爱包容.爱法治”,上有“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下有“以爱之义止息怒愤”,同样没有指向某方面人士或组织。

“黄台之瓜”典出自唐代“章怀太子”李贤、即武则天次子的《黄台瓜辞》:“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绝抱蔓归”。当年武则天为称帝,多番残忍地迫害自己的儿子,李贤的哥哥李弘先遭毒手,李贤自己最终也未能倖免。李贤的《黄台瓜辞》,是劝告武则天不要再对自己的子女赶尽杀绝,是李贤被囚禁时所写,被视为绝命断肠诗。其情其景,宛如当年被兄长曹丕所逼的曹植七步所成的《兄弟诗》,痛心疾首那种“相煎何太急”的骨肉相残。

李首富的奇特亮相可谓用心良苦,短短八字却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见仁见智,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可得不同之解。正与中共殊死抗争的香港民众,从中似乎读出了李氏对中共这个“摘瓜人”的进言和谴责之意。而中共官媒和亲中共的港媒,则在言不由衷地赞赏其要求停止暴力,坚守法治的意愿后,认为李氏意犹未尽。《新民周刊》撰文《李嘉诚,你为什么不更坚决点》,力图逼其直言明确挺中共和港府。有特异功能的“明眼人”们,还从这些广告词中找到了几个版本的“藏头”、“藏尾”之意,甚至匪夷所思地找到了隐藏在其中的“八九六四”谶语,这大概都是一厢情愿的无稽之谈吧。

为此李嘉诚又专门以中、英文发表“解读”称:“‘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今日香港,要停止暴力,坚守法治。时间的长河看不到尽头,人生的路走不回头。他的心声:爱中国、爱香港、爱自己;大家一定要以爱之义,止息怒愤,对‘一国两制’,以谦和而珍之。”却依然语焉不详,犹如算命解卦的铁嘴们卦筒里的签语,八面玲珑,既可解出人话,亦可解出鬼语,可见其城府之深。

虽如此,但只要细究此典的历史背景,仍不难推出其八字之后的真实意图。显而易见当年的李氏子弟,被其母后视为“黄台之瓜”一摘再摘,眼见就要剩下瓜尽的孤藤,典中谴责的这个罪恶昭著“摘瓜人”自是武氏无疑。一手遮天的中共,就是当今再世的武皇,当之无愧的“摘瓜人”。从九七年接手起,他们折腾香港就没有消停过。尤其是2012年一尊登大宝后,更是变本加厉,做出“加强对港全面管制权决策”,视《香港特区基本法》为弃履,频频插手香港事务,强奸民意,粗暴野蛮地干涉、操纵、以致开始包揽特区所有行政权,甚至用流氓黑社会手法,越境绑架港民到中共央视认罪。他们粗野地一摘再摘,已摘去了香港“黄台”上选举、立法、司法、教育等所有的“瓜”,又伸出黑手要摘“逃犯引渡”这个枯藤上的最后一个孤“瓜”,这才引发了香港民众的激烈反抗。

作为精明的商人,李嘉诚虽早已“跑”了,而且跑到远离是非的净土,已置身于政治风险之外,本可心安理得地不再去趟这滩浑水。如果他还有良知,还有正义之心,原本应该旗帜鲜明地支持香港民众的民主抗争运动,对中共的暴政说不。但商人就是商人,在商言商,利字当头,作为一个曾和中共有千丝万缕纠缠,依靠封建独裁权力的呵护赚得盆满钵满的“爱国商人”,却还不想完全切断与中共和港府的联系纽带。中共和港府虽已臭名昭著,恶行彰显,成了当今世界上的过街老鼠,但这在攀附政治,险中求财的商人们眼里,却犹如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山不转路转,也许某天,这个极权还会再向李氏伸出橄榄枝,李某人和他的家族,还也要仰仗这个纽带来为自己的商业金融帝国增砖添瓦,再造辉煌。撕破了脸就要承担后果,就绝了自己的后路,就会被封杀,成为狙击和围堵的目标,老谋深算的李首富断然不会如此幼稚和弱智。

大概他也不想完全卖身于中共,而像华为的任正非一样被绑在中共的战车上,言听计从成为傀儡,被西方国家围追堵截,这同样会断了财路。也许他也还不忍伤害香港这个养育了他,成就了他的热土、黎民,公然助纣为虐,横加指责而残忍地伤害他们。于是只能模棱两可地打打太极,让双方都认为是在支持自己,谴责对方,这也正是他的高明之处。看来他神机妙算的商业头脑和和精明绝伦的算计操刀,绝不是浪得虚名,不佩服都不行。

坊间又有传闻称,中共当局目前并不急于撕毁“一国两制”协议而直接管辖香港,这并非为了香港民众的自由、民主福祉,而是关乎权贵富豪们的直接经济利益。香港如今已成了左右红色王朝的权贵们掠夺民脂民膏、侵吞国有资产和洗钱的基地,众所周知的“香港中央结算公司”就是专为他们敛财的白手套。权贵们要持股、炒股又不愿暴露身份,在维尔京群岛注册又怕被黑吃黑,藏在瑞士的银行也已不是完全之计。于是利用香港的独特经济地位和优势,以中央名义成立这家可直接掌控的公司,各路鬼神不敢打劫,港府虽有法度哪敢过问,这样几大家族和各个权贵们的不义之财就犹如进了层层设防和加密的保险柜。这个“结算公司”是许多国内上市公司,特别是大型公司和跨国公司的大股东,其持股市值高达几万亿之巨,而持有人皆是无名之辈的“白手套”,从中竟找不到任何中共权贵和名门望族们的蛛丝马迹。据闻有个叫刘娟的出租车司机之女一人竟持4亿股,市值高达600亿。

目前香港已执大陆金融之牛耳,前四大银行业已被这个“结算公司”掏空,决定国内股市涨跌生死的主力资金皆出于此。因而有识之士认为,以上述现状来看,为权贵家族的利益,中共极权可能会投鼠忌器,因而香港事件的前景不是立即收回施行“一制”,而是继续“两制”,而且可能是更加宽松的“两制”。也许这就是香港民主运动能持续如此之久、规模如此之大、冲突如此惨烈,能如此“有恃无恐”,弛张自如,而中共竟不敢公然血腥镇压的底气所在,中共权贵们的“财神”成了被绑架的人质。

近日又有消息指出,由北戴河会议刚返回北京,一尊马上“急令一个由中南海御用团队和核心智囊组成的特别小组赶赴香港,向中联办和驻港部队及特区政府,秘密转达北戴河会议上‘中南海已达成共识暂时按兵不动’的最新指示”。于是18日香港170万人的大集会中,警方有所收敛,首次没有向示威人群开枪和施放催泪瓦斯。这条消息似乎也在印证着上述传闻的可能性。不过这终究是一家之言,姑妄听之罢了。

但更可能的却是,随着对民主运动打压的逐步升级,香港目前的局势不容乐观,中共当局大兵压境,五百多辆军车集结在离港十分钟处,虎视眈眈地张开了血盆大口。中共虽可随时坦克开道,大兵入境香港,瞬间血腥镇压、将香港的民主运动推入血泊中。可以完全撕毁“一国两制”和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可以冒天下大不韪而“摘绝抱蔓归”,立即将香港收回置于其极权独裁统治之下,成为大陆的一个普通城市。即便如此又如何,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他们岂能扑灭包括大陆在内的日益觉醒的民众争取自由、民主、人权的抗争烈焰,岂能摘尽所有自由、民主的普世之瓜。香港民众今日的英勇抗争,就是明日大陆民众的榜样,香港民众争取自由民主的火种,必将烧遍大陆城乡的每一个角落,彻底埋葬中共这个最后的极权独裁封建王朝。君记否,当年如日中天的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就是在民众持续不断的反抗示威中逐渐瓦解而最后轰然倒塌的。

2019年8月18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华夏文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