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要史无前例企业违约 降价成趋势天津新楼降价1/3 像打仗中企“每天都在赔钱”

中美贸易大战仍无和解迹象,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正全面浮现。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会议上表示,中国企业债出现大量违约,外资银行称达到“史无前例”水平。美国企业法律顾问说,现在大量中企“每天都在赔钱”。天津和广州等一线城市的楼盘正降价换量求生存,大陆智库认为这已成为趋势。负债354亿,中国又一房企巨头倒下,26年企业陷困境。中华民国财政部关务署统计,大陆企业为了维持出口,正将“中国制造”洗白为“台湾制造”。政府正在严查中。

真的吗?中国要发生“史无前例”的企业违约

中共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会议上表示,把握好处置风险力度避免企业出现大规模违约。中国企业债出现大量违约,外资银行称达到“史无前例”水平。

8月20日,中共中央级喉舌《新华网》说,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在由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举办的《资管行业未来市场格局与业务模式研究》报告发布会上表示,目前风险可分为资源错配的风险、期限错配的风险、刚性兑付的风险,以及由此产生的系统性风险的隐患。

肖钢认为,过去几年银行信贷资源的配置给国有企业比较多,而民营企业融资、中小企业融资大多是从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渠道来的。切断了这类资金来源以后,使得中小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凸显出来。

在去年以来到今年上半年,整个的信用环境趋紧,特别是2018年的下半年,社会融资总额骤然下降,直接对基建投资、经济增长造成了负面的影响,进而又对整个金融市场带来了冲击和波动。

肖钢建议从三方面防止风险爆发:

第一,要实现金融供给的平稳接替,确保各项业务和产品不发生骤然式、断崖式下降;第二,要确保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第三,避免地方政府、中小银行和企业出现大规模的、大面积的违约事件。

天风证券孙彬彬团队8月14日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信用债市场违约依然频发,民企信用风险持续暴露。2018年违约率有明显上升,而从2019年的情况来看,截止至7月末,违约率也已达到了较高水平。

违约主体绝大多数是民营企业,在全部违约主体中的占比高达91.41%。主体行业分布较分散,相对集中于综合、化工、建筑装饰及商业贸易行业。

8月16日,中共国家发改委回应为何限制房地产企业到海外融资,并表示其风险过高。目前房企海外发债已超万亿,其中绝大部分是美元债,人民币贬值汇兑损失加大,恐有资金链断裂风险。

据上海党媒澎湃新闻报道,一位房地产机构的分析师说,“借新债还旧债,一直以来都是房企惯用的融资方式,今年也不例外,但高杠杆房企融资成本本身就比较高,融资相对较难。”

Wind数据显示,2019年房企海外债到期规模为237.57亿美元。2020年和2021年,房企海外债到期规模将分别达297.86亿美元、316.38亿美元,房企偿债规模正在逐年走高。

撤出中国的美企:像在打仗,中企“每天都在赔钱”

路透社周三(8月21日)报道引用Capstone国际分部总裁拉里·索文的话说,虽然在2018年7月,美方开征首批对中国大陆500亿关税之后,他的企业主打商品都没有出现在清单上,但他的直觉是,美中关系正在恶化。

图说:一名工人在运输钢材

这位70岁的企业总裁说,他在2018年听说美国准备对中国商品征税时,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于是他准备把原定从中国制造的新产品,触摸屏“智能家具”的制造链移至泰国。

他表示,搬离中国的过程并不容易,整个过程简直像在筹备一场战争,这是他“30年来所做过的最艰难的业务”。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索文就从日本采购照明产品,后来他的业务转移到台湾,然后转至中国大陆。索文于2012年担任Capstone国际香港分部CEO,与从香港收集的中国制造商网络打交道。

“你有包装,组装,审核,人工,管理费用,零部件,物流,运输需要转移”,索文首先在曼谷找到了一家家具厂和合适的装配工,在2019年2月,他成功的订购了一批智能家具组件。

在这期间,美中双方首脑在阿根廷G20峰会上达成了停火协议,美中两国开始长达数月的谈判。但索文并没有因此终止搬出中国的计划。

“我不认为会演变成贸易战,但现状已经难以改变”,索文当时说服了自己,不过,他在说服中国合作企业的时候遇到了难度,在2019年早些时候,他在深圳,东莞和广州的供应商认为美中两国会在谈判后达成协议,不情愿将部件和原材料送到国外进行装配。

经过几个月的往来,一家中企终于同意在泰国供应索文的商业产品。索文的商品中将有35%的组件在泰国生产,因此该产品被认为是泰国产品,免征美国关税,这表示索文的迁移完成了。

路透社引用索文的贸易律师莎莉·彭的话说,她清楚中国正在发生什么,当工人被解雇时,中国工厂的楼层是如何倒空的。很少有业主拥有重新寻找新的出口市场的专业知识或资源,因此大多数人束手无策,抱希望于美中两国能达成贸易协议。她说,这些企业“每天都在赔钱”。

“他们(中企)相信最终企业会全部回来”,70岁的CEO索文说,但他本人显然不这样认为。

天津新楼盘降价1/3;房企以价换量求生存

天津市团泊一个楼盘在8月份直接将楼价下降了1/3,导致业主维权。不仅仅是天津,大陆一线城市广州某楼盘也将价格下降了20%。大陆自媒体智库智谷趋势认为,部分房企为了活下去,以价换量求现金。

智谷趋势的消息显示,广州番禺的祈福缤纷汇楼盘从2018年高峰期的4.8万(人民币,下同),一路降至4万出头,最近几天,又从4.2万直降到3.6万,一次性付款3.4万,降幅20%。

而天津团泊的富力新城其中一个楼盘雍景豪庭,在今年8月份,129平米的房源总价直接降到88万一套,合6800一平米,很多在万元高价买入的业主的资产瞬间缩水三分之一,引发业主维权要退房。

而在富力新城降价之后,团泊另一个楼盘直接降到了5000多元/平米。

智谷趋势对此表示,广州番禺的祈福缤纷汇、天津的富力新城大幅降价都不是偶然的,不出意外,今年下半年,还会有为数不少的楼盘跳楼大甩卖,以价换量,用降价来换取活下去。

智谷趋势对此解释道,今年下半年,中共对房地产信贷持续收紧,房企赖以生存的信托、信贷和债券融资渠道也越来越窄,高度依赖现金流的房地产企业正在极致承压。在这种情况下,房企的资金链一旦出现危机,陷入滞销的远郊大盘会最先被拿来降价,富力新城的大降价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这是城市和房企无序扩张造成的必然恶果。

智谷趋势认为,今年下半年,在严峻的信贷形势下,“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郊区大盘加入降价求生存的大军。”

负债354亿 中国又一巨头倒下 26年企业陷困境

作为安徽第一大房企、房地产百强企业的国购集团,前几日有消息传出,公司负债累累、多地项目停摆,一时引起网友热议。其实从去年开始,国购就接连被传出次负债违约的消息,而且国购在安徽的其它项目停工烂尾的现象,可以说是接二连三。

截至去年6月份,国购投资实现总营收33.29亿,同比减少26.04%;净利润仅1.72亿,同比减少41.75%;资产总计471.12亿元,同比增长9.94%。但在公司负债方面,国购投资负债合计达到354.79亿。

据国购集团官网介绍,公司成立于1993年。

台湾查获多起中国商品“洗产地”案件

受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巨额关税影响,中华民国财政部关务署统计,今年5月到8月初,官员们查获了15起疑似中国商品转运台湾后“洗产地”出口美国的案件。相比于4月统计的五起案件,近三个月来陡增10起。

去年8月到今年8月初,台湾海关累计查获了15起产地标示不实或报单产地申报不实的案件,涉案商品包括电脑、手表、自行车等。

这些涉嫌把“中国制造”洗产地成为“台湾制造”的案件,已被移交给经济部等相关主管机关作进一步调查。

今年5月,美国把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关税提升到25%,并对华为发布了“出口禁令”。迹象表明,美中贸易战升温后,涉嫌“洗产地”的案件数量明显增加。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