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赫:时局乱弹——想起崇祯给魏忠贤平反

中共政局之乱,已非“荒腔走板”所能形容。先是主动升级贸易战(8月23日突然宣布对75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报复性关税,随即招致川普宣布对总计5,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提高关税);其后,(25日)又两次打电话给“美方高级贸易人员”,说“让我们回到谈判桌上”;然后,再否认致电求谈判(26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说:“对于美方提到的周末通话,我没有听说过。”)

这场闹剧,固然可以看作是中共高层分裂之表征;但是,习近平不早已是“核心”了吗?习的“新时代思想”不已写进了党章和宪法了吗?难道习还没能“定于一尊”吗?如果从这个角度看,这场闹剧又可解读为习近平似乎丧失了决断能力。

从中共十九大以来的政局走势来看,其实,习一直被架在火上烤,“负全责”而无“一利”。习通过大规模“打虎”集权、立威,殊不知中共已腐败、腐烂透顶,习因此与各大佬派系,利益集团结仇。习为“保党”而与江、曾派系妥协,但江、曾派系并不因此就甘心被“团结”,而是伺机反扑。

就中美贸易战而言,习近平原本有心与川普达成协议(如派刘鹤做谈判“牵头人”、两次G20川习会等等);但是,韩正和王沪宁作为江派在中共最高层安排的人物,利用习的“保党”心理和中共的体制力量,给习挖了个大坑,使习两面不是人:贸易战对外变成了对川普的个人攻击,想方设法促其竞选连任失败;对内,变成了即得利益集团的一次财产洗劫,让百姓来“共克时艰”。

这在局外人是一清二楚的事,习却不愿意看明白。这不由地令人想起了历史上的一桩故事。

崇祯即位之初,英姿勃发,一举拿下“八千女鬼乱朝纲”(刘伯温《烧饼歌》言)的魏忠贤,使时政气象一新。然而,命移世易,加之崇祯治国的内在缺陷,公元1644年明朝终究灭亡。在亡国身死的前5天,崇祯听到太监曹化淳说的那句“忠贤若在,时事必不至此”的话之后,又想起哥哥天启帝临终前专门交代他,“魏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后悔不迭,立刻下旨给魏忠贤重新收敛骸骨,修坟立碑。

崇祯一生勤政,是位使人同情的亡国之君,但是垂死之际给魏忠贤平反,却徒留笑柄。后世之人实当鉴之、戒之。

习近平上台之初,外界评论他有三种前例可供选择:戈尔巴乔夫,蒋经国,崇祯。而从目前情势看,习的处境实在不乐观。

其实,上天待习并不薄,反而可以说是非常丰厚:外有“真朋友”——川普等施以援手,内可平反法轮功、六四以得民心。这远非崇祯可比。但习近平的问题在于,是“取”还是“不取”?

古人云: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如果“取”,就须顺潮流而非昧大势,走正路而非图侥幸,有决断而非背黑锅。

如果“取”,那就先在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民主运动上“取”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