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旅澳学人谈针对香港的“离岸爱国主义”

二十岁之前的我,所有的课外读物就是《参考消息》、《环球时报》。他们自己可以通过第一手资源,他们没有墙,可以了解各个方面,香港真的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宁愿去看四五手的中文媒体,他们朋友圈分享的也都是四五手的中文媒体的,分享了之后等于说香港那些年轻人是“暴徒”、是“废青”,所以看到那些我几乎就屏蔽了,因为我觉得他们没有自己的判断力。正是因为国内这种游行可能代价比较大吧,所以他们反而不敢,他们就是利用了西方国家对这一类宽松的言论自由的环境。

在澳大利亚的亲北京人士8月17日在悉尼举行支持香港政府游行。(2019年8月17日)

香港“反送中”游行集会抗议活动持续了将近三个月,当地的紧张局势在一些西方国家的华人社区和海外留学生中间也引起了很大反响,世界各地一些高校出现了香港学生和中国大陆学生对峙的场面。部分中国留学生用比较粗俗的方式来表现爱国,开豪车炫富,甚至用不堪入耳的脏话来辱骂对方,引起舆论哗然。

海外中国留学生有机会接触多元环境和各类信息,却以中国官媒作为主要信息来源,这是为什么?美国之音最近采访了来自中国大陆的留澳学者冯崇义教授和学生安娜,请他们就部分中国留学生的爱国表现方式及其原因发表评论。

安娜(中国留澳学生):如果你从小到大受到的都是那种束缚固有思维的教育,很有可能你就即使出去了、换了一个环境,你想问题的方式还是跟以前一样。你甚至自己都拒绝主动了解外界的声音,自己主动把外界声音给屏蔽了。几乎我所有的中国同学到了澳洲留学以后,几乎还是通过微信来看新闻,他们很少看英文的。一是英文不够好,二是自己融入不了主流社会,有些人觉得出国以后其实还是国内好,澳洲还是太乡下了,不想融入。他们主动不去融入,所以这还是他们的个人选择。

我觉得原因还是因为他们前二十几年的教育,就决定了他们现在的思维方式,我觉得他们有资格或者说有资本出国的很多学生都是家庭条件挺好的。他们小时候属于享受体制红利的那一拨,我觉得现在有很多海外留学,尤其是家境特别好的,他们自己都是一些既得利益者。他们自己家庭怎么发家的方式不好评价,他们没有任何资格批判那些靠自己家庭出去的,因为据我所知,因为我认识的香港同学很少有靠体制,正好在那个风口浪尖上靠政策发财的。

我的同学他们眼里还是国内一切都好,他们比较像二十岁之前的我。因为二十岁之前的我,所有的课外读物就是《参考消息》、《环球时报》。他们自己可以通过第一手资源,他们没有墙,可以了解各个方面,香港真的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宁愿去看四五手的中文媒体,他们朋友圈分享的也都是四五手的中文媒体的,分享了之后等于说香港那些年轻人是“暴徒”、是“废青”,所以看到那些我几乎就屏蔽了,因为我觉得他们没有自己的判断力。正是因为国内这种游行可能代价比较大吧,所以他们反而不敢,他们就是利用了西方国家对这一类宽松的言论自由的环境。

就不止我在澳洲接触到,我之前在英国接触的很多年轻人也是这么暴力。我在英国的同学就有这种状况,如果遇到一个台湾来的年轻人他们会问,你是哪里来的,如果只说我台湾来的,甚至没有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没有说我是中国台湾来的,他们就会很生气,想要跟他们打架。我觉得是这一代年轻人的教养问题吧,一是在家里没有道理惯了,在国内横行霸道惯了,总觉得在国外也一样。

冯崇义(悉尼科技大学副教授):最近的澳大利亚的学生支持政府抗议一样,他对华人、对中国政府的形象损害非常大的,对整个中国政府的形象,对整个中国人的形象都是很大的破坏,所以我这边的朋友都非常愤怒……就是中国无处不展现出来的非常野蛮的一群人,非常野蛮的一个国家,所以我感觉这些学生一个是很可怜、可悲,另一个是很可恶,很可恨。他的可怜可悲,包括他暴粗口,包括他做这些爱国表演,他本身是一个牺牲品。

从幼儿园开始的几十年的社会化过程,爱国主义灌输的教育,让他们丧失了判别是非善恶的能力。因为在海外,他本来有机会去了解客观的信息来做一些相对合理的判断。但是他们出来之后,他本身没有去抓住这样的机会,来接受新的信息,来提高他的逻辑思维能力,还跟着党国的宣传媒体,还生活在那个微信圈、朋友圈里头,根本没有走出去。人身体已经在海外了,但是精神世界还是生活在党国意识形态里头,这个思想没有走出来。

像他们前几代人留学生出来都是学习西方或者外面的世界,把比较先进的事情引进中国,那么现在这些人带着这个党文化出来,想污染本地的文化,后续用这个很肮脏的令人无地自容的语言去辱骂香港学生,在大庭广众之中展现出来的跟政府一样的非常野蛮的一面,所以这是我说的既可悲、又可怜、又可恶、可恨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