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共“一大”代表李达的悲惨结局 毛对批斗默许

1966年初,中共掀起了文化领域上的大批判运动,中共中央中南局某些领导遂让武汉大学整理出李达的一份材料,说李达是“反动学术权威”,并上报中央。因为李达是中共的创始人之一,中央有关同志就此事询问了,毛未置可否。4月,在杭州会议上,有人又向毛谈及李达的问题,毛仍旧没有表态。接着在上海会议期间,此人再次询问毛是否可以对李达进行批判,毛终于说了一句:“既然群众有要求,在校内批判一下也是可以的。”

1958年4月,毛泽东在武汉与李达见面,右一为王任重。

在中共党史上,李达是个不可忽视的人物。他不仅是中共的创始人之一,而且是中共的“理论巨匠”。然而,这样一个人物却最终落得个悲惨的人生结局。

1890年10月2日,李达生于湖南零陵,早年在长沙、北京等地读书,后去日本留学。1919年后,发表文章积极传播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次年与陈独秀等人在上海共同发起成立共产党的早期组织。1921年在中共“一大”上,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同年创办人民出版社。1923年,因与陈独秀产生矛盾,遂自动脱党,在湖南法政专门学校任学监兼教授,直至1926年。

1927年1月,李达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政治教官、代理政治总教官,兼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编审委员会主席,9月任中山大学文学院教授。1928年在上海创办昆仑书店,出版各种哲学社会科学书籍。此后他先后在上海法政学院及暨南大学、北平大学、广西大学、湖南大学等任教,期间除了撰写文章外(如《社会学大纲》),还帮助中共做统战工作。

1949年5月,李达来到北京,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同年12月,重新加入中共,先后任北京政法大学副校长、湖南大学校长、武汉大学校长等职。

1961年,业已70多岁的李达来到庐山休养,与毛泽东在此相会。毛希望他重新修改《社会学大纲》后再出版。李达备受鼓舞,遂中断休养,着手修改,同时在武汉大学筹建毛泽东思想研究室,这是中国大专院校里最早建立的毛泽东思想研究室。

就在李达与助手们聚精会神地全面研究撰写《唯物辩证法大纲》之际,康生等人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唱起了“顶峰论”。他们认为“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的顶峰”,而李达对此表示反对,认为“事物总是不断发展的,不可能一次就完成。”

李达这种“不讲政治”的“固执己见”,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1966年初,中共掀起了文化领域上的大批判运动,中共中央中南局某些领导遂让武汉大学整理出李达的一份材料,说李达是“反动学术权威”,并上报中央。因为李达是中共的创始人之一,中央有关同志就此事询问了,毛未置可否。4月,在杭州会议上,有人又向毛谈及李达的问题,毛仍旧没有表态。接着在上海会议期间,此人再次询问毛是否可以对李达进行批判,毛终于说了一句:“既然群众有要求,在校内批判一下也是可以的。”

此时,北京掀起了对邓拓、吴晗、廖沫沙“三家村”的大批判,文革拉开了序幕。6月,武汉大学开始了对校长李达等人的批判。李达先是被“勒令”停止写书,交待自己所有的“罪行”。接着他的助手们也被强制性地“集中”起来,强令写出揭发检举李达材料;他家的保姆被不明不白地弄走了,电话被剪断,北京的来信也被搜走。

6月13日,武汉大学“组织”7,000余名师生员工集会,批斗李达,“声讨”珞珈山“三家村黑帮”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罪行”;湖北省、武汉市几十万人拥入武大校园“声援”武大师生的“革命”行动;《湖北日报》、《武汉晚报》等报刊,长篇累牍发表“批判揭露”文章。此时“批判”和“声讨”,虽然用的是“某资产阶级‘权威’”,但实质指的就是李达。李达根本没有半点辩解的自由,只有老老实实“认罪”,写“认罪”材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

6月30日,对于李达的批判开始升级,李达的名字,在报纸上公开点了出来。《武汉晚报》发表了《李达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言行》和《揭发武大的“三家村”黑帮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罪行》,指出“武大校长李达、前党委第一书记朱劭天、副校长何定华组成的‘三家村黑帮’,就是这样一小撮妄图推翻共产党,恢复旧中国的反动的资产阶级代理人。”

进入7月后,批斗的方式开始残酷起来。李达成为各种批斗大会的“主角”,批斗、声讨、示众、审讯、辱骂,使其遭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他一天天地憔悴下去,然而他仍然抱着这样的希望:“黑暗总会过去,等运动结束了,我一定到北京去,向党中央、向润之(毛)告状。”可见,他仍不相信批斗他乃是毛默许的。

7月中旬,为了加大对李达“罪行”的批判力度,武汉大学举办了“李达罪行展览”。批斗、游街、罚跪,可谓变本加厉,直到李达卧床不起。不久,中共湖北省委作出《关于开除混入党内的地主分子李达党籍的决定》,开除了李达的党籍。

7月16日,毛抵达武汉视察。看守李达的一个学生悄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李达当晚写了一封不到20个字的短信:“主席,我有难,请救我一命。李达顿首。七月十九日。”然而,就在李达将信交给学校“文革”工作队的前两天,毛已离开武汉。

在等待毛回复期间,李达的病情更加严重:胃病频繁发生,出血不止,糖尿病恶化,手颤抖得吓人,进食困难,每天仅靠少量的稀粥维持生命,身体骨瘦如柴。家人要求入院治疗,但被拒绝。

8月中旬,当毛的批示到达武汉时,李达业已奄奄一息。李达被送医治疗,然而,为时已晚。李达于8月24日死去。8月25日,在李达尸体即将火化时,学校宣读了中共湖北省委关于“开除李达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戴上地主分子帽子,进行监督改造的决定”,并宣布“李达已死”。

为中共不遗余力进行理论上宣传的李达就这样悲惨地离开了人世,然而,他至死都没有明白这一切究竟是谁造成的。哀哉!

2011-04-04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