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袁斌:反送中民意浩浩汤汤 中共陷“汪洋大海”

香港中文大学周保松教授在《我们的自由要一起争》一文中说得好:“这是一场没有大台、没有领袖、没有政党主导,有过百万香港人以不同方式参与的超大型社会运动,而且同时面对来自中国政府、香港政府、香港警察、黑社会等各式各样的严厉打压。这真的是史无前例,无车可鉴。我们必须明白,这样一场运动,能够一直走到今天,说是奇迹也不为过。”

6月16日,200万港人参加反送中游行,人数空前。(宋碧龙/大纪元)

在中外民众的反抗史上,这可以说是极其罕见的一幕——抗议者没有游行,没有示威,也没有呼喊口号,更没有过激行为,只是在唱诗歌。

8月31日中午12点,大批信奉基督教的香港民众聚集在湾仔的修顿球场,坐满球场看台。他们坐着有时合唱“哈利路亚”的诗歌,有时高喊“香港人加油”。将近下午一点时,警察突然进入修顿球场,高举写着“警察警告,你现正违反法例,你可能被检控”的黄旗,现场民众激愤,之后警方离去。

在集会现场的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告诉美国之音:“今天这里的活动是基督徒和天主教徒在唱诗歌。在香港,宗教的活动是不用警察批准的。所以现在你看看,这里有很多的天主教徒还有基督徒,他们就用宗教的方式,唱诗歌。因为我们就在这里走出去,走出去,我们不是游行,我们知道,游行是犯法的,今天。我们不是游行。我们唱诗歌,唱诗歌不是犯法的。我们唱诗歌,到林郑月娥的礼宾府那里,唱诗歌。周围唱诗歌,那是不犯法的。他们走了,我也跟他们一起走。跟他们唱完诗歌,我们再去喝茶,到中联办。加油,香港人加油。”

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831大游行发出被当局否定之后,民阵发表“8.31给香港人的家书”,呼吁香港市民开展“留一口气,点一盏灯”的活动,在8月31日晚上8点31分,在自己居家或社区,一起点燃烛光,或打开手机,呼喊自己想说的口号。与此同时,失望的抗议民众在网上纷纷表示,将以“到铜锣湾逛街”、“到维园赏花”等方式上街,表达民众的心声跟诉求。在8月30日的香港风云特别节目当中,谭得志说,既然831当天游行是非法的,他已经在位于西环的中联办附近的明星酒家订了几桌,广邀大家一起去“饮茶”。

8月31日当天,除了大批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齐聚在修顿球场唱诗歌外,也有大批民众聚集到位于湾仔的香港警察总部、立法会、政府总部大楼等地。街头也有民众分发传单,号召9月1日在机场巴士进行“91机场交通压力测试”。

面对中共和港府的暴力高压,数月来香港的抗议民众不但没有屈服,反而越战越勇,把抗议的烽火燃烧到了香港的每一个角落,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全民性、多样性、深入性。从人员组成来看,参加这场运动的人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不仅有年轻人,也有成年人、中学生和银发老人。就抗议形式而言,这场运动更是多种多样,不断创新,除了游行、示威、罢工、罢课、罢市,还包括建连侬墙,手拉手建“香港之路”人链,“到铜锣湾逛街”、“到维园赏花”等各种形式。按中共自己的说法,毫不夸张的说,反送中已经发展成了一场名副其实的“人民战争”,中共已经掉进了这场“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香港中文大学周保松教授在《我们的自由要一起争》一文中说得好:“这是一场没有大台、没有领袖、没有政党主导,有过百万香港人以不同方式参与的超大型社会运动,而且同时面对来自中国政府、香港政府、香港警察、黑社会等各式各样的严厉打压。这真的是史无前例,无车可鉴。我们必须明白,这样一场运动,能够一直走到今天,说是奇迹也不为过。如果没有无数香港人在不同岗位默默努力,彼此扶持,这场运动不可能坚持到现在,而且是有理性、有原则、有尊严地坚持着。这场运动中的五大诉求,这些不仅是前线示威者的诉求,也是法律界、学术界、商界、医疗界、艺术界、新闻界、社工界、前政府高层、政府公务员,以至许多社会知名人士的共同诉求。香港这场浩浩荡荡的抗争运动,说到底,就是香港人不甘于认命,为了捍卫自己的自由和权利,争取自己应得的民主和自治,大家一起站出来的公民抗争。”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汪洋大海的巨浪是无坚不摧的,等待中共的很可能是一场滑铁卢之战,甚至是一场灭顶之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