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范畴:香港是颗金融原子弹 两个按钮握在两家手里

——香港─中南海的囚徒困境

在十二周内、十一月廿四日香港议会选举前,答案就会出来,且只会有两种极端状况,不会有中间馀地。换句话说,香港问题上,中南海在短短八十天中就把自己推进了某种「囚徒困境」;进,相当于找死,退,相当于等死。进还是退,只剩最多九十天,而且任何一天,答案都可能浮出。

面对「反送中」示威暴力不断升级,多名港区人大代表向特首林郑月娥直言港府应强硬止暴制乱,包括动用「紧急法」。图为香港818流水式集会。(路透社

香港已沸腾八十馀天,它不是一次突发的「快炒」,而是煲了十年的老汤,锅内材料是年轻世代的愤怒+中年世代的恐惧+中共家族派系对香港的杀鸡取卵式贪婪。

「反送中」其实该正名为「反送共」,因为香港人愤怒害怕的,并不是「中国」这个地理区域,而是「中共」这个体制。「中联办」实质是「共联办」—中共各单位在港的联合权力中心。

引爆「反送共」的遣返条例,究竟是林郑月娥被授意推的,还是共联办发动的,或是北京习派、上海江派所锺意的,追究来源已没意义。从结果看,在发生汇丰银行事件、国泰航空事件、百威啤酒终止挂牌上市、阿里巴巴因为外资抽手而中止上市等后,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已注定丧失其世界信任,时间迟早罢了。

此刻中共竟还指望「紧急条例」(实质戒严)挽回香港社会秩序。即便在戒严或镇压威慑下,香港人不敢再上街,那不过是把香港变成失去法治灵魂的「殭尸良民城」,在港一百五十万国际人口逃离一半,在港资产吊挂于摇摇欲坠的港币,昔日繁荣已不可能再回来。

大家问最终将以何种形式收场?个人判断,在十二周内、十一月廿四日香港议会选举前,答案就会出来,且只会有两种极端状况,不会有中间馀地。换句话说,香港问题上,中南海在短短八十天中就把自己推进了某种「囚徒困境」;进,相当于找死,退,相当于等死。进还是退,只剩最多九十天,而且任何一天,答案都可能浮出。

先谈「进」,就是对香港市民来硬的。中共统治下的当前经济,压力山大,命脉繫于人民币的国际信用,而香港是人民币境外交易中心,占近八成。简单说,中共政权稳定死穴在经济,经济死穴在金融,金融死穴在香港。勒死香港法治环境和金融动能,就是勒死自己。只要香港戒严,这个中共的「叶克膜中的叶克膜」就会停摆,若中共武警入港镇压就更不用说。中共宣传误使人民相信,上海和深圳可以取代香港「金融叶克膜」角色,事实上香港角色是任何其他城市无法替代的,因为那是基于法治和自由下才有的。对香港来硬的,就等于中国提前进入法西斯状态,这是找死。

再谈「退」,就是中南海接受美国开出的全面贸易及经济规范条件,以换取美国出面背书「中英联合声明」原始内涵,以恢复世界及港民对香港法治信心。港府前几天还试图用一些怀柔金钱政策来挽回,这是对港民智商的羞辱。港民心理阀值已过,不会再信港府、共联办甚至北京的单方保证;恐怕只有来自美国压力及背书,才能起作用。但美国不会给白吃午餐,只有在中共接受经济规范条件下,美国才会有意愿和身分出面缓和香港局势。一旦接受美国的一五○馀页贸易协定及执行条款,中共一党专政地位就会开始鬆动,这等于是等死。

香港是颗金融原子弹,有两个按钮,分别握在中南海和白宫手中。事态有点像一九六二年苏联和美国之间的古巴飞弹危机,世人原以为这种「囚徒困境」会发生在南海或台海,没想到先发生在香港。未来九十天,将成为形塑世界经济格局、政治格局的三个月。(作者为跨界思考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联合新闻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