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共大张旗鼓地搞阅兵 它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专访辛灏年(12): 究竟谁是抗日战争的领导者和生力军?

2019年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大坎儿”,民间流传的“逢九必乱”之说对中共的命运不是虚言,从美中贸易战,到香港“反送中”,到台湾“反红媒”,以及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反共声音,共同形成的全球去共化大潮到了势不可挡的历史阶段。

三十年反思所形成的思潮足以在历史合法性上彻底否定共产党政权。-辛灏年(图片:公有领域)

2019年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大坎儿”,民间流传的“逢九必乱”之说对中共的命运不是虚言,从美中贸易战,到香港“反送中”,到台湾“反红媒”,以及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反共声音,共同形成的全球去共化大潮到了势不可挡的历史阶段。

这股历史大潮的其中一位推动者就是辛灏年教授,尤其在中共建政70周年、中共统治摇摇欲坠的这个年头里,各地邀请辛灏年教授演讲的安排接连不断。本台节目制作人方伟也特别专访了辛灏年教授。

辛灏年教授现在已是71岁高龄,定居美国。他的原名是高尔品,安徽巢县人,在中国大陆时是著名作家,后专注研究历史,来到海外后著有揭示中国现代史真相的历史巨著《谁是新中国》。因对中国现代史深刻独到的研究和见解,辛灏年教授被誉为“中国现代史忠诚守护者和代言人”。

在访谈中,辛教授从他的个人成长和成名,到他对历史的学术研究和反思,再到他对台湾和两岸未来的分析,等等等等,充满理性和激情的侃侃而谈更像是一场精彩的演讲,而他早早就洞见中共之命运真相的真知灼见更是令人拍案叫绝。

我们把这次对辛教授的专访用第一人称整理成文,陆续发表已到最后两集,感谢您的热诚关注。

(接上文:专访辛灏年(11):从对文艺美学核心理论的思考说开去)

三十年反思所形成的思潮足以在历史合法性上彻底否定共产党政权

中共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2015年的时候,大张旗鼓地搞阅兵,那么在中国对抗战反思、对中国现代史反思已经持续三十年的时候,它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中国大陆从1985年反思抗战开始的对于中华民国历史、中国现代史的反思,已经形成了在中国大陆广泛怀念民国的思潮,各行各业、各个层次、老少、男女都是。我们不能说每个人都在反思,但是绝大多数人都在反思中知道了一点什么,比如抗战,比如“双十”,比如孙中山……等等。当这个反思已经深入到民间社会,深入到基层,进入了草根所形成的思潮,对今天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已经带来了巨大的威胁性。因为这种反思的结果:肯定中华民国是新中国,肯定中华民国走向共和,肯定中华民国战胜了日本帝国的侵略,抗战是国民党领导打的,这样一些东西,足以在历史的合法性上彻底否定共产党政权。

所以《环球日报》才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写社论说怀念民国是“病态”。这从反面证明了怀念民国思潮对共产党的压力。

民间民国热、纪念“双十”对中共造成巨大压力

特别是近年来的民国热,已经把怀念民国思潮越来越推向各个方面。

最近国内来了一个做家俱生意的朋友,是武汉的,他就说:我最近做了一个小旅馆,能够有200个床位,完全按照三十年代民国的方式做的。大学生毕业,要穿着民国的服装照毕业照;每年“双十”到的时候,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在家里或者餐馆里,搞一面小小的中华民国国旗纪念“双十”,不纪念“十一”……这种状况对共产党的压力非常大,所以它必须把这个历史合法性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所以它要大闹特闹,甚至于用阅兵的方式,既参加苏联的阅兵(不该你去的嘛!那个地方只能打中华民国国旗才合法嘛!它要去,结果遭到全世界的嘲弄),它又要在北京搞阅兵式,耀武扬威,这是表面的。真正的是它想通过这样一种大力度的宣传,强势的宣传,有力地把共产党也是领导抗战的、也是打了日本鬼子的,在人间、在中国大陆社会重新把它灌输下去,特别是灌输给青年一代,以维护它的历史合法性。虽然它从来没有合法性!

中共海外统战混淆视听

共产党不仅这样做,而且在海外也发动了,我身边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旧金山已经请我讲演了,我下面按照我的程序走,因为请我讲的地方很多,我不能每个地方都去。加拿大的几个地方我都已经谢绝了,我告诉以后再说。还有今年欧洲请的我不去,澳大利亚请我去我也不去。年纪大了嘛,我只在美国讲演。所以我6月20号在湾区讲了一场,现在旧金山侨界朋友们还邀请我在旧金山再讲一场,在新的文教中心再讲一场。然后我7月18号在芝加哥讲,纽约正在筹备,哪一天还没有定下来。原定的8月15号在华盛顿讲,现在华盛顿有了变化。为什么呢?

请我的朋友、请我的华盛顿的侨界组织是极其真诚的,可是在请我讲演已经确定下来,而且他们甚至很客气地为我买了商务舱以后,整个讲演的安排发生了一个微妙的变化,整个讲演变成了一场戏,这个戏是什么呢?就是为某个团队来演戏,而这个团队的主诉是什么?它的主诉就是所谓:相忍为国,不要再讲哪个党抗战,哪个党不抗战,抗战都是中国人打的,希望国民党、共产党能够今天重新国共合作,共同来使中国走向未来和光明。而且他们要把这个思想在美国的华盛顿,在中华民国驻美国代表处处长的指挥下,进行一次重点宣传。我的讲演就成了一个障碍。所以他们在安排上,精心策划了一套程序。我把这套程序交给了我们「光复民国大陆工作委员会」在旧金山的11个朋友,我说:你们看,我该不该去。大家一致决定:不去,拒绝了。

为什么?因为那些人也都是我的朋友,其主要者是我很好的朋友,在国内确实也做过一些有利于反思抗战的事业,做得很好。可是,出了国以后,他居然发了这么个东西出来,还要求大家签名,然后,他的团队的那些人,我就搞不清了。他们二年前就要把这个思想开始在纽约讲了,这次要把它作为抗战70周年纪念的重头戏在华盛顿给它全部扩散开来,就是刚才讲的:“谁打的不重要,只要是中国人打的就行了”。

警惕“保共改良思潮”和中共险恶招术

我现在就要讲,1993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书,叫《国民党——1937》。在这本书的封面是一个淡淡的国民党的党旗,鲜血从党旗上银白色的国徽上淌起来;翻开封面,扉页上写着一句话:“五十年前,那一场保卫了我们伟大中华民族血脉的战争,究竟是谁打的?谁领导打的?我们有权利知道!”这句话,回答了所谓“谁打的不重要,只要是中国人打的就行了”的论调。

第二,不要忘记,中国人在漫长的六十多年里面,绝大多数中国人从小学、中学、大学所受的教育都是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不抗战,国民党不抗战,望风披靡,投降逃跑;抗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游击队,“平原游击队”领导“小兵张嘎”打赢的。三十年的历史反思纠正了这个情况,让全体中国人,如果这句话夸大了,让大多数中国人,关心国事、关心历史的中国人,都已经知道抗战不是共产党领导和共产党打的,是国民党、真正的国民政府领导打的,已经成了社会共识的时候,他们这个时候来讲这个话的目的是什么?!

三十年来,我们的历史学家、业余的历史研究者,我们的作家、记者、各行各业的朋友,拎着自己的脑袋,为反思这场抗战,反思中华民国历史,做出了无数的奉献和牺牲,我本人就是其中一个,我在国内生活得那么好,正厅级待遇,跑到海外来,现在吃饭靠太太,就是为了这个!今天居然要不说是谁打的了,这是在抑善扬恶吗?!试问,是在为谁服务呢?因为共产党到今天为止还强调它是抗战的中流砥柱。所以这就叫做历史反思中的保共改良思潮!在历史反思已经获得相当成就,并且对中国现存的统治产生压力的时候,共产党又设计了这一招,用这一招来统战海外,抹平它不抗战的历史的耻辱,把抗战的国民党和国民政府的功劳一并抹杀了,从而去掌握和夺取它的不应该有的历史合法性。

坚守「真实」是我的底线

那个华盛顿的朋友是到了海外才变成这样的。对华盛顿的讲演,他们的背景我都知道:他们有台湾蓝二代名门贵族世家的后人在运动,也有红二代的后人在操作。

当我了解了全部情况以后,我决定不去华盛顿讲演了,我们的「光复会」正式告诉了他们不去了。他们打电话给我,我讲了我不去的原因。我说:如果你们按照这样的安排,谁都能看明白,就是要突出这些人的思想,也就是不论抗战是谁打的,只讲中国人打的,相忍为国——相忍为了中共国!那么如果你们这样做了,只能说,共产党能接受,甚至很满意;国民党也很高兴,没有鲜明的反共色彩,有利于国共合作。而我是要讲真实的!要请我去了,我今天讲一个大题目,是《国共抗日战略对比》,我是一定要从战略上看,国民党执政的国民政府是通过大小战略的设定,如何赢得了抵抗日本侵略的必然性,我要证明这个必然性,我要从共产党在抗战中的总战略和它的部分战略,来看看共产党是怎样在抗战当中决策让日蒋火拼,而由自己夺地扩张的。所以如果我要去讲演的话,结果会是什么?结果就是这个由中华民国支持、领导的这一场抗战讲演会,就会得罪共产党,就会让现在国共两党的合作产生阴影。所以你们才会这样安排,所以我才会拒绝。

(待续,敬请关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节目制作人方伟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