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科技创新有耻辱 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如果有人要控制、扼杀和剥夺亿万人少年时代的情感,那他的公司技术再突破也并不会青史留名,而只会被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旷视科技开发的教室人脸监测系统。(网络图片)

今天在微博看到了这张图,画面里的女生正身处教室,她的旁边是她睡觉、举手、趴桌子和阅读次数的人工智能识别。

查了一下,做出这个监测系统的是旷视科技,微博搜索的关联词是“AI第一股”,由三位清华学生创立。而在通稿里,旷视科技的研发成果是这么被形容的:

“无死角巡航拍摄教室并自动变焦拍摄人脸;再配合旷视科技课堂智能考勤主机盒子MegBox-B2D的智能化分析能力,以人脸识别验证的方式对上课的学生身份进行核实,实现无感知无配合的智能考勤。”

“旷视科技将自主研发的人脸识别、行为识别、表情识别等技术,集成在考勤及行为分析摄像机MegEye-C3V-920和行为分析服务器中,通过对课堂视频数据进行实时的结构化分析,反馈学生行为、表情、专注度、前排上座率等多维度课堂数据”

旷视的三位创始人是清华姚期智班三位毕业生,而搜索创始团队其他的5号员工、6号员工之类,也都是天才少年、奥赛金牌的关键词

我本人关于校园的美好记忆,来自于上课时的纸条、干脆面、偷瞄喜欢的女生,我不懂天才少年眼中的精英教育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估值800亿的旷视有多了不起,也不知道今天危机公关声明的保护学生隐私权和他们的通稿哪个说的是真的

只是觉得,如果有人要控制、扼杀和剥夺亿万人少年时代的情感,那他的公司技术再突破也并不会青史留名,而只会被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最讽刺的你知道是什么吗,中国专利年会上,旷视的代表这么说过:

“他同时呼吁参会的广大同仁重视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对隐私权、伦理价值观等带来的挑战”。

延伸阅读:

@碎片历史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瑞典学院演讲时讲了一个故事。

“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我还是要给你们讲故事。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里组织我们去观一个苦难展览,我们在老师的引领下放声大哭。为了能让老师看到我的表现,我舍不得擦去脸上的泪水。我看到有几位同学悄悄地将唾沫抹到脸上冒充泪水。我还看到在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学之间,有一位同学,脸上没有一滴泪,嘴巴里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用手掩面。他睁着大眼看着我们,眼睛里流露出惊讶或者是困惑的神情。事后,我向老师报告了这位同学的行为。为此,学校给了这位同学一个警告处分。多年之后,当我因自己的告密向老师忏悔时,老师说,那天来找他说这件事的,有十几个同学。这位同学十几年前就已去世,每当想起他,我就深感歉疚。这件事让我悟到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这其实能引申出许多东西来,但最近来看,最应该提到的应该是,当众人都“爱国”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爱国”,尤其是有些人让你必须“爱国”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罐头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