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友群:香港黑警来自哪里 为何如此穷凶极恶?

《852》邮报总编辑游清源引述前警队高层朋友的话说,中共渗透香港警队主要靠两种方法:一是派很多警察北上受训,学习大陆公安武警的镇压手段;二是找一些大陆的公安、武警、预备役军人,拿单程证到香港,变成香港人,直接成为香港警察。

有市民举起“林郑不出卖警队黑警打得更狠”的横额。(余钢/大纪元)

香港警察曾经有很好的口碑,从1960年代起,曾被国际刑警组织及国际社会评定为“亚洲最佳”,享誉世界。

香港警察入职时都要宣誓:“本人(姓名),谨以至诚作出宣言(或谨向全能的主发誓),不徇私、不对他人怀恶意、不敌视他人”。

但是,在今年的反送中运动中,香港警察变成了善良的香港人几乎不认识的警察,一些警察直接被市民称为“黑警”。

香港警队暴力不断升级

8月31日晚,被称为香港反送中以来“最黑暗、最恐怖的一天”。港警共发射241发催泪弹、92发橡胶弹。在港铁太子站内,警察在车厢内无差别殴打车上市民,拘捕40人。多名目击者回忆:到处是哭喊声、地上全是血,“留在站内都是死路一条”。当时的惨况被港人形容为“尸杀列车”!

自从6月12日晚开始暴力镇压示威者以来,港警用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胡椒喷雾、电警棍、盾牌、水炮车等,一齐向示威者袭来。一个少女的右眼被布袋弹击中爆裂失明;有警员在不足一米距离向示威者疯狂扫射;更有示威者被制服后仍被打得头破血流;在抓捕女性示威者时的各种性暴力,引发3万人参加的反警察性暴力大游行;一名62岁的长者在医院被两名恶警疯狂虐待的视频曝光后,引发强烈谴责;警方还经常以盾牌、警棍胡椒喷雾等无理驱赶记者……。

至今为止,已有至少10人死亡,1117被警方抓捕,伤病者不计其数。

香港警察与黑社会勾结

7月21日晚,在香港新界元朗区,数百名穿着白衫、手系红绳的人,在鸡地和港铁元朗站持械无差别袭击路人和乘客,导致至少45人受伤。元朗恐怖袭击,上了全球众多最有影响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当晚,港警对制造元朗恐袭的暴徒零拘捕!至8月23日,一个多月之后,仅2名男子被控“暴动罪”!

元朗凤翔区议员麦业成收到消息说,晚上可能发生袭击事件,7月21日早上联络警方,警方回复,他们“已就事件有部署”。元朗区议员黄伟贤21日晚7点至10点5次报警,警方没有处理。

区议员黄伟贤被白衫人追打时向附近警员求助,警员竟驱车离去。一队防暴警察与一队持械白衫人擦身而过,防暴警察视而不见。香港电台事发后取得当晚多个闭路电视片段,显示当晚6点至10点30分,警察巡逻车至少3次巡经有大批白衣人聚集的元朗凤攸北街,警员没有下车截查。

7月30日,一群署名“热爱香港的警务人员”发出“致全体香港市民书”,指名道姓揭发香港警务处高层有人操控“警黑合作”内幕。

公开信要求:就元朗事件,特区政府应免去香港警务处处长、副处长、助理处长、高级警司及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的职务,或将其停职交香港廉政公署调查。

港警“最严厉谴责”政务司长

7月26日,香港特区政府第二号人物、政务司长张建宗在记者会上说:“7月21日,大家都知道,在晚上,有暴徒在元朗西铁站和街头肆意袭击手无寸铁的市民,行为令人发指、令人愤慨,大家亦感到很痛心和难过。我们承认警方当晚的处理与市民期望有落差,我亦明白市民对于元朗这次袭击事件感都非常‘嬲’(生气)、愤慨,要发声去谴责无法无天的暴力行为,并以行动表达反对的声音。”“我绝对愿意就(警方的)处理手法向市民道歉”。

当天深夜,警察员佐级协会主席发表声明称,张建宗的发言令所有警务人员“极度愤怒”,对张建宗的做法,“给予最严厉谴责”,“请张司长下达一道命令,指示警队明天如何应付,指示警队以后怎样执法。如果张司长能带领香港走出这困局,我代员佐级协会的二万五千名会员向你‘致谢’;相反,如果张司长做不到,是否要向警队公开道歉?作为政务司司长管理香港致如斯境地,我们是否要代表张司长公开道歉,敬请明示!为了香港福祉,敬请在位人士认真考虑是否有能力带领公务员,若能力不足,退位让贤对公务员及香港市民均是好事。”

7月30日,香港四大警察协会——香港警司协会、警务督察协会、警察员佐级协会,海外督察协会的代表,在警务处长卢伟聪带领下,到政府总部与张建宗会面,张建宗不得不表态支持警队。

警协“坚决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7月24日,针对各界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港警滥权问题,香港4大警察协会联名致信特首林郑月娥,坚决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林郑月娥闭门谈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时,说:“警务处同事对呢样野好抗拒。”

因为香港没有中共设立的“长城防火墙”,香港黑警狂暴殴打示威者的血腥场面,第一时间传遍全世界。网民都在看着香港黑警肆无忌惮滥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可能是所有有良知的香港人共同的心愿。但是,4大警察协会的主席却异口同声地说:“殊不公平”!

香港警察誓词中有“不徇私”一语。观察者对比香港黑警的行为后写道:“观乎近日行径,‘一哥’(指警务处长卢伟聪)纵容下属滥权滥暴,四大职工会互相包庇,同时建制护航及按现行机制的‘自己查自己’。种种迹象显示,警队内部私相授授,包庇成风,实在令人难以相信有‘不徇私’的精神与行为。更不说有部分警员为发泄私怨,对市民滥权滥暴,情况令人发指。”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4大警察协会坚决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关键在于:一些黑警做的黑心事实在太多了!

香港警队控制在谁手上?

从1997年香港回归之日起,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及其“军师”曾庆红,一直通过他们在政法系统的亲信向香港警队“渗沙子”。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在先当公安部长,后当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一直把控制香港警队作为重中之重。2004年,公安部驻香港中联办警务联络组升格为警联部。2008年,警联部开始每年搞香港纪律部队国情培训班和国策研集班,对港警进行洗脑教育。2016年,原公安部国内保卫局(简称国保)局长李江舟,出任公安部驻香港中联办警务联络部部长。

香港警队高层都曾到中国大陆接受过中共培训。中共秘密党员梁振英担任特首时的香港警务处长曾伟雄,先后在清华大学和国家行政学院受过训。2012年“雨伞运动”期间,他镇压香港市民最卖力,从此,享有盛名的香港警队开始质变。现任警务处长卢伟聪,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受过训,副处长邓炳强在上海浦东干部学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国家行政学院受过训。

《852》邮报总编辑游清源引述前警队高层朋友的话说,中共渗透香港警队主要靠两种方法:一是派很多警察北上受训,学习大陆公安武警的镇压手段;二是找一些大陆的公安、武警、预备役军人,拿单程证到香港,变成香港人,直接成为香港警察。

到目前为此,从江泽民、曾庆红,到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到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到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到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到香港警务处长卢伟聪,这是串在一条钱上的人,都属江派。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力挺港警的是正是他们。

7月29日,港澳办就香港问题举行第一次记者会,发言人杨光4次力挺港警,并对港警致以“崇高的敬意”。有记者提到7.21元朗“警黑合作”问题时,杨光非常肯定地说,“这些传言都是毫无根据的诬蔑”。8月6日的记者会上,杨光再次对港警表示“由衷的敬意”。9月3日的记者会上,杨光称香港出现“恐怖主义苗头”,具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少数暴徒”的目的是要瘫痪特区政府,夺取特区的管治权。形势如此严峻,自然更得依靠港警“止暴制乱”了!

2019年为什么香港黑警这么黑?就因为他们最高的主子是江泽民、曾庆红是中共黑恶势力中最黑的流氓头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