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蒋介石一生经历多次暗杀 庐山刺蒋的头号杀手投共 入狱20年

蒋介石一生遭受过7次以上的刺杀,都侥幸逃生。其中最危险的被一个伪装成军官的刺客在仅仅5米处射击,好在贴身侍卫蒋富寿(蒋的亲戚)飞身上前挡了那枪,救了蒋的性命。其实,有一个暗杀事件也非常危险,却又被各方讳莫如深,这就是庐山刺蒋案。

蒋介石和戴笠

年轻时候的蒋介石,他年轻时候性格强硬固执。当时他已经是粤军司令了,30多岁。蒋介石一生是不怕死的,他经常说,做军人就不要怕死,怕死就回家抱孩子去。

蒋介石一生遭受过7次以上的刺杀,都侥幸逃生。其中最危险的被一个伪装成军官的刺客在仅仅5米处射击,好在贴身侍卫蒋富寿(蒋的亲戚)飞身上前挡了那枪,救了蒋的性命。其实,有一个暗杀事件也非常危险,却又被各方讳莫如深,这就是庐山刺蒋案。

被暗杀多次

蒋介石在庐山遇刺之前,已经被刺杀过多次,其中有几次非常危险。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逝世,国民党内斗激烈。

在1925年夏7、8月间,敌对派连续进行了对蒋介石的两次暗杀行动。

1925年7月的一天,著名的东坡楼事件发生,这也是蒋介石第一次被暗杀。

蒋介石乘小汽车从广州城外的北校场,到城内的黄埔军校办事处,这也是他经常走的一条路线。没想到,这次出发的时候,蒋介石的座车突然发生故障。司机赶忙下车修理,因为是发动机出现故障,连续修了10多分钟,也没有修好。

蒋介石当时刚刚38岁,他急着办事,没有耐心多等,就决定暂时乘坐卫士们的车子先走。

他让卫士们等车子修好以后,再乘坐他的坐车来追他。蒋介石随后上了卫士们的车子出发了。而卫士们在15分钟后,也坐着修好的车子追了上去。

蒋介石的这辆坐车远比卫士的坐车豪华,几个卫士还互相笑着说:今天,我们也坐一坐长官的豪车了。

在卫士们车子出发的时候,蒋介石乘坐的车子已经到达了黄埔军校办事处。

让所有人都意料不到事情发生了,当卫士们乘坐的车子开到东坡楼的时候,突然冲出几个刺客,用手枪和机枪对着车子猛烈射击。

这顿射击极为猛烈,卫士们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蒋介石的座车当场被打的千疮百孔,车上5名卫士4人死亡,只有警卫排长黄友文手臂受伤,侥幸没死。

显然,刺客们准备行刺的是蒋介石,瞄准的也是蒋介石的坐车,只是没有想到蒋今天临时换车,所以4个卫士不幸成为替死鬼。以车中人非死即伤来看,如果蒋介石没有换车,他恐怕是性命难保的。

事后蒋介石部下抓住了其中一个刺客,经过审讯,知道是粤军反对派下的手。

东坡楼事件刚刚结束,没想到,短短几天后城门口事件又发生了。

当时蒋介石住在广州东城门外的东山别墅里,蒋每天进城办公必经东城门。由于东坡楼事件发生后,蒋介石的卫兵们都高度紧张。一天中午,蒋介石乘车从城内回东山别墅。蒋坐在车后排座位上,卫士队长宓熙全副武装坐在司机的旁边。

另有一辆满载卫士的汽车紧随其后。当蒋的汽车进城门洞时,卫士长宓熙突然发现有两个形迹可疑的人正在盯着前面向开来的汽车,而且他们穿着的长衫的腰间有些奇怪,胀鼓鼓的,似乎带着武器。

他立即将这情况向蒋介石报告,蒋介石下令马上抓住这两个人。宓熙命令卫士们立即去抓捕他们,同时他命令停车,还摇下汽车车窗玻璃,将手枪伸出去随时准备射击。

在发现蒋介石坐车停住以后,这两人突然向车子的方向狂奔。其中一个人从腰间抽出手枪,朝着汽车就要射击。

宓熙见状立即开枪,他身为侍卫长,枪法自然是很好的,当场将这个人打倒。

后面那个人见势不妙,转身就跑,被冲上来的卫士生擒。

卫士们将刺客送到军法处审问,据他们供称是以前广州商团陈廉伯的人,派来行刺蒋介石,以报去年广州商团被蒋介石打垮之仇。这是蒋介石第二次被暗杀。

1925年10月,蒋介石迎来了人生中最惊险的一次刺杀。当时蒋介石正在众多卫士的簇拥下,到财政大楼参加一个军事会议。

当他走进大楼前厅的时候,突然身旁出现了一个佩戴着通行标记的青年军官。

这个军官手上拿着一份报纸,径直向蒋走来。当时蒋正准备上楼,并没有注意这个年轻人。蒋的卫兵倒是看到了这个人,不过他既然带着通行标记,应该不可能是刺客。卫士想,只需要把他挡一挡,不让他走入他们的队伍就行了。

就在蒋的卫兵要拦截他的时候,这个军官突然从报纸中抽出一把隐藏的左轮手枪,对着蒋介石胸部心脏位置就打。

他抽枪到瞄准,到开枪仅仅只有1.5秒钟的时间。

当时刺客和蒋介石相距仅仅5米距离,蒋又完全没有准备,根本没有做出躲闪的动作。看起来蒋介石难逃此劫,要被一枪击毙了。就在这个关头,蒋介石身边的贴身卫士,也是蒋的族侄富寿拼死一跃挡在蒋的身前。砰的一枪,蒋富寿左肩中弹,鲜血顿时喷溅出来,当场倒地不起,而蒋介石毫发无伤。

随后这个刺客手中的枪被侍卫长王世和一脚踢飞,七八个的卫兵一拥而上,将他生擒。

后来这个年轻军官供述,他是粤军派来行刺的,之所以混进这里,也是粤军高层提供的通行标记。这是蒋介石第三次被暗杀。

这次暗杀如果不是蒋富寿拼死用身体去挡,差点就要成功。蒋介石对蒋富寿这些老家人非常感激,随后将贴身卫士几乎全部换成浙江人,相当一部分还是宁波甚至奉化溪口镇人。

后来蒋介石在陕西临潼华清池被张杨军队包围,也是靠了族侄蒋孝镇冒死背着他冲上骊山,才暂时没有被捉住。而蒋孝镇的脚全部被骊山的荆棘刺烂,留下严重的疾病。

1930年6月26日,针对蒋介石的第四次暗杀在南昌发生。

坐镇南昌指挥第三次"围剿"红军的蒋介石,在陈诚、罗卓英和卫立煌的陪同下,按计划前往南昌讲武堂检阅部队。

当时蒋介石已经知道广东王陈济棠可能会派出杀手对付他,所以车队中特地用了4辆一模一样的汽车。

果然当车队缓慢行驶到一个拐弯处时,站在路旁执勤的一个军警突然被一个壮汉一脚踢倒,滚入马路上。

车队第一辆汽车见状赶忙刹车,整个车队也停住。就在此时,人群中3个刺客用手枪朝着其中一辆汽车猛烈射击,打光了弹夹的子弹以后,才转身逃走。

他们正是陈济棠派来的杀手古孝天、胡俊德和马必武。

而被他们射击的汽车也被打穿几十处,开车的司机中弹受伤。只是,蒋介石并不在这辆汽车里面,所以并没有受伤,只是受了一些惊吓而已。

显然,这几个刺客的准备工作和刺杀地点,时机都选择的很好,只是因为得到的情报有问题,选错了目标车辆。

下面要说的庐山刺蒋,就是第五次暗杀。

庐山刺蒋也是杀手之王王亚樵的杰作。当时一伙人出二十万银元的高价作为预付款(杀死后再给100万元),买通了王亚樵,让他去杀死蒋介石。

当时王亚樵刚刚下令让华克之去上海北火车站,刺杀蒋介石的内弟宋子文。但因为宋子文和秘书唐腴胪当时穿同样的衣服,带同样的帽子。在唐腴胪先下火车时,华克之和其他几名刺客乱枪将其击毙,却没有杀到宋子文。

由于宋子文遇刺,蒋介石身边的卫队长族侄蒋孝先立即提高了警卫的级别,增派大量卫兵。

庐山刺蒋案

此时的蒋介石正在他最心爱的庐山别墅居住。

蒋介石同毛泽东一样,对庐山有着特别的喜爱。1926年12月,时任北伐军总司令的蒋介石一路势如破竹,攻克了南昌,然后他第一次登上了庐山。

面对庐山秀美的景色,蒋介石感慨的说:异日终老林泉,此其地矣?

之后,蒋介石在庐山广置别墅,包括属于国家的美庐别墅,脂红路210号别墅,蒋介石自己购置的河东路191号别墅,其他还有蒋介石在海会寺、观音桥等地的行馆,不下六七处之多。但蒋介石最喜爱的,还是在庐山南麓太乙村的桂庄别墅。

此处山景秀美,又远离旅游人群,是个最适合休养和隐居的好地方。据说是由民国初年的18位甘愿退隐的将军所建,太乙村在当时又被称为隐士村。

民国时期的庐山有句顺口溜,说“得意之人上牯岭,失意之人藏太乙”,也就是这个意思。

1931年6月,正在酝酿和准备围剿红军和消灭党内反对派的蒋介石又一次来到了庐山。

王亚樵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因为如果蒋介石躲在南京总统府里面不出来,那还真拿他没有办法。总不能杀进戒备森严的总统府去吧,那恐怕要调动一个精锐步兵团才可以。

蒋介石现在既然到达了庐山,带出来的卫兵和贴身侍从不会很多,庐山别墅又不是很大,还是有机会杀他的。

但王亚樵手下的骨干华克之,郑抱真两人仔细研究,却认为想刺杀蒋介石难度很大。

因为蒋介石在庐山是住在专门的太乙村桂庄别墅里。带来的人虽然不多,却也在周围几公里内严密布防,内层是几十名贴身卫兵,外围又有一个连的宪兵,对付几个刺客是绰绰有余了。

在这种警戒圈下,外人根本不给入内,当真一个苍蝇都飞不进去。

有丰富经验的杀手头子华克之建议推后一段时间再干,因为现在实在太难了。

王亚樵却说:出钱的老板们很急,这件事绝对不能等,必须马上干,而且越快越好。

几个人无奈,勉强商量出来一个办法。

他们为了避开蒋介石防御严密的庐山别墅,将刺杀的地点选在出太乙村别墅的一条路上。去过庐山太乙村的人估计会知道,这是太乙村竹林中的一条甬道,林深幽暗,巨石林立,就算是今天走在这里也感到十分荒僻。

在当年,这条山路更是山高林密,可以藏身的地方多,非常便于隐蔽。

如果要想彻底警戒住这里,至少要调用2个营的部队。

而蒋介石只要出别墅,必然要经过长长的山道。

山道距离很长,地形又险要不可能布防严密,这才是适合刺杀的好地方!

地点选好了,问题又来了,武器要怎么携带。当时庐山这一线已经布满了特务,人员上下全部要检查,不要说长枪短枪,就是连水果刀,砍柴的斧子都不允许带上去。

王亚樵他们思索再三,终于想出一个办法。

特务对来往的老百姓检查虽然严格,但一般对妇女的检查相对比较松懈,可以利用妇女把武器带上去。

于是王亚樵让他的夫人王亚瑛和她的表弟媳刘小莲执行运送武器任务。

王亚樵让她们俩装扮成阔太太模样,带着两个佣人化妆成游客上山。

武器又要怎么带呢?放在行李里是不行的,就算放在两个女人的身上也有危险,万一有女特务来搜身呢。

王亚樵他们想了又想,最终决定让他们带上4只金华火腿。火腿里面早已经被掏空,将4只左轮手枪拆成零件放置在里面,至于子弹则用油纸包好也塞了进去,火腿外面再用肉沫封起来,这样就天衣无缝了。

当时大户人家经常去庐山消夏,一住好几个月,带些吃的东西也没什么稀奇。

两位女士让佣人扛着火腿到了庐山下,又雇了两个滑杆才登山上去。

一路上连续遇到几个特务设的关卡,见他们是妇女,就没怎么在意。

特务们随便检查了一下行李,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也就放他们过去了。

这样4把手枪和子弹顺顺利利地送到了庐山新旅社。

刺杀蒋介石是头等重要的事情,为此王亚樵派出手下最得力大将华克之带队,包括金陵大学毕业的学生陈成和旧军人刘刚共3人组成行动小组。

这三人都是中国最优秀的刺客,枪法和心理素质都不比后来的孙凤鸣要差。

他们三个人化装成学生游客先后上了庐山,都住进了太乙村外的庐山新旅社。由于他们随身没有任何武器,自然也没有被怀疑。

在庐山新旅社中,这3个人并没有立即接过武器,而是花费几天时间踩点,摸清蒋介石的行动规律。

经过详细的侦察以后,他们发现蒋介石每天很喜欢散步,只是因为风声紧了,他大多在太乙村别墅附近散步,只是偶尔会走到山道上来。

本来华克之他们还要再观察几天,王亚樵却派人送信,说出钱老板已经非常危险,让华克之他们立即行动,如果再迟几天就算杀了蒋介石也没用了。

华克之他们没有办法,只好从2个女人手中接过4个火腿,将3把手枪零件和子弹取出来,把手枪组装好。

刺杀对于手枪的精度和可靠性要求很高,这3把左轮手枪是特地从德国定做的,精度非常好,足以满足需要。

同时为了避免出现射击卡壳情况,他们没有使用自动手枪,而是使用左轮手枪。因为左轮手枪不会卡壳,就算有一发子弹击发不了,再抠一下扳机就行了。

此次他们带上山的子弹并不多,一共18发,正好供每个人装满弹仓。

为什么不带很多子弹呢?这是因为杀手刺杀一般顶多开3,4枪,之后不是要逃跑,就是被击毙了,多带子弹根本没用。

可以看到,华克之他们的准备还是很完美的,却没有想到他们随后却犯了一个错误。

他们在一个隐蔽的山沟里面割开火腿组装枪械,装完了以后就把火腿随手扔在山沟里面。

在华克之他们看来,这种荒山野林,根本没人会发现这些火腿。就算发现了,他们又怎么知道这些火腿是干什么的呢?

华克之他们3人随后分成3组,分别潜伏在蒋介石必经的山路上。

让人预料不到的是,之后3天内蒋介石连大门都没有出。华克之3人蹲在山路边的草丛里面苦等,每人只有几个干烧饼和1小壶水充饥。

到了晚上,路上的蚊虫肆虐,他们却蹲着动也不敢动。

这样整整等了3天夜,3个人几乎没有睡觉,实在受不了啦。

此时庐山别墅的蒋介石也相当着急,他得知宋子文遇刺的消息以后,大概知道是谁干的,正要急于下山收拾政敌。

但军统戴笠也好,中统陈果夫也好,侍从长蒋孝先也好,都劝他暂时不要离开别墅。

因为他们内线已经得到情况,王亚樵派出杀手准备行刺,此时离开太危险了。

这样在庐山别墅憋了一周以后,蒋介石再也受不了啦,他力排众议,要立即下山。

戴笠和蒋孝先劝告无用,也就是在华克之他们埋伏的第四天,一行人准备下山。

戴并不在庐山上,警卫工作主要是蒋孝先负责,他知道这个伯父从来都是说什么就做什么,根本没法劝告。他只能尽量做好自己的工作,加大了卫兵巡逻的力度。

就在蒋介石出发之前,一队巡逻人员无意中走到一个小山沟,发现里面扔着几个火腿。一个特务觉得很奇怪,谁会把火腿扛到这种荒山野岭扔掉呢?

他们几个把火腿扛回庐山别墅,交给蒋孝先看。

当时蒋介石已经坐上轿子,正准备出发了。

不过在蒋孝先的劝告下,蒋介石终于决定多搞几顶轿子一起走。他则随机坐在其中一顶轿子里面,以迷惑刺客,多少做一点准备。

蒋孝先问这是什么?特务说是火腿,扔在别墅附近的。

蒋孝先没好气的说:都什么时候了,扔几个火腿这种事也来找我。

他转身就走,准备跟上已经出发的蒋介石一行人。

此时,其中一个特工赶忙说:这些火腿分量很轻,里面似乎是空的。

蒋孝先大吃一惊,他立即转身仔细检查火腿,发现里面果然是空的。

可就算是内部为空的火腿,也说明不了什么。蒋仔细观察,发现好像有些油迹。他用手指沾上去,放到鼻尖一闻,是非常熟悉的枪油的味道。

他这一惊可不得了,他慌忙扔下火腿,拔腿向蒋介石一行人追过去。

几个卫兵惊讶的看见蒋孝先一路狂奔一路大叫:有刺客,快通知伯父回来!

此时埋藏在山路上的华克之他们3人终于看到了蒋介石的队伍,前后一共三顶轿子,不知道蒋在哪一顶。

当时位置最前的是陈成,华克之在他身后30米,刘刚又在华克之身后30米。他们分散开,是怕集中在一起容易被人发现。他们的计划是蒋介石一行到华克之面前的时候,三个人一起开枪,如果是一顶轿子,就全部射击这一顶,如果是多顶轿子,就没人负责射击一定。这样就算蒋介石有多顶轿子一起上路,也是没用的。

见蒋介石越来越近,他们3个人屏住呼吸,打开了手枪的保险。

就在蒋介石的轿子进入陈成前方30米的时候,这队人突然停了下来,人群里面出现了一些混乱。

此时蒋孝先已经追上了队伍,让他们马上回头。

于是轿夫们和30多个卫兵立即转头,向庐山别墅奔去。

这样一来除了陈成还有可能击中蒋介石以外,另外两个人的手枪已经在射程之外,无法开枪了。

眼见刺杀行动就这样失败了,最前方的大学生陈成一时冲动,决定拼死搏一搏。他突然冲出隐蔽处,朝着最前方的轿子就是三枪。

可以说陈成的枪法还是很准确的,手枪一般射击距离在50米内,其实大多数在25米内使用。陈成却在30多米距离发射的三枪中,除了最后一枪击中傍边的一个卫兵,其他2枪都准确击中轿子。

如果里面有人的话,一发子弹击中胸部,一发击中肩部,可这顶轿子里面并没有人,蒋介石在最后一顶轿子上。

就在陈成开第三枪的同时,蒋介石的30多名卫兵几乎同时向他开火。驳壳枪,手枪,冲锋枪的几十发子弹将陈成打的双脚离地像飞起来一样,当场毙命。

华克之,刘刚还算机灵,他们立即扔下手枪,借助陈成被击毙的一阵混乱侥幸逃走了。

几天后,华克之、刘刚安全抵达上海,向王亚樵汇报了庐山刺蒋的行动经过。王亚樵只能感叹如此周密的计划仅毁于小小的疏忽,他一面安排给陈成家属优厚的抚恤金,一面再作新的刺蒋计划。

蒋介石这边对此次刺杀极为愤怒,勒令戴笠找到凶手,戴笠很快查出是王亚樵干的!

蒋介石由此命令戴笠暗中缉拿王亚樵,并下了死命令:勿须活人,打死就行。

奇怪的是,蒋介石随后要求部下严格保密,对于被击毙的陈成,蒋介石也下令:将刺客赶快埋了,不许声张。

这次刺杀的迷雾并不在于刺杀本身,而是到底谁出钱请刺客的?

有人说是孙科,因为孙科当时正在广东搞广州国民政府,正在和蒋介石对抗。显然孙科不是蒋介石的对手,所以派人去试图刺杀。

不过很多人认为请王亚樵要至少数十万银元巨款,当时孙科政府陷入财政困境,拿不出这笔钱来。

更况且孙科名声甚好,他恐怕不敢随便去联系王亚樵这样的杀手之王去干这种事,一旦穿帮名声就全完了。

显然,至少当时蒋介石认为刺客就是孙科派来的。因为孙科毕竟是孙中山的儿子,所以这件事情传出去影响太不好,所以长时间封锁了这个消息。

现在看来,并不是孙科干的。

有人说是广西李宗仁白崇禧干的,因为李白两人和王亚樵的关系很好,当时如果蒋介石死了,对李白自然是有利的。

不过又有人认为,李白就算要行刺蒋介石,也不用去行刺宋子文,因为宋子文只是掌握国家的财政权,不掌握军权。广西桂系的经济是独立的,杀了宋子文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也没必要去杀他!

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当时的广东王陈济棠,这个容纳广州国民政府的军阀,才是真正的幕后组织者。他有钱有能力,更有关系,可以出巨款,也可以跟王亚樵这种人联系。

他先去杀宋子文,是因为宋子文把持国家财政,导致广东国民政府的经济困难。之后杀蒋介石,是因为蒋介石软禁了他的供养的政治领袖胡汉民。陈济棠知道明着斗不过蒋介石,只好去暗杀了。

一般认为随后派孙凤鸣刺杀蒋介石,最终刺中汪精卫,也是陈济棠在幕后指使。

花絮:此次任务负责人华克之有个外号叫做百变刺客,用的化名至少有几十个,最出名的就是刺杀汪精卫时用的化名华克之。其实他本名叫做华皖,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范水镇人。他曾经是一个三民主义信徒,1920年,华加入了中国国民党,成为一名年轻的国民党员。1927年北伐军占领南京后,华克之出任国民党南京市党部的青年部长,后来因为涉嫌亲共,被逮捕入狱。释放以后,他开始在江湖上打拼,很快投入王亚樵门下。华克之是个天生做刺客的好材料,他胆大心细,枪法出色,更善于伪装自己。华克之化装过商贩、记者、哲学教授、龙井茶种植园主、国民党高级将领和华侨巨商等各式人物,出入于香港、广州、上海、南京等大城市。他是王亚樵最器重的干将,几乎每一次王的刺杀行动都有他的身影,为此国民政府悬赏10万大洋要他的脑袋。在王亚樵1936年被军统特务乱枪打死以后,华克之失去了靠山,又背着通缉令,最终去延安投靠了中共。由于他是一个著名的刺客,很快成为中共大特务潘汉年的部下,参与抗战中一系列秘密活动,立了很多功劳。其中包括不费一枪一弹一共搞到540箱TNT炸药和194挺机关枪,全部送给新四军。中共建政后,华克之任内政部副部长,1955年受潘汉年案牵连,入狱20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获平反。1998年1月7日在北京去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