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1994年北京建国门枪击事件 起因于计划生育

田在农村的妻子曾与其生下一女,像大多数农村子弟一样,他一直盼望妻子能为其生个儿子。受处分之前他妻子即已怀孕,由于农村严格的计生政策,他一直对部队隐瞒自己老婆怀第二胎的事。受处分后团里检查田的家信,得知其妻怀孕后即通知地方计生办,派人带其妻去乡里做强制人流。结果由于怀孕已近七个月,出了医疗事故,孩子(后证实为男婴)没了,连大人也因失血过多而生命垂危(没死)。

田明建

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加拿大各大电视台突然播出紧急新闻:中国首都北京建国门外使馆区附近发生枪战,伊朗外交官和他九岁的儿子当场死亡。人们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一辆黄色面的挡风玻璃已经粉碎;一辆两节相连的公共汽车布满弹洞;受了伤的伊朗外交官的孩子在车里大哭大叫;武警和警察在持着枪奔跑;人们抬着伤者急匆匆地撤离。与此同时,砰砰叭叭的枪声不断地爆响着。

中国政府在事件发生后,立即关闭了电视卫星传播,禁止各国记者进行现场采访。加拿大记者是因为枪战就发生在他们的外交公寓下面,而且他们估计到了中国政府可能采取措施,在中国政府尚未醒过来的瞬间,抢在禁令之前转播了现场实况。这才使人们看到了几个珍贵的镜头。

国内的新闻媒介全部奉命对此保持沉默。只是当天的北京晚报被授权刊登了新华社的一条一百余字的新闻。以至于该报价格暴涨,据说最高的被炒到了原价的五十倍。

实际上,此战中可以确定的共有21人遇难(不连田明建),其中4名军人(包括团政委)和17名无辜路人,至于武警和警察的伤亡不详,受伤总人数也不详,一说伤亡总数75人之多。

凶犯系驻守在通县的北京卫戍区三师十二团的一连中尉连长,刚满三十岁,来自河南农村的田明建。该人聪明机智,勤恳好学,曾被保送石家庄陆军学校深造,军事技术颇有造诣,特别是枪法,是学员中的尖子,全团干部进行比武,还得过全团第二,他的照片还在光荣榜上张贴着。对田的枪法,他所在部队中上上下下还是认可的。因为射击是部队考核一项重要的内容,对于一个团来说,优秀射手众多。能够在团里拿到第二名的好成绩,也堪称王牌射手了。

在团司令部任参谋时,为人精明的田深受上司赏识,上下左右的关系也十分圆滑,善于结交朋友,同上上下下拉关系。许多官兵在涉及切身利益的关头,常常托他代为疏通,既然一言兴邦,自然也就少不了一字千金。一次,某战士重礼贡进,但求事无成,一气之下将他受贿的隐秘曝光。当时的部队作风还是比较严谨的,田明建因为受贿被下放连队任职。

副连长这个职务,按部队惯例是负责行政管理的。此前不久,一士兵请假探亲,田未批准。该战士平素与田关系不好,知道他借职权之便作梗刁难,与之争吵不休。

田盛怒之下,对其拳脚相加,将其打倒。不打人不骂人是部队的纪律,殴打战士更是绝对禁止的。这就成为了轰动军营的事件。

田明建被勒令停职反省,要求他做出深刻的检讨。但田是个牛脾气,他一直想不通,拒不承认错误,并与营团两级主管言语对抗。上级见他屡教不改,决定予以处分,而且公开警告说:再不悔过,将令其还乡务农。

结果因打人一事,田明建被团里给了一个“团处分”,而该团团长则在事发前8天被提为警卫三师副师长。田明建本人想得二等功,好办老婆随军(副营随军),但希望破灭。

此时又发生的另一件事促成了田的铤而走险。田在农村的妻子曾与其生下一女,像大多数农村子弟一样,他一直盼望妻子能为其生个儿子。受处分之前他妻子即已怀孕,由于农村严格的计生政策,他一直对部队隐瞒自己老婆怀第二胎的事。受处分后团里检查田的家信,得知其妻怀孕后即通知地方计生办,派人带其妻去乡里做强制人流。结果由于怀孕已近七个月,出了医疗事故,孩子(后证实为男婴)没了,连大人也因失血过多而生命垂危(没死)。

田明建见似锦前程化作泡影,儿子也没了,顿感心灰意冷,人生绝望。但他性格强硬,不甘于默默地沉沦,决心采取极端方式报复社会,唤起社会的注意。他计划先杀死部队里面的仇人,然后冲到中国的政治中心天安门广场,开枪杀人闹事寻死,彻底把事情闹大。

部队的惯例是:被停职反省而非隔离反省者,在正式处分下达前,只是不工作、不出操,而无须办理交接。这给田明建向社会寻求报复提供了可能。

九月十九日晚,他请枪库保管员吃饭,并从他手中借了钥匙。他从连队的武器库中取出一支部队刚刚装备不久的八一式步枪和满满六匣子弹。

事后可以看出,田明建这个家伙对武器非常熟悉。他选择性能出色的八一式自动步枪是正确的,这也是当时中国最出色的单兵武器。后来上千军警的各种武器,都不能有效压制这把八一式自动步枪。而且该自动步枪精度极高,在随后的枪战中,田依靠这区区六匣子弹的短点射,居然和军警们枪战数小时之久,前后造成75人伤亡。如果他选择的是一把射程近的冲锋枪,或者手枪,恐怕早就被击毙了。

出发之前,他把枪藏在检阅台旁边的椅子下面,又和平时相熟的老乡战友打了招呼,说第二天出操他叫卧倒就趴下(事后这几人因发现征兆却未举报受了处分)。

九月二十日晨,连队出操之际,田像所有因身体不适、度假、调离等而无需参加训练的军人一样,站在旁边观望,谁也没觉得什么异常。

谁知,当团政委来到操场上作例行视察时,田明建突然喊卧倒然后出枪射击。八一式自动步枪威力巨大,团政委等四人当场死亡,十多人受伤。军营一时大乱,田明建趁机窜上公路,劫持了一辆过路的吉普车,直奔天安门广场而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混乱期,军营中才稳定下来,部队领导立即命令追击田明建。但当时部队的枪械和官兵是分开的,等到找到枪械保管员打开枪库,才发现部分枪械还用黄油封着。军人们将枪擦拭处理完毕,冲出军营时,田明建已经杀到建国门,并且同当地的警察和武警开始枪战了。

田明建威逼司机将车子开到天安门,但司机也知道事关重大,准备找机会逃走。

车过建国门立交桥附近,机敏的司机趁田明建不备,迅速将车撞到路旁的树上,立即跳车便逃。如果是普通的罪犯,这个司机也就逃掉了。岂料遇上田明建这样的枪手,只一枪就把他撂在那儿再也起不来了(死亡)。

田因为不会驾驶汽车,只得再劫持别的汽车。他转身朝迎面驶来的黄色面的冲去,司机见凶犯朝自己来了,急忙开车门想逃,但未容他离车,无情的弹雨就盖了过来,这个司机当场毙命。

随即,杀红眼的田明建将枪口转向了路上的行人、车辆和建筑物,一时间血肉飞溅。当时周边没有什么警察,就算有警察,他们的小手枪也对付不了手持自动步枪的凶犯。而使馆区的持枪武警也都是哨兵,步枪里面只有1发子弹,也无力阻挡。

由于交火地点就是使馆区(加拿大使馆楼下),所以如本文开头所述,一些珍贵的镜头被拍下!

随后大批武警持枪赶到(总数超过1000人),将附近区域全部封锁,企图用强大的火力将凶犯消灭。

没想到田的军事素质令人惊叹,他以街心交通护栏为掩体,时而卧倒时而半蹲,准确短点射,几名当先追击的武警先后中弹,或死或伤,其余几百名武警竟一时无法向前。

在此次交战中彻底证明了我国野战军人的战斗素养和心理素质都远高于武警和警察。警察真正到了实战中,一个个都怕死的要命,真正冲上去的都是军人和武警。实战中,警察一个个都躲在后面,没有敢冲上去的。

建国门围捕田明建枪战中,双方都趴在路边草坪里,侦察兵、区公安局防暴队和市公安局刑侦、特警挤在一起各喊各的人明语联络,当即招来田的短点射。

一些警察从没有受过枪战训练,此战吃了大亏。东城分局警察曹付昆哪里会想到田明建枪法的精准,还像抓捕流氓一样伸头察看田明建。就在伸头的一瞬间,田明建证明了他神射手的称号,一个点射后曹付昆戴的钢盔被7.62mm步枪子弹击穿,脑颅受重创,当即死亡。

境外媒体称,此战中军警共殉职7人之多,伤者不详。

队员郑勇当年25岁,从警前为射击运动员,曾参加多种现场处置,可称“老枪”了。谈到“9.20”枪战,他心有余悸地说:“当时现场很混乱,各部都用嘴喊,田犯原是部队军事尖子,他的八一式半自动步枪打的都是短连发精度射。咱们有的警察大大咧咧地站、蹲在灌木、车门后隐蔽;有的扣住扳机不撒手,带的子弹一下就打光了。

除了和军警交火以外,田还胡乱扫射其他目标,想在死前把事情闹大。

恰在此时,一辆满载乘客的44路公共汽车驶来。如果司机冷静机智,以最大油门全速直冲,本可有惊无险。但普通司机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被横飞的枪弹吓懵了的司机,竟然慌慌张张的把车停在了路中间。子弹成串地飞到车里,乘客纷纷倒在血泊之中。还有不少早晨上班的人,是莫名其妙的被从自行车上扫下来的。

正在这硝烟弥漫、枪声震耳之际,伊朗大使馆政务秘书尤素福•穆汗默德•皮什科纳里架车送孩子上学,正由此路过。一串子弹飞来,尤素福当场身亡,四个孩子中一死两伤。事后,伊朗政府因为外交官被杀,向中国政府提出严正抗议。

这样一来,前后死于田明建枪下的无辜路人已经有17人,伤者更多。一说军民伤亡总数为75人!

田明建毕竟只是针对社会发泄不满闹事寻死,没有更慎密的思考和谋略,所以,枪战了一阵之后,便且战且退被军警围困在雅宝路的一块空地上。

所带的近两百发子弹将近打光,他便用短点射压制警方火力。即使这样,周边数百名的军警居然还是无法靠近。

后来田所在部队派出特务连的狙击手(该狙击手后被授予二等功),进入使馆区的高楼从背后向他射击,他才中枪毙命。

由此可见,在城市巷战中,狙击手的作用极为重要,素质再高的士兵也难逃狙击手的打击。难怪车臣战争的格罗兹尼战役中,车臣狙击手高达五成之多。

巷战中,起码有三件不可或忘的要领,即:一、正面对敌,背有依托;二、敌众我寡,凭险据守;三、弹勿虚发,留有后备。建国门枪战的全部资料所显示出来的田明建的战术动作,在低姿快速前进,利用地形地物,以及沉着冷静对敌方面相当有素养。

可是,他在几百名武警和警察在街树、楼房、车辆掩蔽下向其逼近之际,竟然依旧背对对方狂奔,在最后已经身陷包围圈中时,依然向空旷处寻求生路,而不是就近利用建筑物隐蔽自己,作困兽之斗。

田在与武警接火之后,仍然胡乱扫射无关之物体,除了表明他意在闹事寻死之外,也表现出他缺乏一个职业军人在巷战中所应有的本能。

虽然他是在几乎打完所有子弹之后才被击毙的,这至少也从一个侧面显示了他所在的北京卫戍部队在巷战中的军事素养,作为城市的卫戍部队,水平如此,很难说是完全合格的。

事件后军委处理了一打人,军务股长被判刑,因为是一个怕死鬼,枪响的时候,自己先躲起来了;文书被开除军藉;司令员何道泉、政委张宝康被降职;而副司令、三师师长政委、三师副师长(原12团长)被撤职等等。十二团在事隔两年后编制撤销,至此警卫三师十二团在我军编制中消失,现该地方为北京卫戍区预备役2师所在地。

同时,在全军的所有建制团,重新立了一个规定,统一成立一个战斗班,24小时呆在司令部,枪弹分发,随时准备处置突发事件。

为什么9.20,田明建从通县可以杀到建国门,路程至少有20-30公里,却没遇阻拦,就是因为当时没有这样的处理机制。

事件的发生时间正在国庆四十五周年的前十天,这个事件的发生,使得国务院总理李鹏在当年的国庆讲话中,不得不加上了“我国一些地方社会治安还有许多问题”这样的话。

值得一提的是,在香港、好莱坞警匪片中,以及各国特种部队纷纷仿效的单手换弹匣的漂亮动作,就是在这一天由田明建介绍给世界的。

以下为引用一位当时身处北京事件朋友的证言:

应该是94年的中秋节前一天早晨(或者当天)。那时本人就住在光华路,枪战停止不久,本人刚好开车由光华路向西上二环(由于在早晨上班前的突发事件,当时并没有立即进行交通管制,也反映了当时政府处置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欠缺),大批警察在现场,警灯闪成一片,阵势挺壮观,当时凶犯尸首尚未被抬走(凶犯毙命地点是建国门国际邮局和亚太大厦之间的一片稍有凸起的灌木丛中,据说是被在他身后尚未竣工的楼上的阻击手一枪毙命的)。

上文中的分析稍有些偏差,据说当时似乎是部队想自己追击解决(先头追击人员的弹药是临时从哨兵手里收集的)而未及时通知有关部门致使事态失控,凶犯被追击到雅宝路后才有警察到来,而当时使馆区的值勤武警配备的手枪也只有一发子弹,根本无法与八一式步枪做正面抗衡,防暴狙击手是稍后才到的。记得当时的晚报在不显眼处登了豆腐块大的报道,大致说持枪暴徒滋事被击毙云云。

的确有过当时传言是田同志老婆流产后病危,需要老公及时照顾,结果部队领导不批,田同志遂怀恨在心,于当日阅兵时打死所在部队主官,之后劫持一出租车行至雅宝路地段与围追堵截部队开战,并被击毙。但田同志狗急跳墙,向过往行人及车辆扫射,人员伤亡不详,据目击者说,当时看见前面的人不知为什么就倒在地上了。

当时(94年吧)我们刚军训完,大家笑谈很多老百姓不知"卧倒"的动作要领就转瞬间趴在地上。有个同学的邻居一听枪响,扔下自行车跑回家中。呵呵,往事了。当时追捕过程中,有市刑侦的、防暴大队的,还有其它单位的,大家趴在草丛中,相互间喊话,乱做一团。由此导致我军手语的“规范化”。

单手换弹夹

单手换弹匣动作要领:右手持枪,左手掏弹匣,然后左手持新弹匣猛顶枪械上的弹匣卡榫,这时空弹匣松动,新弹匣顺势向前一挤,空弹匣掉落,新弹匣装上。左手再迅速伸向右边拉下枪栓,子弹上膛(这个动作不可少,因为AK系列没有空仓待击功能,必须手动上膛),换弹匣完毕。

“单手换弹匣”这个动作据说是由我军的某战士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时发明的,随即流传开来,但也只是老兵们私下里练练(还有其它的版本,如左手握住护木持枪,右手单手上弹匣),军队的教材里是没有这方面的教程的,而且也禁止(至少是不鼓励)士兵们练习此动作,理由是容易损坏弹匣卡榫和下护木,很容易造成枪支提前报废。

但是这个战术动作却确实有很实在的意义,在战场上,单手换弹夹只用2~3秒就行,使得射击火力几乎不会中断,比用正规的方法要快上很多。如果是那种打过N多子弹,对枪械很熟悉的老兵(比如田明建),会等到前一个弹匣只有三四颗子弹时再实施单手换弹匣动作,这样连用左手拉一下枪栓上膛的动作都免了,这样的火力持续性岂不是令人瞠目结舌?

此案件透露出几个问题

1.如何避免这种恶性报复社会事件

显然田明建的目的就是闹事寻死,自己没准备活。

西方刑事专家认为,这个世界上存在一小撮所谓天生恶棍,也就是对生命毫无尊敬(包括自己的生命),未来对于自己毫无意义(不想活)。这种人最有可能做恶性案件,尤其是报复社会的案件。但众所周知,社会越和谐,这类案件就越少。

而田明建显然也并不属于这种天生的恶棍。他费尽心思从农门进入军队,做到副连长的职务,也不容易。非到万不得已,不会不要命的瞎搞。显然,因为前程告吹加上失去儿子才是最主要的原因。至于前程的问题,基本都是田自己的问题,光是这一点,也不足以杀人报复。而儿子的问题,虽然有田的问题,也有我国长久以来的漠视生育权的问题。虽然严格执行计划生育,但既然已经怀孕7个月,属于大龄胎儿,有必要强制引产吗。生下来再罚款也可以啊!两件事情叠加,让田下定决心报复社会。

我们社会如果想和谐,就要尽量避免把人逼到绝路,在制度上给人以合法解决各种问题的渠道。任何一个正常的老百姓,如果能够合理合法的解决问题,有几个会去闹事寻死?

当然,不可避免有一些不可理喻的极端分子,不通情理的报复社会,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但这种人终究是少数,不会构成什么社会问题。

2.我军警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问题

在当年,作为首都北京,仍然缺乏处理这种事件的有效机制。田明建在军营打死打伤20多人,然后驱车从通县赶到建国门。在长达半个多小时内,居然没有遭遇任何堵截。而在建国门停下,也只是因为被劫持的司机自救跳车导致。如果司机不自救,而是听从田的命令开车到天安门,又会怎么样?

在田明建于建国门屠杀无辜群众后,军警也是姗姗来迟,此时路人已经伤亡惨重了。

可见,建立一支可以迅速反应的特警队伍是多么的重要。

3.军警的战斗力问题

包围田明建的军警高达1000多人,田一个人,手持一把自动步枪,只有200发子弹,居然能够和这么多人枪战近一个小时,造成军警7人死亡。最后,还是死于狙击手的冷枪下,并非被军警正面击毙。

可见,当时我们的警察、武警的战斗力都有限,根本对付不了手持军用武器的野战军人。

至于警察在枪战中表现的畏惧,不懂闪避子弹,不懂隐蔽,胡乱射击,都属于缺乏正规训练的结果。

所以,即使是普通警察,每年也要接受正规训练,这样不至于遇到这类歹徒,就完全束手无策。

4.田明建体现现役军人的问题

田明建作为我野战军人中的尖子,虽然枪法精准,1人和1000人对抗,但实战中仍然表现出很多问题。

作为野战军人,他不会开车,所以必须劫持汽车。被劫持的司机跳车以后,田实际上就是死路一条,逃不掉了。

而在交火中,虽然田的军事动作很完美,但仍然表现出不会利用城市地形的问题。在背对军警情况下,他仍然公然飞奔,如果对方枪法稍准,他早就被击毙了。

可见,当年作为北京卫戍部队的尖子,他们仍然缺乏城市战的经验。

俄军之所以在两次车臣战争中,面对实力不足己方几十分之一的车臣武装仍然遭遇重大伤亡,主要就是没有足够的城市战经验和训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