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李怡:我们怎么收货?

我们的语境是:没有暴徒,只有暴政。中共和港共的语境是:只有暴徒,没有暴政。我们日夜为示威者被虐打被捕而痛心,他们为警黑暴行而窃笑。我们不能收货是因为港共“走出第一步”,完全是因为美国国会即将审议《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是港共策略性的暂时退却,绝非在市民抗争下的让步。

对林郑政权所谓“走出第一步”,收不收货?

即使我们不是站在最前线的抗争者,不是亲眼目睹兄弟姐妹们被狂殴、受伤、被捕、被侮辱、面临检控和判重刑,即使我们没有参与任何激烈行动,而只是在和理非的两百万游行人士之中的一人,但我们在这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也日夜盯着网页或电视,心在忧,心在痛,泪在流,不能寐。而林郑周二在谈她那段被泄露的谈话时,却忍不住窃笑。城市在哭,特首在笑,我们怎么收货?

林郑政权和我们都看到了我们的城市变得不一样,但我们看到的是暴政,而她和她的团队看到的是“暴徒”。外国旅客敛足香港不是害怕香港有示威游行和冲击,因为示威者从来没有侵犯过无辜的行人、店铺,游客敛足是因为各国传媒报道警与黑对元朗北角居民、对地铁乘客无差别地暴打。而无数的游行场面,人链景象,都被外国人指为最美丽的人文风景。

我们不能收货是因为在漫长的夏天眼睁睁看着我城沦落:国泰不再是国泰,汇丰不再是汇丰,许多公司都变成中国公司,公司员工变成中国员工,打工仔的公余时间没有言论自由,我们受灯柱监控,我们去大陆被查被扣,无辜被指嫖妓。我们只是反对本地政府的一个条例,却在中国传媒渲染下受到大陆人仇视。

我们不能收货是因为五项诉求并非每项孤立,而是环环相扣。如果不承认送中条例是暴政是恶法,那么它的撤回就只是缓兵之计,撤回不等于不会再推。如果承认送中条例是错,是暴政恶法,那么反对它的人就是正义之士,即使在反暴政中使用了暴力,也等同反强暴中自卫伤人一样,绝非暴徒,反抗也非暴动。对被捕人士理应释放,或免予起诉。而独立调查对于连串的警民冲突、黑帮施虐、警黑勾结,就绝对是恢复社会秩序的必要手段。至于为什么会有送中条例的推出?怎样防止再有这样的暴政恶法?为什么可以在立会强行通过?就跟特首非普选产生、立法会的选举残缺有关,重新启动真普选以完成《基本法》赋予香港人的政治权利,就是应有之义。否则,暴政不能止,恶法会重来。

我们的语境是:没有暴徒,只有暴政。中共和港共的语境是:只有暴徒,没有暴政。我们日夜为示威者被虐打被捕而痛心,他们为警黑暴行而窃笑。

我们不能收货是因为港共“走出第一步”,完全是因为美国国会即将审议《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是港共策略性的暂时退却,绝非在市民抗争下的让步。一时未及细察的个别西方政界人士对林郑的“撤回”表示欢迎,但在西方传媒真实报道的压力下,德国高层官员透露,默克尔在今天开始的访华行程中会就香港局势“说出她的批评”;而星期一美国国会提出的《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两党议员仍然力撑。

林郑政权的策略性暂时退却,是因为香港的持续抗争引动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即使被污蔑为勾结外国势力我们也不必介意,小小的香港只有在国际关注下,才有与超级强权对抗的力量。因此,后天到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请愿就至为紧要。

意大利诗人但丁说:地狱最深处,是留给在道德存亡之际袖手旁观的人。现在正是骗子横行下,香港道德存亡之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