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红卫兵毁佛砸庙 30年来灾祸连连无一幸免

经过五十多年无神论的灌输,尤其经过“文化大革命”以后,人们对神佛的认识:就认为是纯粹的迷信或是无稽之谈。殊不知神佛的存在与否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们总把今天道德的下滑、环境的变坏、天灾人祸的发生当成是偶然,其实正是因果之理在掌握着一切啊!

被砸烂的寺庙

经过五十多年无神论的灌输,尤其经过“文化大革命”以后,人们对神佛的认识:就认为是纯粹的迷信或是无稽之谈。殊不知神佛的存在与否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们总把今天道德的下滑、环境的变坏、天灾人祸的发生当成是偶然,其实正是因果之理在掌握着一切啊!

一、前因后果30年--一个真实的故事

为了不至于使当事人看到此文而伤心、痛苦,隐去真实地点,以“佛教圣地”代之。1999年过年期间,我到某“佛教圣地”烧香、磕头,顺便游览观光。在一个比较大的寺院,碰到了该院的主持(未出家前他和我是一个村里的,且和我父亲关系还不错)。用过斋饭后,便到他的厢房闲聊。闲聊期间,有一个约50岁的男子有事来找主持,因我和主持较熟,他们谈话也就未回避我。而从谈话语气可以听出,主持和他也很熟了,谈话的大概内容是,该男子想从缅甸请一尊玉佛到该寺院供奉,请求主持帮其找一个供奉位置。而主持的意思呢,供奉位置没有了,如果你有这个心,就将钱以“功德”的形式挂到庙里,寺院会将其留名、颂经。最后,什么也没有谈成,那人就悻悻地告退了。

出于好奇,我便问主持,为什么他非要请一尊佛像来这供奉?原来,该男子在文革期间是一名红卫兵,曾在文革开始时伙同其他三、四十名红卫兵、民兵,来到该“佛教圣地”,将庙里的佛像、菩萨像砸滥、捣毁。之后,四十多年来,这些曾到该“佛教圣地”破四旧、打菩萨的人,都无一幸免地遭到报应:疯的疯、残的残、非命的非命、枪毙的枪毙,几乎都完蛋了,就只剩刚才来的这一男子还稍微幸运一点,未出现什么大碍(可能是他多年来坚持烧香拜佛的原因吧)。且在几年前带领自己的女儿、女婿跑运输,还发了财,日子过得也挺红火。

1997年,多年不孕的女儿(只有一个女儿)还给家族中生了一个男孩。98年,女儿和女婿带着小孩,到外地装货,在排队等待过磅时,由于天气太热,小孩叫着要喝水,母亲抱着小孩下车买饮料。下车不到5分钟,前面的车开始移动,小孩的父亲跟着移动车辆(大货车),刚一动,就听“叭”的一声,下车一看,自己刚学会走路不久的小孩血肉模糊地躺在后车轮下面……。

该男子属单传家族,在他这辈只有他一个儿子。下辈又是独生女儿,只有招上门女婿,希望能延续香火。谁知,一切欢喜,仅昙花一现。怀着痛苦与悔恨的心情,他来到40多年前打砸佛像的“佛教圣地”,想以此“种”一善因,希望能“得”一善果!这难道不是一个活活生生的有前因——砸佛像,后果——断香火的报应故事吗?这不是幸灾乐祸,我也非常同情当事人。但我想,那被车压死的孙子也应当是同业共受的人来投胎,或许就是当年一起毁佛像的红卫兵早亡后因债务关系转世成他的孙子来讨债,但又难逃砸佛像的报应而粉身碎骨!凡夫大都不懂灭佛就是灭自己的道理,可是因果何时又曾饶过人呢?当事人心里可能已经开始明白自己是遭了报应了,否则为什么去庙里呢。

二、因为无知毁庙,灾祸连连而丧生

我家住在一个闭塞的小山村,只有几十户人家。1948年解放,1949年村里成立小学,共有二十几名学生,我也是其中一个。学校设在村东头蔡家大院的东厢房(原是仓房),正房五间,西屋住着村支书(村里最高长官)王某,老百姓都叫他王支书。

冬天到了,教室里没有取暖设备,于是村支书和治保主任邹某核计后,决定派两个村民到沟里有个叫宝隆祥的地方去拆庙取砖,给学校砌炉子取暖。当时老百姓还是很相信神佛的,两村民到庙前取三根蒿杆代作香,然后磕头祷告:不是我们有意不敬,这是上支下派的,请神莫怪罪。于是把庙拆了,将砖运回砌了炉子。

过了几天邹某开始闹眼睛,疼得整夜不能睡觉,就找了个跳大神儿的看了看,说是参与拆庙造成的。可是邹某不敢答应重修庙,所以眼睛一直疼了好几个月,后又出了一次事,腿部受伤成了瘸子。家里也总不太平,实在没法就偷着修了个小庙,从此家中太平一些,但始终不能生育。为此他老婆常骂他缺德,致使无后。

王支书的情况更惨,老婆疯疯癫癫,整天弄个铡刀片放在炕席底下,动不动就抡起来在屋里外头的耍一通,把请来给她治病的跳大神儿的吓得跳窗户逃跑。王支书的小儿子和我是同学,大腊月天的,无缘无故地脱光衣服趴在河套的冰上面,谁劝、谁拉都不走。而王支书本人也常出事,一次晚饭后,召开村民会,就在学校里,村民到齐了,王支书还没到。有人去上房找,家人说早就出去了,于是知道又出事了(因他家常出事),大家都出来分头找,结果王支书在西厢房牛圈里趴着,头拱在牛粪里,弄得满头满脸是牛粪。大伙把他抬到屋里给洗干净了,他才明白过来。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准备去开会,顺便到牛圈里解手,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有好心人劝他把庙修上,可他觉得自己是村支书,是村里党的代表,一时无法转这个弯,就这样折腾了好几年,他们家经常出一些希奇古怪的事。后来,我家搬走了,据别人说王支书四十来岁就死了,扔下了疯老婆和三儿一女,家境一直不好。

这件事发生在“解放”初期,那时人们相信神佛的底线还不象今天这样低。我们在同情这两个不幸而又悲惨的家庭的同时,心里在想,假如他们若不受无神论的蛊惑,也不会遭这样的报应。那时像他们这样的人还占极少数。经过五十多年无神论的灌输,尤其经过“文化大革命”以后,人们对神佛的认识:就认为是纯粹的迷信或是无稽之谈。殊不知神佛的存在与否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们总把今天道德的下滑、环境的变坏、天灾人祸的发生当成是偶然,其实正是因果之理在掌握着一切啊!

三、文革中红卫兵批斗佛像

文革期间,全国各地红卫兵和民众受政治家蛊惑而到处“破四旧”,铲除“封建迷信”,不仅肆意摧毁寺院、道观、教堂等宗教场所,而且还毫无顾忌地砸烂佛像,焚毁佛经,并将僧人拉出来批斗,甚至逼得僧人为护教而舍身自焚。我们无法确知每个参与“破四旧”的人的结局,但根据民间流传的说法,这些人大多结局很惨。不妨试举几例。

在山东省临清市与河北省交界处,有一条漳卫河,历史上著名的临清舍利塔就坐落在河东岸,已历经几百年。舍利塔高8层,塔身每层有8面,8个角,曾经每个角都有一个阿弥陀佛像,每层每面都有“南无阿弥陀佛”几个字,但现在有一面的“南无阿弥陀佛”几个大字却只剩了一点痕迹,而这正是“破四旧”时一个叫王德忠的人所为。

当年,在临清县城工作、30多岁的王德忠受无神论教育,不信天理报应、不信神佛,经常带领一些人破坏舍利塔上的佛像、佛经,做了不少坏事。有一次,他抬头看到“南无阿弥陀佛”几个大字时,想也没想就派几个小青年去把这些字砸掉。小青年都不敢,他就自己爬上梯子,拿起锤子朝着这几个大字砸了过去。然而,刚砸了几下,王德忠一个倒栽葱一头栽到了地上,当场毙命。此事立即传遍卫河两岸,人们都说:“神佛显灵了,破坏佛像、砸佛的名字,敢这样对神佛不敬,现世现报了。”此后,再无人敢侵犯佛像和舍利塔。

山东高密原拒城河(今密水街办)施家屯村,文革前有一座庙宇,里面供有好几尊佛像。那时南庄北村、十里八乡的人,每逢节日都去烧香拜佛,甚是灵验。然而,在“破四旧”期间,一个叫施宗功的民兵连长不听老人劝阻,带头毁坏佛像。没过几年,他那知书达理的妻子无缘无故的疯了,随即,儿子也疯了。又过了几年,老婆死了,儿子也失踪了,施宗功还得了一种怪病。在受了很多罪后,痛苦地死去。当地人知晓内幕的无不说“这是报应啊”。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长江边上的江西省九江县城子镇。当地有三座庙:晏公庙。“破四旧”时镇子上集中砸毁佛像,并把佛像堆在江边沙滩上焚烧。大屋陈朱氏家族有个人特别“胆大”,那天他和另一人抬着一尊罗汉像往火里扔。那尊罗汉像好生威武,眼睛特别大,刚扔進去,罗汉像立刻弹起来坐着,眼睛好像在盯着朱某。朱某大喝道:“你不服?还瞪我!”说着对着罗汉的眼睛挥拳打去。几天后朱某的一只眼睛就得了病,并很快凹陷下去,不久就失明了。1975年此人得肝癌不治而死。

四川岳池有一座古庙叫“明灯寺”,规模巨大,寺内有巨雕神像(佛、罗汉、菩萨)、供器、文物等不胜举数。每天从四面八方前来上香朝拜的人群不断。“破四旧”期间,乡长何德明带人负责毁庙,寺院被砸得面目全非,供器、文物、神像等全被捣毁、焚烧。没过一周,何德明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只野狗咬了,得了“狂犬病”。因当时无条件医治,就将他关在一个小屋子里。发作时,他就咬自己的手指头,脚趾头吃,将自己身体能咬得到的地方撕得皮破血流,连家具、床、门等都去咬,弄得满身鲜血,最终在折腾中死去。

上述例子有名有姓,不信者可以去查证。而我也曾在网上看到关于30多个毁坏佛像、寺庙的红卫兵悲惨结局的故事,也曾从老辈人口中听说过类似的情况。看来,善恶有报并非凭空的说法。有的是现世报,有的是来世报,报应或迟或早,老天在衡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环球观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