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政党 > 正文

赖怡忠:国民党既溃又崩

上周台湾政坛最大的新闻并不是郭台铭宣称要脱党参选。而是郭台铭退党声明对国民党发动攻击。郭台铭脱党后如果参选,泛蓝就会出现两组候选人,对蔡英文来说,其声势不一定较蔡英文与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一对一厮杀更有利。

毕竟目前民调显示蔡英文在与韩国瑜一对一拼搏上的民调差距更大,而当郭台铭与柯文哲合作参选,除了对国民党外,对蔡英文也同样会出现分票效应,其相对第二名的领先差距就明显降低。因此焦点并不是郭台铭退党后是否会参选,而是郭台铭退党的姿态与作为,以及国民党至今的低调反应。

与过去四十年来的国民党历史相比较,这个巨大的反差显示现在的国民党已从溃散步入崩解的边缘。

来到台湾的国民党,除了掌握党政军特,基本上大企业多是被国民党使唤的对象。不管是跟着国民党到台湾的大陆籍资本家,还是战后崛起的台籍资本家,要嘛积极加入国民党为其共犯结构的一部分,或就是对国民党唯唯诺诺言听计从,生怕得罪这个盘据台湾的党政巨兽。

老K运用政策特许与指定优惠,利用台湾市场养了不少各色资本家以及党营事业,透过这些资本家的捐输以及国民党掌握的政治特权,又给了国民党更多的资源进行对地方派系的笼络绑桩,以及对部分资本家的恩庇优惠,这使国民党能更强化对台湾的控制,资本家要嘛更畏惧国民党,或是更倚靠国民党的政策特许来牟利。

当时的国民党中常会是真正的国家决策中心,包含政策与资源分配等,国民党可说掌管一切。大生意人实际上是受制于国民党的,郭台铭这种资本家大声反党的作为几乎可说是绝无仅有。

也因此当郭台铭大剌剌疯狂攻击国民党,而且还是参加国民党初选失利后,指控党中央问题很大因此要脱党,还可能会透过连署参选总统。这种玩输翻桌还振振有词为自己赖皮不认帐辩护,颇令人大开眼界。有趣的是,党中央对此反应却软弱无力。过去对资本家捏死死的情形完全看不到。

相对于90年代国民党主席要谁当选,谁就差不多会选上,要谁退选,那个人往往就是要摸着鼻子悻悻然离开的「盛状」,今天已完全看不到了。

在戒严时期的统制经济时代,国民党掌握大幅控制力,在台湾的生意很多是要透过特许制度被赐与,中小企业台商就是自己去外面打天下,不要期待国内会给予什么像样的支援,能够避免万万税就谢天谢地了。

但随着冷战接近末期,被广场协议影响的台湾,开始出现对海外投资,包括对中国的投资。而之后90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前十年,受到亚洲金融风暴、中国进入世贸组织、2008年金融海啸等事件冲击,台商大小企业大量向中国移动,甚至还出现其在海外的实质获利远高于在台湾获利的情形。这些发展使得国民党对台湾经济的掌握力也跟着大幅削减。

90年代以后,国民党也出现新的变化,一方面官二代与财政菁英藉由开放金融体系之契机,大量进入金融界,进一步掌握台湾经济的养分与血脉,二方面在两千年失去政权,并把李登辉剔除出党后,国民党就从原先的反共体质逐渐转变为友中政党,透过其与中共高层的来往网络,使自己成为在中台商之说客,或是做为其与中共高层之政治仲介,使在中国做生意亟需政治保护的台商,可以将对中国的政治游说,或是建立与中国高层政治管道的任务,外包给国民党。

国民党当时可以这么做的理由是其与江泽民势力的关系,这层关系在九十年代后期透过退休国民党政务官的牵线渐次发展,面对党中央领导相对弱势的胡锦涛,国民党与江泽民派系的关系依旧密切且还能发挥作用。在中台商需要国民党帮其引见中方高官,而中国官员有时也会透过国民党的协助与大型在中台商见面。

2009年五月吴伯雄去北京与胡锦涛见面,马政府对2008年底发布之胡六点的态度应是谈论重点之一,但更有趣的是,吴伯雄等人与胡锦涛见面完,大队人马随即飞到重庆见当时的当红炸子鸡的薄熙来市长,还大赞薄熙来就是「大陆的马英九」(我们可能不会觉得赞,但在国共你侬我侬的脉络下,这肯定是对薄熙来的赞辞)。

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在2010年六月签署的地点,也是在薄熙来主政的重庆。证诸之后江泽民与薄熙来的关系,早在2009─2010国民党在共青团系统的胡锦涛当政,且习近平已被指定为在2012之后任继承人时,就知道要积极对薄熙来进行政治投资,相信与其和江的联结脱不了干系。

面对全球化、民主化与台商出走的情形,国民党在政党轮替后利用的其与中国的关系来巩固资本家对其支持的策略,使其在一开始当全世界疯狂抢进中国,以及相对弱势领导的胡锦涛时代,有一段时间呼风唤雨。在2005─2008这段期间,国共论坛的台商参与者数目之众当时可谓空前。但随着中国经济能量从2010开始下滑,以及2012中国新领导者对江系势力的态度,国民党在中国的网络逐渐吃不开。

郭台铭在2012年之后与中方高层的境遇,以及国民党在2013─2014期间的作为,可以是这个有趣变化的例证。郭台铭在2010年广州厂房出现十三跳事件后,包括在地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以及中央的胡温高层都对此表示「关切」,郭台铭当时除了一次性提升薪资25%让当地外商备感压力外,还开始与薄熙来的互动。

郭此举想必有着利用当时薄、汪矛盾(作大蛋糕VS.切好蛋糕)。只是之后的发展看到郭与国民党都赌错人,薄熙来在被捕前最后的公开露面还是与郭台铭,而围绕在连战身边的国民党势力之后也积极要与习近平搭桥。结果在2013年连战透过胡锦涛帮忙见到了习近平,其发表的十六字真言立马在台湾被马总统连续切割数次也就算了,习近平见到连战说的话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丝毫不给连战面子。

而一年后郭台铭跟着连战见习近平,之后与北京市长郭金龙的郭郭会,当时郭金龙还拿出小米机告诉郭台铭,中国人要做中国品牌,警告意味十分浓厚。前者显示习近平对于与江系勾勾缠政治势力的厌恶,后者以一个市长就直接对郭台铭洗脸。见诸郭台铭在2008年因比亚迪事件公开对王岐山大发雷霆之举,习上任后的中国政坛已在用各种方式告诉国民党,包括与国民党关系密切的大企业们,现在的时代已经不一样了。过去的关系不保证有用,一切要重新来过。

再加上现在的美中贸易战,中国市场更不若过去具吸引力,在中制造业出走的趋势更是惊人。走不了者,就更受制于中国的直接控制。国民党近二十年所建立与中国共产党高层的关系,在习上台后被迫重新洗牌,使其提供在中台商「政治服务」的能力也跟着下滑。

而过去全力经营中国的结果,也使国民党与台湾的本土产业距离更远。这些因素使企业界对国民党的需求大幅下跌,国民党的支持基础开始落到军公教,以及对国民党被部分菁英垄断权力深怀不满的党与地方民代基层,而这恰恰是与知识蓝、经济蓝无法对味的一群人,其内部的紧张关系本就浓烈。

在民主化政党轮替成为正常后,国民党也无法稳定的利用行政资源来处理这两者势力,现在的韩郭内爆会迫使国民党必须有所选择。而郭台铭在退党时还对国民党大声指控,国民党中央对此不敢强硬反击的态度,除了显示国民党对企业界还是有期待外,也显示将对中的政治经营外包给国民党的作法,于企业界已经失去吸引力了。

韩郭之争显示国民党的社会支持基础出现了很大变化,超越蓝绿的主张除了切割绿,也会切掉不少蓝票。中国对国民党支持基础之转变不是不知道,但只要可以自己处理台湾企业界,可以透过社群媒体操作台湾舆论,北京干嘛还要透过一个不够根正苗红的政治势力来经营与台湾的关系?毕竟再怎么深蓝,永远变不成红色,如果势力也因社会条件的转变而萎缩,持续挺蓝的吸引力就大幅降低了。

七十年前被共产党打跑逃到台湾,七十年后被共产党用钱砸到社会基础被掏空。只要还与共产党搞两岸一家亲,不敢与红色切割,国民党的终结之日很快就会来到。

作者为读错书,入错行,生错时代的政治边缘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思想坦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