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荷兰学者冯客:中国是一个强迫人失忆的国家

针对80名美国专家7月3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联署公开信“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冯客指出,这封联署信再次忽略共产党的存在。这种将文化与政治,将中国与共产党统治混为一谈的现象很常见。但他反问:大部分人都不会在苏联问题上出现这样的混淆,谁能想象基辛格会把勃列日涅夫说成是东正教烙印下的俄罗斯文化的代表?

冯客是历史学者,近年曾连出三部中国研究书著。这三本书分别涉及1949年前后的中国革命、1958年到1962年的大跃进、以及后来的文化大革命。2019年9月他又出版新书,专注20世纪的个人崇拜与独裁。

《世界报》记者问:尽管自1949年以来,中国历史上充满暴力,但北京当局强调共产党70年统治的主要特征是和平与繁荣。中国人是否认同这个官方版本呢?

冯客回答说:比较理性地说,大部分中国人对政府的言说保持怀疑。没有人鼓励他们面对自己的历史,去正视过去。中国是一个强迫人失忆的国家,数千万共产主义的受害者没有纪念碑,没有博物馆,也没有纪念日。但这并不意味着曾经的不公正已经从许多家庭的记忆中被抹消。冯客简要回顾了自1949年以来的历史事件,指出,1949年共产党在中国夺取政权后,中国人在劳改营里被改变成共产党人所说的“新人”,那些“死不改悔”者被大批消灭,或公开,或秘密地被处决,大约两百万人在这个恐怖阶段死亡。他引述前中共高官罗瑞卿1952年8月的一份报告指出,那一年有30万1800人死万,这还只是6个省份的统计。后来又有人民公社,有文革。1976年毛泽东逝世时,中国的人均生活水平低于1949年时的水平。

但是,中国共产党如何得以维持政权如此之久呢?冯客认为,这是因为最近四十年间,中国人获得了一些基本的经济自由。共产党利用由此而来的经济增长,巩固了政权,同时毫不留情地压制一切关于政治改革的呼声。到目前为止,这个政权面对来自民间的多种政治诉求只有一个回答:镇压。

冯客认为,毛泽东与斯大林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和大部分共产主义独裁者一样,毛泽东是斯大林式的人物。直到今天,党国体制下中宣部和国安部等重要机构仍然是50年代的苏联模式。

很多外国观察家都曾认为,中国人在富裕之后,会要求更多自由。但事实并非如此。冯客解释说,自毛泽东逝世后,从未有任何一位中共领导人表示希望三权分立。邓小平甚至明确排除了三权分立以及自由选举的可能性。相信经济改革之后会有政治改革是在把愿望当成现实,是拒绝明白所有共产党领导人明确表明的一点:这个党是共产党。冯客指出,美国人不愿接受这样的道理。前总统罗斯福曾把毛泽东和他的军队称作是“农业改革者”;尼克松和基辛格把中国看作是一种孔子文明;克林顿在八九六四之后认为,只要美国帮助中国发展,中国会走向政治改革。针对80名美国专家7月3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联署公开信“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冯客指出,这封联署信再次忽略共产党的存在。这种将文化与政治,将中国与共产党统治混为一谈的现象很常见。但他反问:大部分人都不会在苏联问题上出现这样的混淆,谁能想象基辛格会把勃列日涅夫说成是东正教烙印下的俄罗斯文化的代表?

是否有一个中国模式呢?冯客的回答是否定的。他指出,讨论政治体制,只有两种可能的方式:分权而治的社会,和权力集中的社会。前者在法制国家和公民社会的权力平衡分配中,社会变得更加复杂。而独裁者则只有很少的选择。习近平政权体现了这一点:为了保住政权,就不得不一方面镇压,一方面搞个人崇拜。

中国:党国体制70周年

《世界报》记者Frédéric Lemaître与Brice Pedroletti合写的长篇文章“党国体制70周年”(« Chine: soisante-dix ans de règne de l’Etat-parti»)重点强调习近平治下在政治上不断加强控制。法国汉学家和历史学家潘鸣啸向该报表示,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又回到了高度警惕的模式,中共历史的一个根本特点,就是防止任何人让共产党退出政权。中国共产党从苏联解体中得出的教训,就是只要有人质疑共产党独掌政权的根本原则,只要出现政治自由或增加透明度,就会输。但是,这篇文章也指出,这种严格控制也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比如鼓励阿谀奉承,官员固步自封,也打击批评性思维和创新。习近平放弃了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决心要在2049年建国一百周年之际,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这些雄心壮志让不少领导人感到不安。文章引述一名中国党校外交政策研究中心负责人2017年9月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一则评论指出,在这名官员看来,中国正重复大跃进时代超英赶美式的盲目乐观。但《世界报》文章也指出,如今在华盛顿,已经没有人会认为共产党中国会面对与苏联同样的命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法广 RFI 瑞迪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