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专访黄之锋:“我们就是要让不可能变成可能”

黄之锋:“我为什么说香港是‘新柏林’,是因为香港在面对北京压迫的最前线,香港是民主与独裁对决的地方。即使西方国家现在关心香港,一定有自己的利益考量,但重要的是他们关注香港,对香港有帮助,增加香港人的抗争筹码。增加关注,增加对北京的国际压力,就会有用。”

2019年9月17日,香港泛民主派政党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华盛顿美国国会中国议题委员会,就香港抗争运动作证。图片来源:路透社/Joshua Roberts

五年前,2014年8月31日,中国全国人大关于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在香港引发强烈反弹,港人认为8/31决定框架下的选举远不是真正的、公开、自由的民主选举。9月中旬开始的大中学生罢课抗议活动,随9月28日警方向示威人群发射催泪弹,演变成持续79天雨伞运动。五年后,港府在2019年春夏之交强推《逃犯条例》修订,引爆民间更大规模的抗议风潮。青年人仍是抗议活动主体,但运动在香港社会赢得了更为广泛的响应与支持,香港陷入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普选成为这场抗争运动“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内容。五年前的雨伞运动以其和平、理性感动了世人,五年后的反送中运动再显港人争民主自由的决心与勇气,但警民暴力冲突也日趋频繁与严重。我们电话采访了雨伞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现香港众志政党秘书长黄之锋先生。

法广:美国参众两院外交委员会近日通过2019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项法案还需要送交国会讨论通过。就现阶段而言,您有何评论?

黄之锋:“这是一个跨党派的工程,美国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支持香港,现在法案在外委会通过,我们希望在一年内能在国会也获得通过。”

法广:特首林郑月娥26日晚举行抗议活动开始以来的首次落区对话。您对这次落区对话情况做何评论?这次对话是否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和香港人沟通的目的?

黄之锋:“这种公关秀其实没有用,因为现在政府不听我们的诉求,结果就是我们还是会继续走上街头。政府根本不愿意听民意,她说对话也没有用。”

法广:您不久前访问德国期间提出:“香港是新冷战下的新柏林”。具体怎么讲?西方国家如今往往出于各种利益考量,在与中国的交往中,淡化人权、民主议题,强调尊重各国政治制度。那么,港人是否是孤军奋战的“新柏林”?

黄之锋:“我为什么说香港是‘新柏林’,是因为香港在面对北京压迫的最前线,香港是民主与独裁对决的地方。即使西方国家现在关心香港,一定有自己的利益考量,但重要的是他们关注香港,对香港有帮助,增加香港人的抗争筹码。增加关注,增加对北京的国际压力,就会有用。”

法广:如果把香港比作新冷战下的新柏林,这是否意味者“一国两制”中的“两制”已经走到尽头?

黄之锋:“‘一国两制’其实已经变成‘一国1.5制’,因为面对北京的压迫,不管是把年轻人送到监狱里坐牢,还是取消我们的议员资格,这些都说明了在习近平主政之下,我们不停地面对压迫。”

法广:从雨伞运动到反送中,一直贯穿始终的一个重要诉求是真普选。对于港人来说,普选为什么如此重要?有无普选是否是香港社会如今需要面对的核心问题?

黄之锋:“香港没有民主选举其实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关键是香港人要求的民主是《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是应该要落实的东西。香港人不能选自己的政府,我们的政府就只为北京说话。”

法广:中共外交部驻港公署一名负责人几天前表示,不会重新将普选问题提上议事日程。北京显然很难在普选问题上松口,香港的抗争运动如何走出目前的僵持?

黄之锋:“开始的时候,北京也说不会撤回《逃犯条例》,但他还是撤回了!”

法广:您觉得北京在普选问题上松口,这个可能性大吗?

黄之锋:“所有的抗议活动(成功)的可能性都不大,我们就是要让不可能变成可能。”

法广:如果“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话,抗争运动是否也将持久继续?

黄之锋:“我们会继续下去。香港人已经付出很大代价,所以我们现在一定要坚持下去。”

法广:抗争运动中暴力不断升级,有警方暴力,也有来自激进示威者(勇武者)的暴力,不少港人在暴力中付出代价,如何走出暴力升级?如何避免玉石俱焚的恶性循环?

黄之锋:“我不同意说香港人的抗争是暴力,我不同意这个说法,因为就算抗争者使用了武力,最关键的是香港人其实所做的,很多时候是为了保护自己,是自卫,因为现在很多黑社会与警察针对示威者,根本就是乱打人的情况。”

法广:那如何走出这种局面呢?只有政府让步吗?

黄之锋:“如何走出,不是我要回答的问题,而是要北京回答的问题,因为他们是政府,他们不回应诉求,抗议活动当然会继续下去。”

法广:您本人以及香港抗争运动中的其它重要人物,都被北京指责为“港独”分子。雨伞运动曾提出“命运自主”,香港自主好像也是香港众志的主张之一。命运自主与港独有什么不同?反送中运动中提出“香港自由”、“解放香港”等口号:港人是否在要求独立?

黄之锋:“香港目前抗议活动中五大诉求里没有‘港独’。‘命运自主’是香港人要自己确立自己的命运,这不是‘港独’,而是要民主选举。”

法广:如何理解那些“香港自由”、“解放香港”等口号呢?

黄之锋:“香港现在没有自由,我们希望香港人真的能在香港自己确立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确立自己的未来。”

法广:雨伞运动坚持79天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伞运后成立的香港众志虽然得以参加立法选举并进入立法会,但最终被剥夺权利;您自己经历了被捕并入狱:有没有想过放弃?

黄之锋:“我们没有想过放弃,因为香港人没有放弃的选择,我们已经面对很大压迫,所以一定要坚持下去。”

法广:11月下旬香港举行区议会选举,明年还有立法会选举。您本人是否考虑参选?参选是否仍然是争取民主的重要渠道?

黄之锋:“现在不是我要不要参选的问题,而是北京会不会压制,阻止我们年轻人参选的问题。”

法广:您是否觉得街头抗争是否是港人目前唯一的选择?

黄之锋:“当然不是(唯一选择)。不管是在街头(抗议),还是在国际社会争取支持,还是在社区争取支持,都很重要。”

法广:雨伞运动五年以后,您觉得雨伞运动是否有值得抗争运动借鉴的一些教训?

黄之锋:“雨伞运动是香港标志性的一个抗议活动。最重要的还是香港人要坚持下去,争取民主。五年前我们说过我们会回来,现在我们有百万人回来,继续抗争下去。”

法广:从雨伞运动,到目前的反送中,有一个暴力升级的过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了比较激进的方式。您是否理解这种发展?

黄之锋:“我觉得现在的问题不是年轻人,是政府使用警察暴力,这就会让年轻人用武力反抗。”

雨伞运动五周年之际,黄之锋于9月28日正式宣布将参加今年11月香港区议会选举。

2016年,他与雨伞运动的同伴罗冠聪、周庭等人成立政党:香港众志,主张“前途自决”。罗冠聪参加当年的立法会选举,并顺利当选,但最终被以宣誓不符合要求,而剥夺议员资格。黄之锋当时因不符合参选年龄,而无法参选;2018年,周庭报名参加立法会港岛区议员补选,但港府以不符合《基本法》等理由,拒绝其参选资格。黄之锋此次参加区议会议员选举是否会遇到阻挠,还是未知数。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法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