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老照片】中共特色:一口猪足够吃半年

——看见猪跑没吃过猪肉的时代 猪肉减产八成的时代

到1961年,猪肉产量比1957年减少了80.6%,城镇居民每月6两的定量变成了每月2两(旧制:31.25g/两)都难以保证。几家把肉票凑起来轮流买,才能看见像样点的“一块肉”。农村每年不到30元的收入分配,使“全社杀一口,足够吃半年”的目标基本达成。“肥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全社杀一口,足够吃半年”。

汉源三年困难时期纪实:一开始是白天下种,到了晚上,所有饿得不行的大人小孩,就到地里把种下的玉米掏出来,吹一吹泥巴,就丢在嘴里生的嚼烂吞下肚里。后来工作组检查发现,所有下种的玉米都没有了,就想出用人粪便拌种,用煤油加桐油来拌种……但人一旦到了垂死挣扎的时候,就会不顾一切了……就到地里一粒一粒地把玉米种子掏出来先用河沙揉搓,再用开水烫一下就吃了……

周同宾著《古典的原野》:肚里成天饥着,时时想着吃。吃罢上顿盼下顿。肚里老是发烧,那可真是饥火如焚,老是咕咕叫,那可真是饥肠辘辘,白天长,夜更长,分分秒秒都难过,在书本里看到个“馍”字,也馋涎欲滴。读《红楼梦》读到“史太君两宴大观园”一节,真想代替刘姥姥,把那么多珍馐美味统统啖掉。在地方小报上发表一首小诗,得到二元稿费,立即去黑市上买一斤热红薯,一大一小两个。本想慢慢享用,可很快就吃完了。红薯下肚,如两粒小石子掉进深潭,顷刻无影无踪,不仅不饱,反倒更饿,好似再有几十斤红薯也填不满空洞的肚子。

@hugelf:我跟中共有家仇。57年反右,爷爷被关进劳改营,饱受摧残,靠埋死人才活下来。二爷爷家更惨,大饥荒时,一家四口三个终。“两个娃哭了一夜,母亲搂着他俩,喃喃自语:儿啊,睡吧,睡着就不饿了。夜深了,哭声渐弱。天亮后,屋里摆放着三口薄棺,一大两小。”写这段家史时,我的手一直抖个不停。

那个年代,我母亲的六位至亲,包括她的父亲、她的爷爷奶奶和叔叔全部被饿死,她的那个不大的村子就饿死了80多条人命,据说,我外公饿死前那一刻仍被强制在水利工地上干重活。我常常想象,我外公在倒地闭眼前对那人间地狱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全县养猪百万头?)

大象公会:到1961年,猪肉产量比1957年减少了80.6%,城镇居民每月6两的定量变成了每月2两(旧制:31.25g/两)都难以保证。几家把肉票凑起来轮流买,才能看见像样点的“一块肉”。农村每年不到30元的收入分配,使“全社杀一口,足够吃半年”的目标基本达成。“肥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全社杀一口,足够吃半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