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怡:中国面临前所未有的11个困境

无论中共高举的是社会主义、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国家主义,其核心意识就是集体主义。以集体主义去强攻某些项目,自然有其优势,但对于让每一个人发挥自由思想、发挥创意,却是窒碍。尤其是经济发展进入越来越强调个人创造的时代。当然,更根本的,就是所谓集体主义,实质上不可能集体一起作决策,而必然是由少数人去宣称执行“集体意志”,于是少数人就形成压在广大人民头上的特权阶层。奥威尔说“所有的动物都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就是这个意思。

中国国际地位突然一落千丈绝非偶然,中美贸易战开打,和中共极左经济政策回潮所带来的困顿,在10.1前大陆网页已有高明之士,指出了中国面临前所未有的11个困境:1,经济开放与政治封闭的矛盾;2,经济发展与政治停滞的矛盾;3,经济搞活与舆论统死的矛盾;4,教育创新与思想箝制的矛盾;5,网网共用的需要与维护谎言的矛盾;6,融入世界自由市场与独裁管制的矛盾;7,独裁政府与民主政府对比凸现的政治劣势;8,民主的承诺与专制的实质的矛盾;9,公正公平的客观需要与赤裸裸的特权统治需要之间的矛盾;10,满足极少数人的特权需要,与满足绝大多数人民对公平的需要之间的矛盾;11,社会全面发展对人才的渴求,与特权统治对人才的蔑视的矛盾。

这11个困境的观察,深刻而实在。但中共掌权者和所有为中国唱赞歌者,只看到中国经济开放、经济发展、经济搞活、网络共用、融入世界自由市场等等的一面,却看不到政治封闭、舆论统死、思想箝制、独裁管制等等的另一面,或看不到这另一面对中国发展等等带来的致命限制,直至危机爆发。

种种矛盾困境的要害在哪里呢?就在中国的政治体制。

无论中共高举的是社会主义、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国家主义,其核心意识就是集体主义。以集体主义去强攻某些项目,自然有其优势,但对于让每一个人发挥自由思想、发挥创意,却是窒碍。尤其是经济发展进入越来越强调个人创造的时代。当然,更根本的,就是所谓集体主义,实质上不可能集体一起作决策,而必然是由少数人去宣称执行“集体意志”,于是少数人就形成压在广大人民头上的特权阶层。奥威尔说“所有的动物都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就是这个意思。

与社会主义、民族主义等等相对的,是建基于个人权利之上的民主主义,与上述政治封闭、思想箝制、独裁管制等等相反,民主主义思想就是承认个人权利是天赋的,民主体制的本质是对个人自由与人权的尊重与维护。现代社会经济发展需要让每个人都有独立自由的思想,无束缚地发挥个人创意,需要人才的充份发展空间,需要社会的公平公正。这一切,只能在真正全民投票授权的制度中取得。

中国宪法第5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自由和权利。”这是集体主义的规定。在自由世界里,国家、社会、集体在行使权力时必须尽量避免损害个人自由和权利,而且大部份个人权利,根本就从来没有由天赋人权的人民交出来,付托给国家、社会或集体处理。

香港《基本法》没有中国宪法第51条那样的规定,一国两制就是要让香港充份发挥原有的优势,其实就是自由的优势。但中国共产党的本质是嗜权如命,有权用尽,就是什么都要管,又永远是一管就死。香港反送中掀起的抗争,要达到的目的就是维护过去已有、却被逐渐蚕食的个人自由与独立。如果中共明白这一点,接受这一点,就有可能走出在香港的困境,也连带走出中国那11个困境。不过,专制统治者视人民为奴婢,不会尊重珍视每一个人,要他们明白这一点几近妄想,所以只有坚决抗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