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分析:共产党最大诡计是让人分辨不出它

“魔鬼最大的诡计就是让这个世界相信它不存在。”这种观点经常被用于宗教或哲学方面,但它同样也适用于地缘政治:共产党最大的诡计就是让这个世界辨认不出它来。

共产党政权在上个世纪造成的巨大破坏成为了可能,是因为它成功地让西方相信它们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并哄骗美国执行了一种幼稚的、帮助共产党成长的政策。在今天,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西方也同样出现了这样的错觉。

一方面,事情看起来很简单。中国由中国共产党统治,是个共产主义国家。他们有一个党中央委员会,一个党的政治局和一个党的总书记。“共产党”这个词在名称里就有,应该很明显。

然而在另一方面,西方的主流媒体却在假装中国不是共产党国家,或看起来对此并不是这么的肯定。他们经常淡化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的性质。他们甚至提出中国根本不是共产主义国家,而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观点。例如,在去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发表了一篇澳大利亚前总理的专栏文章,将中国归类为“威权资本主义”国家。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在今年也接着写道:“不,中国和美国并没有陷入意识形态之争,还差得远呢。”文章解释说,中共“意识形态已经破产”,它只是“名义上的共产党”,因为他们已经“拥抱了资本主义”。

最近,《福布斯》(Forbes)杂志也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经济的成功证明了资本主义的力量》的文章。福布斯解释说,中国共产党对社会的控制只是一个正在消失的过去式的幽灵。

这些说法背后似乎有一种假设,即由于中国正在经历经济增长,所以它不可能成为共产主义国家。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定义,但该定义无疑会很必然地排除了西方对共产党的担忧。这个推理逻辑就是:要么他们是共产主义者、穷人、无助者;要么他们是富人、资本主义者;而后者,我们是可以和他们讲道理的。

但是我们从历史中知道,这种推理是不正确的。在斯大林统治的最黑暗的日子里,伴随着清洗和集体农业,俄罗斯却强大到足以征服欧洲的大部分地区并威胁到美国的安全。一个国家既可以是共产主义的,也可以是强大的。

诚然,中国已经从集体所有制转向私有制。然而,将其理解为是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摒弃和对资本主义的拥抱,则是对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的误解。共产党是具有灵活变色能力的,只要有限的市场自由处于党的控制之下,那这在它们的意识形态之内是完全可以被允许的。

想想列宁笔下的英雄谢尔盖‧涅恰耶夫(Sergey Nechaev),一位早期的俄国革命家的话吧。他曾公开宣称,“革命者可能而且必须经常生活在社会中,同时假装自己与真正的自己完全不同。”

共产党的中央政治局知道,它必须伪装自己以适应国际社会,并达到加强自己力量的目的,起码目前必须这样。

涅恰耶夫还写道:“因为(对于共产党人来说),道德只是一切有助于革命胜利的东西之一。”

对共产党来说,没有绝对的真理和道德,只有革命胜利的真理。如果中共不得不利用资本主义工具来实现他们的革命,那这就会成为他们新的道路。

如果放在历史背景下来理解,中共利用资本主义来推进自己的共产主义长期目标就会变得更加清晰。

看看终极共产党人列宁吧,他曾为俄罗斯制定了新经济政策(NEP):停止走向集体农业并鼓励私营企业。是否令你想起了很相似的中共的所谓“改革开放”?

今天西方主流媒体的专家们是否会为“共产党人实际上是秘密的资本家”的说法而感到诧异呢?在当时,许多人都沿着这个思路提出了各种论调。但是回头看来,就很容易看出这些论调的荒谬之处。

著名的俄罗斯历史学家爱德华‧拉津斯基(Edvard Radzinsky)解释了这些说法背后的真相。他将之称为共产党人的“第一条规则”:“党的领导人的公开声明只是战术考虑的产物,而真正的、长期的计划、党的战略,必须保持隐蔽。”

共产党的新经济政策只是一个战术上的考虑,而它的存在完全是为了自己的长期计划服务。列宁的计划行之有效,苏联共产党政权立足了,大量投资资本也从国外流入苏共手中。当年逃离革命的反布尔什维克的俄国人又被骗了回来,于是布尔什维克就利用了他们,或者杀了他们,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新经济政策持续了数年,之后斯大林恢复了俄罗斯走向集体化农庄的进程。然后,斯大林又推出了他自己的战术考虑后的公开政策,以达到实现隐藏的长期计划的目的。他搁置了在全世界实现革命的共产主义思想,转而支持“一国社会主义论”,并耐心等待了许多年,直到共产党政权取得了巨大的领土收益和全球影响力。

只有在共产党的这种意识形态和历史背景下,我们才能理解中共目前的政策。

中共真的像主流媒体经常宣称的那样,放弃了共产主义而追求资本主义吗?完全没有。中国共产党只是在重复着列宁的策略。目前,中共允许中国人拥有私有财产,因为这推进了他们的长期共产主义目标。而且完全可以随时将之收回。目前中共在中国大陆针对富豪们的“新公私合营”、“新土改”运动就显示了这个趋势。

去年,在中国备受争议的社会信用体系实施过程中,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一个约一小时的讲话,赞颂了卡尔‧马克思的一生。习解释说:“马克思的一生就是为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世界而战斗的一生。”

然后他阐述了马克思主义是“博大精深”的,是一种真正的“科学理论”,“永远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它帮助我们认识世界、管理规则、寻求真理、改变世界。”他明确地将中国“前所未有的发展奇迹”归功于马克思主义的成功实施。

也许美国人正在失去他们曾经珍视的意识形态。但是把同样的心态投射到中共身上,从而得出它们在意识形态上已经破产的结论,实际上是很危险的。

(这篇文章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aniel Ashman/高杉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