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短评 > 正文

窥衣眼:关于“小粉红”的一段网聊

我:

上午刚刚收看了明镜陈小平的采访,现在又收到提纲和全文。上午的视屏已转,这件电邮即再转。

看视屏中你讲到对国内小粉红的看法(仅凭记忆,尚未与来件复核),想到一点:你对他们的"爱国热情"可能估计高了。你以你(甚至我,或者甚至到"三八式"的令尊)那一代人被骗的经验来看待他们,未必合适。须知我们的受骗是真心的,是D的宣传工作的伟大成就,因为那些骗子们的本事应是古今罕见的。而从文革以后出现的粉红则不同,他们受到的最大教育就是当两面派;因为他们已经处于所谓"你知道我在骗你,我也知道你知道我在骗你……"的环境下,而当代骗子们的水平也江河日下到L家河底,骗人的手段仅靠权力,其欺骗成果也仅是打造出更多的两面派而已。你当记得文革破产前后所有"无限忠于伟大领袖"的人们一夜之间突然变成"文革受难者"的那一幕大戏。那以后的儿童就更被"从血液里"学会骗人藏己的本事了。试看昨晚上海的篮球赛,那满满一场热情的娃娃观众不是刚刚痛骂并发誓抵制NBA的爱国愤青吗?

以上也许是"妄议",望谅。

她:

您说的有道理,现在年轻人的爱国同您这一代人和我这一代人的真诚不可同日而语。不过您和我这一代人中的爱国者也有很多人并不真诚,跟如今的小粉红们也差不多。至少我看到的同辈共产党员很多就是假话连篇。不过那时这样的人虽然得意,会被我辈不齿,而如今说假话已是可以理解的生存所需了。

不过我们和如今的小粉红有一点是共同的:我们是D那时、小粉红是D现时得以横行的社会基础。

谢谢您的关注,谢谢你的转发,也感谢您分享您的思考!

他:

小粉红是一门生意,与道德素质无关。好多人根本没看懂。

我:

信然。不过把道德素质理想信念当"生意"做,是更严重的道德素质问题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NCN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