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卢斯达:中共国成了向全世界情绪勒索的恐怖情人

战后有国耻主义的国家不只新中国,也包括德国。后者认为自己是永远的加害者,而中国人则认为自己是永远的受害者。受害者心态本来就会令人自我中心,加上中国文化一向认为自己是世界中心,先天的自我中心者患上令人更加自我中心的创伤(天朝自19世纪开始陷落)后压力症候群,加上外部世界有肤浅白人的优容和接受,导致中国成为横行全球的情绪勒索者。

没人知道为什么一个名不经传的香港青年陈同佳,其个人感情生活挫折为何会引爆香港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风暴(政府以解决此案为借口,强推“送中”引渡条例)。但他就是推倒了最先那块小骨牌。蝴蝶引起的风暴,又惊醒了其他蝴蝶。NBA球队“火箭”总管莫雷(Daryl Morey)在Twitter上支持香港人,说了一句“为自由而战,和香港站在一起”(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就引起中国的全方位围攻:中国驻美国德州休斯顿的大使馆批评莫雷、腾讯和央视禁播火箭队的赛事,大量中国品牌声称要终止合作。

这本来是中国对国外异见者的“标配”式施压,但他们忘记了,新冷战已经兴起,中美关系已经不如从前,于是不少争做反华派的美国从政者,都落去支援莫雷“行使言论自由”,事件变成另一场风暴。如果中国有“国际公关”,他们应该可以预见,四处闹事、输出审查,只会触犯众怒,为自己增加不必要的敌人。如果中国放任莫雷那个推特贴文,现在美国NBA和政坛就不会燃烧起来,不是很划算吗?

但中国就是不肯息事宁人,或者说中国认为虽远必诛是中国的本色。这就超越了外交和国际关系的架构,中国有很重的心理病灶。新中国的意识养成有两条躯干,其一是社会主义,之后是国耻主义。为什么要搞社会主义,那也是因为国耻主义。自鸦片战争之后,天朝就不断衰落了。大清陆续扔失越南、朝鲜等等藩属,又失去了香港、台湾岛这些原领土。中国人总体来说还是自大的,因为一般阶层的人不了解自己的国家已经靠边站,再不是天下的中心。但识书明理的人就非常焦虑,国家内外交困是现实的,但更大的是心理问题:他们心底里对“天朝”崩溃减弱为“国家”——而且是一个必须追赶列强的国家——而大感悲哀和幻灭。

国耻是他们的内在驱动力

国耻,可能是20世纪所有中国政治活动者曾经努力活动的内在驱力。

在建国70周年的阅兵大典上,中共也搬出孙文的画象,意欲继承其“革命法统”,然而孙文作为要打倒清廷的革命派,要建立三民主义的民主主义者,他内心还是惦记着自己曾经要打倒的大国。孙文最后一次公开演讲是在日本神户,讲题是《大亚洲主义》,里面大约是说,中日应该联心复兴亚洲,因为东方有“王道文化”,道德高尚于欧洲国家,又回顾中国过去的历史,说古来万邦都是心甘情愿来朝贡。可见天朝的身影,在打倒大清之后又火速复活。

经过惨无人道的二次大战和内战之后,中共生存了下来,但中共像孙文一样,没有抛得下大国和天朝的观念,即便他们是搞阶级斗争的,但“国家”的记忆和意识最终获胜。在谈及要与越南开战的时候,邓小平说,越南不听话,要打屁股,是一个家长族长的语气。这轻语之中,也是一种悔恨——越南曾经“是我们的”。时间一晃,邓小平死了,然后香港被迫“回归祖国”,这种国耻的幽魂又跑出来。当两地人有任何冲突的时候,“中国人”砍头第一句总是“香港属于中国”,其余不论,不管中国人是如何横蛮无理。

“香港属于中国”、“只有一个中国”,这就是最近澳洲主持人在墨尔本访问“强国小粉红”的时候,后者对“五大诉求”的回应。这我们早谈过了。在很多年前,现在的香港国际机场初初启用,因为安排不善而引致旅客埋怨。其中一个中国人在镜头前说:“不是中央照顾你们,完蛋了﹗”

类似的话语,我们已听了很多年。最近他们开始篡改历史。例如中国人会说,要不是中国改革开放,香港才不会像今日那么繁荣。这很明显是乱来,因为中国在锁国的时候,是香港人带物资给亲友,还有一些人靠走私物资发了达。又例如近年他们说,1997-98年的金融风暴,是中国救了香港。

但事实是,当年的财政司曾荫权在数年前接受《信报》访问,表示“入市打大鳄”,全部是自己和同事决定,事前没有知会中央。例如SARS的那时候送口罩物资之类,但中国人甚至不会知道第一个将SARS传入香港,导致最后有几百人死掉,第一传染者就是一个中国游客。但为什么中国人会相信呢?中国人很热衷认定中国对香港很重要,三番四次拯救香港,因为他们潜意识里认为中国失去香港,是民族的耻辱,所以之后要加倍努力地证明自己可以把香港搞得更好。失而复得之后,香港完全属于中国,其他人绝对不可以干涉。这个大国行为,已经与“恐怖情人”无异。

认为自己是永远的受害者

她不在乎香港是否喜欢,她敌视任何与香港说话交结的“外国”,认为他们与香港暗地里有一腿,并且中国还喜欢不断怪罪香港的前度(英国),认为香港不臣服是因为内心记挂着英国。当然英国早就跑了,但只要就香港问题说上一句,中国的官式反应必定是暴跳如雷,严辞喝斥。

战后有国耻主义的国家不只新中国,也包括德国。后者认为自己是永远的加害者,而中国人则认为自己是永远的受害者。受害者心态本来就会令人自我中心,加上中国文化一向认为自己是世界中心,先天的自我中心者患上令人更加自我中心的创伤(天朝自19世纪开始陷落)后压力症候群,加上外部世界有肤浅白人的优容和接受,导致中国成为横行全球的情绪勒索者。

为什么不能支持香港呢?篮网队老板、阿里巴巴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在网上解释,中国球迷感情受伤,是因为“从鸦片战争开始到抗日战争,列强对中国领土的侵略不断”,“中国人对任何试图分裂中国领土的企图,不管来自国内还是国外,都有沉重的心理阴影。当出现分离主义运动的话题时……中国人民感到强烈的屈辱和愤怒。”

问题是中国的感情,不一定是我们的感情。中国特色的专制是连别人内心的好恶都要管,她像一个无法分清自己和外部世界的婴儿,觉得自己的情绪就是世界本身。她不开心,哭了一声,天和应而响了个雷。

但当人类长大,就会发现外面有个客观的世界,自己不开心,不代表世界就不开心,这就是长大。例如中国人认为香港割让是耻辱、标志列强的入侵,但不少香港人是感恩戴德的,即使是自我认同为中国人的大多数香港市民也会承认,虽然是异族统治,但的确是他们在这里建了住屋、街道、地铁、学校,弄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香港人对香港的感情实在和正面得多,而中国人对香港的感觉是遥远的,却充满屈辱、愤怒、不安之类的浓墨重彩的负面情绪。中国意识,是耆幼同体的天山童姥的反转版。她看来衰落,但内里却是个孩童。

中国人利用台湾香港和外国减压

这种不安导致的控制欲,阻碍香港获得正常人权保障;而中国四出控制别人的行为和言论,唯一的自我解释就是“我们感到XX”,即“中国人民感情受到伤害”。然而你的情绪为什么是世界最值得在乎的呢?整个世界的人类又为什么要接受中国人的情绪勒索,勒索越得逞,奖励机制就会完成,勒索行为就会越来越多,勒索力度也会越来越强。我好惨,我是世界最惨,所以我现在拿多一点也并不过份。

在周星驰电影,那叫“卖小强”。但中国人“卖小强”也卖得特别聪明,他们只会强调列强对中国领土的侵略不断,而识趣遗忘几千万中国人被中共害死,在被容许的空间发泄情绪、像那个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机场大婶,但真正值得愤怒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不能说。你说他们的情绪有被政权操控吗?有。他们知觉吗?知觉。但被规限着宣泄渠道的宣泄也是好过没有的,说不定香港台湾和外国对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个不错的减压话题。恐怕中国人在国内可不敢说什么太具体的事,却能在“国外议题”尝试强力批判控诉一下,因为国耻,还entitled不讲道理,这样的活动一定很减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