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孙维帮:萧墙之祸 是共产主义做为制度的内在功能 原罪!

作者:
老孙的告诫是对于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只可抛弃和消灭,因它不是后天犯错误,而是先天的罪恶初心,是原罪!原罪既不能自新也不能纠正,只有将之从地球上抹掉这一条路!

构成功能的是要素,要素是本有、是内在;而防止却是对外、对未然。“萧墙之祸”早在要防止之前已不可抗拒的早已在了。你防止个屁!

只要共产制度的党,都必兄弟阋墙。因《共产党宣言》是以鼓励仇恨,相互残杀为“初心”的。这样的初心不派生萧墙之祸才叫怪呢!

故而“萧墙之祸”不是个防不防问题,而是共产主义做为文化的先天涵意。樱粟“是”毒植物,“防”能阻止它的本然毒性吗?别说“斗争”在讲话里出现58次,就是五万八千次又何用之有?“萧墙之祸”是共产制度先天的构成要素,构成要素是“防”所能防了的吗?做为主观努力的“防”只能对着外部的入侵,怎能“防”了内在的本然性咤?

不愧是万恶的共产党,竟设想“防止祸起萧墙”,证明盲帝连萧祸乃是共产主义的先天构成都还未明——那致祸的要件就是共产制度的本身!

天安门检阅超级武备,『求是』却警告党内问题严重,九千万大党,“必先从家里自杀自灭为起始”,字字句句,咬牙切齿,却是为何?担心乐极生悲,还是凶险四伏?

“从家里自杀自灭”为始,因共党以侵略为初心,所导致的就是互为猜忌,兄弟阋墙,互相残杀,此乃铁律。趋势既铁定,当然无可避免。

凡政党即功能事实,其功能由“党外有党,党内有派”为条件,而后“党同异伐”。在“党外有党,党内有派”的条件下的党同异伐,才能以公平正义为支点。公平正义支点上的对抗,所恃是理,以讲理为条件的对抗是敞开的合法的,造成的结果是积极的建设的。

9月3日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题为《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一以贯之》,“斗争”竟现58次。盲帝就须回答:“怎样才算过硬?”其答曰:“就是要敢于进行自我革命,敢于刀刃向内,敢于刮骨疗伤,敢于壮士断腕,防止祸起萧墙”。老汉以雷人之语批曰:全错!

因他面对的不是“敢不敢”,而是懂不懂。他根本就不知“斗争”首先是个知识,而后才可用为原则。只要知识就有出处与确度。故对于知识,须先判定它是哪里来的,所据的原则,否则不能纳入运用。因“能知”的是知性,未经知性判明的知识,理性不问长短照用不误。因理性是概念思辩而非用来知识的能力,理性的可靠性有限。所以,不只是华厦,凡人类先贤都严肃告诫我们:纯粹理性往往会提出一些超越了知性经验的知识,且盲目应用,造成破坏性结果。我们传统文化说的“形而上者,无形无影是此理,形而下者,有性有况是此器”。与西方文化说的“上帝(泛指一切神)、自由与灵魂不死”等等,都是知性所不能经验的。有谁与上帝(神)通过话?有谁面对过王歧山心底的道德律?知其是方是圆?王自已不说无人能面对,即使王说了那开创科学的伽里略也不能在实验室里以无情事实来证明他的话的真假。心底的道德律不是夜空中那灿烂群星,不是外感官所可面对。“斗争”首先是个知识,而后才是用为实践的原则,在应用之前,就必须先判明它的根源部分——如它的种子,形成的程序,应用上的确度(即有效性)。

植物的根总埋在地下,所以“斗争”之做为知识所根据的部分,是盲帝连想也未想的,他看到的是地面之上的实际的人与人的斗争,他就犯了把他看到的有形有况的部分当成了全体或根本,予以无限制的应用。他不知只有出于防御的斗争才合法。

盲皇帝的“斗争”所要表达的其实是觉悟的提升。在“自我”之内也只有“想穷千里目”或“要览众山小”,要达到这一目标就得“更上层楼”或“蹬上岭绝顶”。在自我之内只有境界问题,不存在自己革自己的命,自己革自已的命,连命都没了你革屁去?自己只有个能通过“学”而后知不足。不存在“自我革命”,因而“刀刃向内”也完全是无知瞎说,自己断了自己的腕,还能上得了雷台?

老孙的不同凡向就是:能断言萧墙是共产主义制度内涵功能。既是内涵就不能不涵!因而“必先从家里自杀自灭”就是共产主义与《共产党宣言》之做为思想的反映形式,先天包含的思想。不是在《宣言》完成后塞进去的,而是共产主义之做为名学中的“名”,不能避免地先天涵着的。

老孙的告诫是对于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只可抛弃和消灭,因它不是后天犯错误,而是先天的罪恶初心,是原罪!原罪既不能自新也不能纠正,只有将之从地球上抹掉这一条路!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