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彭斯演讲软了?中美不脱勾?惊人大反转 中美专家分析

美国彭斯副总统周四的演讲表示,尽管美中关系面临重重挑战,美国却并未寻求与中国脱钩。但华府中国问题专家和经济学家分析认为,美国和中共道不同不相为谋,脱钩是无法避免的事情。阿波罗网时事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彭斯此次演讲立场未发生变化,上次演讲是奠定了美中关系划时代的一个里程碑,这次演讲是对从那个时候到现在美中关系的回顾。川普目前并没有消灭中共的想法,只是希望中共遵守国际社会的行为准则,成为正常的国家。但中共没有改变行为方式的迹象,还在继续威胁美国,结果美中必然走向脱钩。把中共退下台还是需要中国人的觉醒,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川普身上。

彭斯软了?白宫的立场并未改变

对于彭斯最新演讲,阿波罗时事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彭斯这次演讲的用词和语气有变化,但立场没有变化。上次彭斯演讲是对美中关系做出里程碑式的宣告,奠定了美中关系彻底扭转的一个基石,就是把川普内阁眼中的美中关系的本质清晰的表述出来了。上次演讲,既是对中共的檄文,也是对美国人民的动员令。

这次演讲更多的是对从一年前那个时候到现在的美中关系变化的一个回顾。美国对中共、对台湾的政策没有大的变化的情况下,彭斯这次的演讲就会自然的根植于上一个讲话的基础上,不会有改变。可能有些人对彭斯这次讲话的期望值有些高,但实际上这次演讲没有什么立场变化,只是一些用词和语气的缓和而已。

王笃然表示,这次彭斯演讲的场地威尔逊中心是一个跨党智库的所在地,上次彭斯演讲的哈德逊研究所是共和党的智库。也就是说,彭斯对全美就川普内阁对中共政策发生大变局的动员,需要从共和党党内的智库做起,这次演讲则是推动到跨党派的平台上去了。

王笃然指出,尽管川普强调,美国不是要和中国脱钩,但实际上美中双方还是在逐步的脱钩。对此,班农也有过类似的表述,就是川普没有与中国脱钩的意思。在此,彭斯和班农的表述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川普不希望与中共决战,也不想与中共热战,只是要求中共能够遵守国际行为规范,做一个正常的国家,是要求中共的崛起开始停止建立在损害和牺牲美国国家利益的基础上。这起码是川普在现阶段对中共要求的全部。

王笃然强调,川普目前并未表露出要毁灭中共,也没有把解放中国人民作为自己的责任,所以彭斯这次讲话和上一次讲话没有大的变化。班农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也讲的很清楚,虽然川普并不想跟中共脱钩,但是,中共不想改变行为方式,还继续在做侵害、伤害美国国运的这样一个政治对手,最后的结果也只能向脱钩发展。

王笃然还说,中共的倒台,还是需要中国人自己的奋斗。中国大陆目前并没有香港人反抗的条件,所有只有攻心战。像转播翻墙软件给亲友这类的,像不和中共合作,消极不配合。最关键的还是退党、退团、退队,让中国人彻底唾弃这个党,为将来的大变局铺路,奠定基础,推动中国的和平转型,从内部瓦解中共,让将来的镇压因执行者的抗拒而降低生命的损失。

王笃然最后说,在川普正在进行选战,左媒对川普的围攻,民主党对川普的猎巫,美国华尔街和大资本家与中共的合谋,川普需要稳定美国股市,种种情况下,彭斯目前的语气和用词是很自然的,而且越缓和,对于商界的接受度会越高。

道不同,美中难免脱钩

《美国之音》25日报道,彭斯副总统周四(10月24日)的演讲对中国在地区安全、人权以及经贸方面的一系列行为作了措辞强硬的批评。但是,彭斯说,尽管美中关系面临重重挑战,但美国没有寻求与中国“脱钩”。美中正在为两国首脑下个月签署一个初步贸易协议加紧做准备。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美中贸易战对双方经济的影响比起它得到的关注程度而言要小得多。凯投宏观的首席经济学家尼尔·谢尔林在近期的一个观点文章里说,尽管贸易争执频上头条,但它其实只是杂耍,其背后则投射着更大的问题,即中共的迅速崛起正开始对全球秩序造成损害。

谢尔林提及第13轮美中谈判前后的一系列影响美中关系的事件,包括商务部宣布对参与当局侵犯新疆穆斯林少数族裔人权的28个实体的清单,其中包括8家提供人脸识别和声音识别的人工智能技术公司以及地方公安机构。紧接着,国务院发布了对涉及侵犯新疆穆斯林少数族裔人权的官员及其家属的签证禁令。

谢尔林列举的上述事例也在彭斯副总统周四的演讲中提及。彭斯对中共的批评涉及北京在贸易、区域安全、台湾、香港、新疆、宗教方面的行为。他还严辞批评了他所说的一些“向北京的金钱和市场诱惑叩头的”美国跨国企业,包括耐克和NBA,在香港问题上屈从北京的威胁压力,牺牲美国的价值观。

 

西方国家曾经希望通过接受中共国加入现有体系,靠市场的力量推动其转变为民主社会的一员。但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成为现实。中共在市场力量推动下,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并没有退居其次,到了习近平时代,国企的地位再度被强化。结果是中国经济进一步下滑。

凯投宏观在其近期的一份分析报告中写道,中共表现出愿意通过付出这样的代价重新掌控经济。当局通过各种产业政策扶植中国企业,为其创造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中共当局的产业政策引发西方竞争企业的抱怨。尤其是近年制定的雄心勃勃的“中国制造2025”产业政策受到各国密切审视。

产业政策连同长期以来被在中国经营的西方企业抱怨的强迫性技术转让,以及对知识产权缺乏尊重等问题,成为美中贸易争执的核心问题。贸易战不断升级,很大程度上也是双方谈判在这些问题上难有妥协所致。

凯投宏观在新加坡的资深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说,即便美中能够达成某种协议,很大程度上也归结于双方政治因素。他说:“我们仍然认为,最可能的情况是在达成某种协议前,双方的谈判再次破裂。即便最终达成协议,也只能局部缓解双方的紧张关系。”

普里查德说:中共在谈判中的红线是不愿意在产业政策等方面对美国让步。他说,就算被川普所捧的那个小协议能够签下来,也没能解决触发美国针对中共关税行动的301条款调查中涉及的结构性问题。

彭斯在其讲话中,明确指出美国在过去25年里重建了中国。他说:“美国及其领导人不再希望仅靠经济合作就能将共产主义中国的威权国家转变为一个尊重私有财产、法治和国际贸易规则的自由开放社会。相反,正如总统的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所阐述的,美国现在将中国视为一个战略和经济上的竞争对手。”

但是,彭斯在谈及美中“脱钩”时,很谨慎地表明,美国不寻求与中国“脱钩”。他说:“总统已经明确表示,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对抗。我们寻求的是公平竞争的环境、开放的市场、公平的贸易以及中国尊重我们的价值观。我们不寻求遏制中国的发展。”

彭斯发表讲话前,美国助理防长帮办施灿德在10月21日出席北京香山论坛时也表示,美国没有寻求与中国“脱钩”,也没有要求任何国家选边站队。施灿德说,美国正试图做的事是对美中关系进行矫正和再平衡。

尽管美国官方明确表示不会寻求与中国“脱钩”,但分析者认为,美中“脱钩”将会持续下去。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加里·哈夫鲍尔说:“我认为‘脱钩’会继续,但步调会很慢。因为川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都认识到‘脱钩’会对全球经济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

凯投宏观对美中“脱钩”也有相近的看法。在其近期的一份分析报告中写道,其他方面的“脱钩”将会持续,包括双方都在寻求在重要的领域减少对对方的依赖,例如中国希望减少对美国半导体产品的依赖,美国也不想依赖中国的稀土。

凯投宏观认为,美中“脱钩”会持续到什么地步,从很大程度上要看北京在包括香港、台湾,甚至习近平继任者等非经济问题上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以及西方政府如何做出反应。

凯投宏观首席经济学家谢尔林在其分析报告中谈到“脱钩”可能对当前秩序造成的影响,说一个貌似合理的结果是,全球经济各方开始分别移向,美国或中国主导的不同势力范围。

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