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经济发展的心理作用与“川普效应”

作者:
不管人们称之为心理作用还是显而易见的理性预期,美国商界人士都知道,川普是一位对商界友好的总统。这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国家主义心态和经济宿命论相比,是政府领导人态度上的一个明显转变。川普降低了企业和个人税率,并减少了会扼杀企业发展的繁琐的政府监管规定,这是导致了当前经济的发展拥有动力和活力的两个因素,但它们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图:2019年4月15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伯恩斯维尔

如果你很想知道美国经济未来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那你不会感到孤单,因为很多人都在做着这方面的研究和探讨。现在已经有足够多的各种数据、指标和经济学家的预测同时描述着将变好和将变坏这两种观点。

而行为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认为,影响美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可能是“川普效应”,即川普(特朗普)总统“大手笔”的消费方式和励志演说家式的领导风格。他甚至预测称,由于“川普效应”,专家们预测的下一次经济衰退可能要被推迟“好几年”才会出现。

席勒的观点对吗?

心理作用和态度很重要

也许是对的,但不是全部都对。心理因素的确很重要。当然,经济环境也可以影响经济发展,但人们对经济环境的态度也很关键。与上世纪80年代的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一样,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也明白,乐观主义是具有感染性的。两位总统都知道,通常在获得成功的结果之前,要有对成功的信念才行。

同样,悲观情绪也会影响人们的思维方式,继而影响最终的结果。这就是为什么川普要指责那些一直专门针对他的主流媒体和政府批评者试图通过反复宣讲“我们已经非常接近衰退”来“说服”美国人相信经济将陷入衰退。为了政治利益而宣传和引导经济出现萎缩的做法本身,就是必须予以反击的。看清楚这一点,将有助于理解为什么川普在不断地为经济发展鼓劲。

但经济的表现不仅仅是心理和态度的问题。或者说,并不是全部。

相互冲突的各方经济力量的合力很关键

在国内和国际层面都有着各种巨大的经济力量在起著作用,通常正是这些力量的合力决定着经济发展的方向。但是回头看看,很难能回忆起以前有过像现在这么多的相互矛盾的经济数据和趋势。也就是说,在经济周期的经济放缓这个阶段出现时,都会同时出现真正原因的,但目前,还什么都没有出现。

考虑一下,例如,美中贸易战。传统的经济理论分析认为,贸易战会降低经济的增长,因为通常贸易战会导致贸易减少,从而导致经济活动减少。事实也证明,在某些经济领域,比如制造业和农业,情况确实如此。

但是,贸易战并不是一个固定的状态。像世界上的许多其他经济状况一样,它是不稳定的。这样的分析在今天是正确的,在明天就不一定是正确的了。

比如,贸易战导致的中国制造商品供应链出现中断,并使得美国制造业的发展变得困难,从某些方面来看,这是自2009年以来最糟糕的一次。但与此同时,美国企业也在迅速地适应着新情况,在中国以外的其他地区制造产品和零部件来建立新的供应链。越南和马来西亚等国正迅速取代中国,成为美国制造商的商务友好地区。因此,有报告显示,实际上,美国的制造业正在反弹。虽然还没有像以前那样高,但它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在农业方面,形势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事实上,作为美国最有价值的出口农作物,美国大豆销量的急剧下降可能是暂时的。与中共达成新的部分贸易协定意味着大豆出口将恢复到每年高达500亿美元的水平。这将使美国农民的中国市场份额回到贸易战前的水平。

与此同时,上下浮动的国债收益率曲线、低通胀、回归量化宽松和降息,也是能够显示经济和市场处于牛市最后阶段的指标。量化宽松政策尤其令人担忧,因为它表明金融体系中有太多的债务。但即使是这些指标的数据,也没有显示经济发展在放缓,至少现在还没有。

目前美国基本上仍处于充分就业状态,即使存在沉重的学生贷款债务问题,千禧一代的消费习惯也增加了购物需求。

但很明显,能够造成经济增长或下滑的最大因素中的两个因素是税收和监管。

川普减少了所有企业的税收和法规监管

不管人们称之为心理作用还是显而易见的理性预期,美国商界人士都知道,川普是一位对商界友好的总统。这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国家主义心态和经济宿命论相比,是政府领导人态度上的一个明显转变。川普降低了企业和个人税率,并减少了会扼杀企业发展的繁琐的政府监管规定,这是导致了当前经济的发展拥有动力和活力的两个因素,但它们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尽管一些针对商业前景的预测有所下滑,但实际上,美国的小企业和大公司都在继续增加投资和招聘。

小企业的存在对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不仅是因为这会带来经济需求和就业,还因为它往往会带来创新。如果没有一个积极的、有利的经济环境,那么能够开办和维持的小企业就会越来越少,所雇佣的人也会越来越少,当然创新也就更不太可能实现。

拥有积极的经济环境也是大企业生存和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随着消费需求的增长和收入的增长,企业扩大了工厂规模,雇佣了更多的人。这些都是关于经济发展的基本概念,但似乎,这个国家一半的人都需要对此重新学习——如果以前他们真的学习过的话——才能对此理解。

席勒教授关于川普效应的观点是否正确?川普是行为经济学的奇才还是心理学的天才?可能都不是。真正的川普效应是,在拥有自己在几十年内建立了庞大商业帝国的经历,然后又能重塑自己在宣传上取得巨大成功之后,川普既懂生意,又有知人之明。

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国南加州的一位作家和演说家。他是《中国危机》(The China Crisis)一书的作者。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