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李怡:香港人需紧急救援 更重要的是自救

—求救亦须自救

作者:

前晚屯门逸生阁大堂,警察强行进入,迫令大批街坊“行刑式”跪地搜查。同一晚,屯门餐厅东屋台老板娘姐弟,因为拒绝警察入内搜查,遭警方拘捕,通宵扣查,东屋台昨早暂停营业。两次行动,警方都没有搜查令。

网上有“大叔”说:“恳请大家面对现实!党铁在宵禁,黑警是皇军,港人将灭族,香港正沦陷……现在是战争。”

法治社会对私有产权的保护是最核心的价值。18世纪英国首相威廉.皮特(William Pitt)说出精髓:“一个人的家,就是一个人的城堡,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能进。”这句话的意思是:即使最穷的人,他的寒舍也是他的城堡,哪怕在风雨飘摇中,未得寒舍主人允许,国王和千军万马也不能跨入这间门槛已破损的房子。这句话后来成为法治的标记。它强调在法的统治下,一切个人财产和权利,不论贫富,都受到法的保护,受同等尊重。

没有搜查令,警察进入私人空间执法,必须有明确而具体的疑犯在内,若无具体疑犯、单凭可能有被怀疑人士,仍然是不能进入的。因此,军警随意进入私人地方,就已经不是法治,而是军法戒严的状态了。香港警察现在已经不是维持治安、保护市民的警察,他们更像是戒严状态下的军人,从打扮到行为到举止到语言都是,甚至更凶恶。

紧急令下达反蒙面法,其实已经是戒严法的一种。颁布时特首和保安局长都说记者采访可以豁免,但早两天警察就公然扯去一记者的面罩,又逼一个记者脱去面罩并无理拘捕。在警谎会上,警方说记者并非获“豁免”。特首和保安局长的话原来不算数,而是警察说了算。警权之大,超越特首,是军法的征象。

另一方面,向记者施暴也反映出警察对传媒据实报道的反感。越来越多的事件显示,警察把记者当敌人。这也是许多实行戒严的地区,都封锁新闻报道的原因。敌视新闻界,正是害怕真相和力图掩盖真相的表现。

当民调显示,超过五成的市民对警察零信任,当市民见到警察不再感觉安全而是感觉害怕,还能说这不是军法戒严状态吗?

市民不能蒙面,但警察蒙面,警察不显示编号,警察不出示委任证,警察的住址、家人姓名不能公开,这已经不是警察,而是秘密警察了。

在镜头下,我们看到五六个警察把一个孩子压在地上,孩子的头流血,警察依然在暴打;我们看到警察把孩子推到墙角,在孩子没有抵抗能力的状态下继续暴打……。看到这些画面,正常人都会相信一些没有得到证实的“传言”:太子站死了人,从高楼下坠的大都是已经被虐打而死的尸体,新屋岭有残暴行为,警队混入大量公安、武警……。

黄之锋被DQ,向国际社会证明香港没有公正选举。在既无法通过体制内争取权益,而市民的示威诉求又被设下重重限制、警察暴力却受保护的状况下,街头抗争再激烈也变得合理了。

香港人今天面对的,就是上述种种现实。香港确实是处于急需人道救援的状态。明天全球33个城市将集会声援香港,香港也将以“求援国际,坚守自治”的主题在维园集会。在沉溺中求援是应有之义。但更重要的,是有更多香港人面对当前现实,走向自救的行列。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