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中央党管一切不得了 苹果5元跌到3毛卖不掉 揭秘市民为何吃不起 居民债务超85%阀值

Image result for 习近平当局高调强调中共必须控制中国方方面面

图:果农卖不出去的苹果堆积在地上

最近习近平当局不断高调强调中共必须控制中国的方方面面,党要领导一切。中共违背市场经济规律的做法,必然酿出苦果。中国苹果5元跌至3毛卖不掉,市民却吃不起,而中共强行扶贫要求农民大面积种植苹果,是主要原因之一。而且中国物流费奇高,出现党干预下的奇葩现象:空运美国比国内运输便宜很多。另外,中共垄断收费,杂费多如牛毛,严重打击生产和物流。大陆学者指,当前中国居民债务杠杆率真实水平很可能已经超过85%这个阈值。美媒说,2020年将有高达2830亿美元的地方债到期,这恐将酝酿另一波金融危机。

习近平当局高调强调中共必须控制中国方方面面

中共官方媒体新华社星期二授权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该决定由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在10月31日通过。

“决定”共十五项内容,主题是强调推进习近平所提倡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必须坚持由习近平掌控的中共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党的科学理论,保持政治稳定”。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议说:“必须坚持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中共党管一切的做法,违背市场经济规律,必然酿苦果。甘肃礼县的苹果大丰收,但价格低的吓人,果贱伤农,中共强行农民大面积种植苹果,是主要原因之一。

中国苹果5元跌至3毛卖不掉,市民却吃不起

据大陆官媒报道,甘肃礼县的花牛苹果,在去年地头批发价是5元左右,大苹果能卖到更好的价格。但是今年花牛苹果却卖出了“白菜价”,有些果农树上的花牛苹果低到3毛钱一斤也卖不出去。

不少果农把卖不掉的苹果,当作落果低价处理给果汁厂,由于果农很多,往往需要等上一两天才能进入到果汁厂里销货。有些苹果太长时间卖不出去,就直接烂在了地里。

果农的苹果价格暴跌还卖不掉,表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今年苹果产量大增。而产量大增一方面是因为今年苹果大丰收,另一方面和种植面积不断增加有着很大的关系。

中共当局干预市场,扶贫酿苦果

据陆媒报道,近两年中西部地区地方政府把种植苹果当成了脱贫的主要措施,大力鼓励农民发展苹果种植。很多地方政府为了鼓励种植苹果还有相应的补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农业研究人员日前对海外媒体大纪元表示,扶贫政策干扰了行业的正常生产,“比如本来需要种一万亩,但是扶贫说这个好,继续加大种,结果种出2万亩来了。就像我做的这个行业叫饲养菌,政府现在强烈干预,大量搞饲养菌产业扶贫,全国592个所谓贫困县,有400来个搞饲养菌,种出的菇类也是一样卖不掉,因为在不合适的地方、没有(销售)渠道的地方(种植),你做了人家要不到。”

他说:“政策干预太多,而不是让它走市场规律的道路,这是中国问题的本源。政府最好退出市场。”

中国物流费奇高,奇葩:空运美国比国内便宜很多

按说苹果产量大增、价格暴跌,市民们应该可以吃到便宜的苹果了,但是为什么超市里的苹果价格依然很高呢?

“原因就是中间流通环节、运输呀、经销商都要有利润,还有税负,导致水果到城市超市,甚至居民的手中的时候,价格就翻了几倍。”资深媒体人黄金秋说。

广东果商曾先生也曾向大纪元披露,现在中间运费和物流费用都很高,“国内现在油价很高,一升要6、7块,还有国内的过路、过桥费也是很高的,比如之前有人做了一个调查,说货物从上海去到北京,跟上海去到美国,加上各项税、费,结果是,从上海去到北京成本要高出1/3,空运到美国因为补贴退税之类的反而还比较便宜。”

中共垄断收费,杂费多如牛毛

除了高额的运输费用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农业研究人员表示,政府收费环节的垄断,也是造成超市里水果价格高的原因。政府收费除了运输环节的燃油税,过路过桥费,高速公路、城市道路罚款等,还有市场准入费,市场管理费,增值税,企业、个人所得税等等。

“还有摊位费也很贵,批发摊点,政府规定就这个地方可以卖,其它地方不能卖,政府控制的有限的摊位,也是一种变相的垄断。”他补充说。

由于苹果产量大增,不少收购商们担心后期转手时价格会下跌,而运输费用却始终居高不下,他们剩下的利润就微乎其微了,所以收购的意愿大为降低。

据报道,今年滞销的水果不仅仅是苹果,梨、石榴、冬枣、山楂等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研究:中国居民债务超85%,经济最大隐忧

 

大陆金融学博士、高级经济师张启迪在理财平台“金融界”发表的研究显示,当前中国居民杠杆率快速上升,且真实水平很可能已经超过了阈值,也就是85%的临界值。

研究指,中国居民部门债务面临的主要问题,不仅仅是绝对水平较高的问题,而且还存在增速过快的问题,甚至有可能出现中国版次贷危机。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2006~2018年,中国居民债务/GDP比率(居民杠杆率)从10.8%上升至52.6%,年均增速为3.5个百分点。并且,自2015年以来有加速上升的趋势。2015~2018年,居民杠杆率由39%上升至56%,年均增长5.7个百分点,比2006~2014年平均增速还要高2.6个百分点。

另根据中国央行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1~9月,居民部门债务余额由年初的47.9万亿上升至53.6万亿。如果以2018年末GDP基数计算,2019年前三季度居民杠杆率由53.2%上升至59.6%,再次上升了6.3个百分点,比去年全年上升的幅度还要高。

报告特别指出,以上来自国际清算银行的中国居民杠杆率数据还存在被低估的问题。因为国际清算银行数据的核算口径中并未包含住房公积金贷款以及P2P、亲友贷等民间借贷数据。

鉴于民间借贷数据获取难度较大,报告仅将住房公积金贷款数据纳入居民债务数据进行重新计算。根据《全国住房公积金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末中国居民个人住房贷款余额49845亿元。因此,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经修正后的居民杠杆率数据为64.2%。预计2020年底就将超过美国。

居民债务/个人可支配收入是衡量居民杠杆率的另一指标。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8年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使用经修正后的居民债务数据计算,截至2018年末居民债务/个人可支配收入之比为134%,已经远超美国次贷危机时期的水平(117.65%)。

最新研究指,从债务结构来看,近年来居民杠杆率快速上升的主要原因是房地产。2008~2018年,居民债务中住房贷款年均增速23.5%。从存量来看,截至2019年9月末,中长期消费贷款余额为32.86万亿,占全部居民债务总和的61%。而中长期消费贷款主要就是住房贷款。

国际货币金组织认为低于10%可以促进经济增长,超过30%时中期经济增长将受到影响,而超过65%会影响金融稳定。但综合现有文献,当前中国居民杠杆率可能已经位于阈值(85%)附近,也可能已经超过了阈值。

研究指,居民杠杆率过高将加剧实体经济结构失衡。Wind数据显示,2006年末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房地产贷款规模由3.7万亿上升至43.3万亿,房地产贷款占全部贷款存量的比重也由16.3%上升至28.9%。当前民企面临融资难贵问题,与资金大量流入房地产市场高度相关,资金分配不合理加剧了实体经济结构失衡。

中国2830亿美元地方债即将到期酝酿另一波金融危机

根据彭博统计,2017年到期的地方政府债券已达340亿美元,2018年达1180亿美元,今年将达1830亿美元,2020年则上看2830亿美元。

为了偿还债务,中国地方政府未来可能发行更多新债来还旧债。中国国务院已授权地方政府发行3030亿美元新债券,来偿还到期债券,并支应200亿美元新基建、农林、职业教育和医疗等支出。

宏观经济专家史崔特(Chriss Street)撰文指出,这恐导致中国面临潜在的另一波金融危机。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