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艾咏华: 民主世界必须抵制中共的横行霸道(多图)

作者:

当上世纪九十年代初(1991年)苏联突然解体灭亡,东欧各共产专制国一夜间重获自由解放之際,当时的中(共)国还远不是今天这样的经济暴发户。于是邓小平给中共当局立下了“韜光養晦”,“决不当头”等遗言式的“规矩”。不可否认邓小平这一手确堪称“高招”不但救了中共一命,更骗了美、欧不少政府目光短淺的领导人。特别是像美总统老布什、克林顿之流又再一次重复当年杜鲁门、尼克松的幼稚錯误。以为中共不同于苏共,是可以“争取”和促使它“变好”,向民主转型的。于是克林顿总统不顾美国国会大多数议员的反对,闭眼不看大陆恶劣的人权,故意淡忘六.四的血腥,动用总统否决权,坚持年复一年的將“贸易最惠囯”待遇给予中共,让其每年从对美贸易的巨额顺差中吃肥壯大。日本领导人更被北京的“中日世代友好”唱昏了头,于是长期向中共提供低息、甚至无息贷款,提供技朮援助,扶持中共发展经济。

本世纪初,美国领导人更幼稚地相信中共对申请加入世贸组织(WTO)的虚伪承诺,从而对中共大开绿灯让其顺利进入WTO。而中共进入之后,根本不守规矩,大耍无赖,一方面对WTO各成员国设置高关锐的贸易障碍,保护中共的权贵资本。另一方面则充分利用它极权专制下“得天独厚”的、可隨意压榨剝削劳工的“优势”,靠低人权、低工资、低福利、高污染,不惜大肆破坏生态资源与环境,禍害中国民众等一系列措施,来吸引国外资本进入中国。从而生产出大量超低成本、乃至劣质带毒的产品后,外加上高额的政府補贴,退税等违反市场经济的手段去向发达国家倾銷其产品。既冲击美、欧等国的市场,又大量骗赚外汇。中共当局如此严重违反WTO规则后,它还嫌不夠,更採用明搶、暗偷等各种手段大肆盗窃美国、欧洲各国的科技知识产权,模仿制造别人的產品。更用所谓“市场換技术”为诱饵,強迫欧美各国厂家进行“技朮转让”,实则是強盗式的侵占别人的知识产权以肥中共权贵资本。于是中共便靠这一套既严重违反世贸规则、又极不诚信、巧取豪夺的手段,造就了它所谓的中国经济腾飞的“奇迹”。实则是中共权贵与贪婪的国際资本相互勾结大获利,而对中国环境与劳苦大众的大破坏、大剝削、大掠夺!

 

然而“闷声发大财”变成经济暴发户,只是中共的近期目标。而它的终极目标则与苏联并无差异,那就是要在全世界消灭民主体制,实行共产党一党独裁专制。因此它就必须要输出共党的极权专制价值观,以消灭民主、自由、人权、平等的普世价值观及其相应的民主制度。用它的话来说就是要“埋葬资本主义制度”。但是苏联过去的这个口号早已声名狼籍臭不可闻。于是乎中共便加以精心修饰改成了诸如“世界已进入中国世纪”,“中国模式已成为世界共识”,“中国必须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心,为世界制定规则”,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以这些似是而非的漂亮词语来掩盖其妄图主宰独霸世界的野心!为了实现这一野心,中共首先遵循的仍是毛泽东“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教义。所以中共经济上一旦成为暴发户以后,便置国计民生与大多数中国民众尚处于贫困狀态之情况于不顾,首先便用这些錢来搞穷兵黩武,于是大肆提升军费,扩充軍备。更通过派遣间谍,网上黑客,去盗窃美、欧等国的军事科技情报,用来大肆研发、制造飞机、舰艇,以及包括核武与导弹在内的各种大规模杀人武器。这就是欧美民主囯家养虎遗患,给世界“培养”出的一个比希特勒、斯大林更难以对付的敌人,而且-朝“崛起”,便向世界立刻“亮劍”,成为当今文明人类最大的敌人!

在此必须说明:这个敌人只是中共,而非中国!更不是中国人民。中共不等于中国,更不能代表中国。他们只是14亿中国人中的一小撮,是一个拥有特殊利益的政治集团。虽然中共号称有8000万党员,那也只占中国人口总数6%,而这8000万中很大一部份人都是申纪兰似的无知无识的愚民,附和隨从而已。另有一大批人只是想有了一张“党票”后,便于占据个好点的工作职位,便于提升晉級,而来趋炎附势。所以真正死心踏地要与中国民众和世界民主制度为敌的,也只是这8000万中的少数人。但由于这个党,这个特殊利益集团占据、掌握着全中国的物质财富,行政资源,军事力量,因而一旦作起恶来,其能量则不可小觑。

不过客观地说,今日的中共要想像当年希特勒德国那样,一场闪电战便可橫扫大半个欧洲,至少目前它还不具备这个“实力”。但是中共目前有一种“武器”,却是德、日法西斯,苏联斯大林都没有的,那就是它的金钱与腐败。用中共的话来说就叫“软实力”。也就是利用人性的弱点,自私与贪婪,用“中国特色”式的腐败,去向民主国家渗透、腐蚀,收买、寻找代理人,从而搞垮民主体制,变成专制独裁。于是它首先就是要制造輿論。收买一些在西方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政客,学者,某些西方知名人士,如基辛格之流为其辩护效劳。还有西方某些“左派”学者,某些“左派”刊物、编辑,这些被人戏称为“洋五毛”的个人与媒体。例如德国之声电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德国之声评论员泽林(Frank Sieren),任职于美国霍普金斯学会并爬上部门主任位置的李成等等。这类人在收受了中共的红色贿赂之后,便“自觉”地接受中共的领导与“教育”,公然不顾廉耻,不顾起码常识,甚至无视“六.四”大惨案的血腥,而热衷于为“中国特色”、“北京模式”“站台”、“背书”,大唱颂歌。不言而喻,这都是金錢“软实力”发揮的“神奇”作用,是走出囯门的中国式腐败“墙里开花墻外香”所结出的“硕果”。

接着,中共更利用金钱与市场的力量迫使别人不许揭其丑。例如2017年世界著名學術重鎮剑桥大学出版社。竟然屈从于中共当局的市场经济压力,从該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季刊》中,在中國的網站上拿下300多篇中共当局不喜歡的文章。涉及内容十分廣泛,从1960年到現在。其中包括許多在当今中囯被认為是“敏感”的話題,如中共在1959年到1961年,在全国发生的餓死三千多万人的大饑荒;以及文化大革命;1989年中共調遣军队進入北京开枪屠杀要求民主的學生和市民;中共領袖毛泽东的种种丑闻,以及中共對法轮功的嚴酷鎮压等等。从而引来世界学朮界輿论一片哗然,最终导至剑桥大学及該大學出版社和《中國季刊》的声譽遭受重创。

与此同时,中共更通过使用金銭收购海外各种中文媒体,然后通过控制媒体的股权,便可撤换主编、赶走民主进步的编辑,換上亲共人士,从而篡夺媒体的编辑与出版的权力,使媒体不但不再批评中国的独裁腐败,反而为中共专制歌功颂德。这就是中共所谓的与民主自由世界争夺“话语权”。“发出中国声音”。现在香港、澳大利亚等地大量中文媒体被中共攻陷,甚至英国广播公司(BBC),美国之音都传出其中某些高阶人士接受中共好处的丑闻。

事情到此还并没有完结。接下来中共更通过行贿的手段用大量金钱收买别国的高官、议员、政客,金融界大腕来为中共利益游说,影响别国的政治局势。2017年6月5日晚间,澳大利亞ABC国家頻道播放的四十七分鈡节目,更震惊了澳洲朝野各界,也令世界大跌眼镜。这个节目是由“澳广”和費尔法克斯传媒集团连同美国联邦調查局、澳洲安全情报局、澳洲联邦律政部(內务部)及首席檢察官与国防安全专家联合參与並製作的。因此极具权威性,可靠性。在节目中,来自中国广东的地產商人,也是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的黄向墨,以及华人政客王国忠及另一个中國商人周泽榮均被点名揭露出他们以金钱物质利益收买澳洲官员的丑行。而澳洲好几位醜陋政客也被曝光现形,其中包括前外长鮑伯·卡爾和前貿易部长安德魯·羅布更因接受中共贿赂而成了政治人格低下的突出典型。這個節目是澳大利亞安全機構經過严密監控,获得确凿证据而加以批露的。因而一经播出,不仅澳大利亚朝野震动,亦令世界各国大为吃惊。在澳广的这个节目中更特别指出了目前在澳大利亚的所谓华人“侨领”已严重危害了澳大利亞国家利益,将成為澳洲未來的禍害。而在澳各大學的中國大陸留学生均受到由中國使領館出資組建的“中國学生会”的全面操控,接受使領館指令和任務安排,並進行特务活动,監控中国留学生一举一动。同时也公开了中共“国侨办”及駐澳使領館是背後直接操控者。中共使領館更通过侨团进行各种抗议和欢迎活動来影响澳大利亚的政治气候。从而使澳大利亞主权正面临来自中的“第五纵队”的严重威脅。

 

更有甚者,中共还把它专制腐败的触角伸进了联合国,让联合国的官员都被中共拉下了水。中共“红顶商人”(即既经商又在中共当官的)中共全囯政协委员、澳门经济发展委员会顾问、澳门地产大亨吴立胜,2015年被美国司法检调部门起诉,指控其涉嫌向第68届(2013年)联大主席、原任中美岛国安提瓜和巴布达驻联合国大使约翰·阿什提供逾130万美元的贿赂,以换取对方支持在澳门兴建联合国会议中心。这是赤裸裸的以金錢贿赂谋取不正当政治利益的犯罪活动,企图以金錢收买之手段,把联合国会议中心弄来澳门,以抬高中共在国际上的地位与影响,从而借东道国身份进一步对联合国施加影响。最后吴立胜被美国判刑。由此可见,中共借助金钱与腐败来输出其独裁专制的意志与图谋,比之当年苏联单纯用武力输出“革命”,显然更加“高明”,更加“厉害”得多。

(图片来源:大纪元)

更令人震惊的是,在奥巴马手下担任副总统的约瑟夫.拜登,他有个次子名叫亨特.拜登(Hunter Biden),2015年亨特随其父来中国访问。中共当局一甩手便慷慨地给了亨特.拜登15亿美元的所谓“贷款”!而亨特.拜登当时既无工厂又无企业,此人當兵時还因為吸食毒品cocaine,被軍隊辭退了。中共把这15亿美元给一个吸毒的小混混,究竟是“贷款”,还是“赠送”?不言而喻,是因其父正在担任美国副总统。所以“天朝”的“盛情美意”绝对是“看父而敬子”。自然其父对中共能不感激涕零而知恩图报么?所以约瑟夫.拜登一向被美国政界视为是头号亲中共的“亲中派”这也就不奇怪了。现在拜登更要逐角2020年美国总统的竞选.如一旦当选美国总统,那么中共这筆“投资”就是“一本万利”了!可见中共多么具有“远见卓识”。

近年来隨着中共权贵资本如恶性肿瘤般地迅速增大,其欲称霸世界的野心亦隨之恶性膨胀。中共当局不仅要给世界“定规矩”,更要对世界进行长臂管控.不仅不许大陆民众有半点言论自由,更要管到台湾民众头上,香港人民头上,甚至欧美民主国家的人民,中共都要去进行长臂式的管控。真是既恶劣愚蠢,又狂妄可笑。具体事例不胜枚举。例如台湾歌星周子瑜,因有一张手执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的照片,中共的五毛们便定她为“台独”份子。中共当局立即出面逼她在网上“道歉”。台湾歌星张悬,也因在舞台上接过了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同样被中共定她为“台独”份子。对其进行封杀.人们不禁要问: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代表中华民国,与“台独”何干?再说了,你中共当年在延安,共军头上帽徽都是青天白日,那你们当年又是什么“独”?豈不是“自摆乌龙”?徒现“数典忘祖”之态吗?而在香港,又因在体育比赛前奏中共的所谓国歌,实则是八年抗战中的一首流行歌曲“义勇军进行曲”时,一些港人未起立,也遭中共官媒体与小粉红五毛的辱骂与威脅,实在管得太宽,何其霸道!

接下来,中共更把它管控之手伸向了全世界。德国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品牌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引用了-句达赖喇嘛的话,竞招来-场飞来横禍。德国梅赛德斯-奔驰在其Instagram账号上的帖子带有#Monday Motivation的标签,配图是一辆停在海滩上的白色奔驰车。帖子引用了一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尊者的名言:“从各个角度看问题,视野会更开阔。”这本是-句既与政治无关也未針对任何人的格言般的话语,既飽含智慧哲理,而且用在汽车的广吿词中尤为帖切精辟,堪称驾驶车辆的座右铭。因而该帖获得大量浏览与点赞。谁知这样-句话竟也招来北京方面的恼怒与打压。而且莫名其妙地骂人家是什么“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然后,竟然蛮横威胁要“抵制奔驰品牌”。

(奔驰车广告引用达赖喇嘛的名言)

本来对这种流氓式的寻衅滋事无理取闹完全可以不屑-顾。然而因为中国大陆这块市场太大,利润太可观,太诱人。于是贪婪的资本,见钱而“骨软”。竟然跪下磕头。厚颜无耻地自我侮辱道“我们深知此事对中国人情感造成的伤害,”,“对此我们致以最诚挚的歉意”!人们不禁要问:这句话怎么就对“中国人情感造成伤害”了呢?中国人莫非都长着一颗别样的“玻璃心”?比曹雪芹先生笔下的林妹妺都还脆弱而如此易受“伤害”么?难道中囯人是只有一只眼睛,只能从一个角度看问题的特殊人种吗?中共的小粉红们还在网上说,这话是达赖喇嘛讲的。怎么说也是“反动言论”。真是荒唐透顶!本来评价达赖喇嘛尊者不在本文论述的范畴。也不管北京当局如何恨达赖喇嘛,但孔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而中共当局满世界撒鈔票办孔子学院,为什么孔子早在二千多年前就指出了的这个淺近的道理,你们至今还不明白?还尊什么孔?崇什么儒?也太可怜了吧!

由于贪婪软弱的资本家们为了追逐超额利润,在中共强横无理的霸道面前一再可耻地退让。于是中共当局被宠惯得越发乖戾嚣张,得寸进尺。全球多家商品广告,五星级酒店客房里摆放了什么书,航空公司航斑站点名称,凡此种种,稍有不合中共意识形态的,中共动不动就给人家扣上“辱华”的罪名,蛮不讲理逼人家改正和道歉。甚至娱乐节目“南方公园”中的小熊维尼,都涉嫌“冒犯”习总,“南方公园”于是用一套调侃语调向中共嬉笑怒骂式的致以“歉词”,一时成为笑柄。足见中共跋扈到何种程度!终于在2019年10月更暴发了对NBA的无理打压。NBA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因在网上发了一个一句话的短帖“为自由而战与香港站在一起”,竟然又使中共的“玻璃心”遭受到了“伤害”。大陆一批愚民以及官商腾讯之流又大叫要抵制NBA,停止转播NBA赛事,甚至中共驻休斯敦的领事都跳了出来进行打压。要美方道歉.兇相畢露,甚嚣尘上!一开始NBA个别球员如哈登之流又被吓得立马下跪.但这一次却引发了美国议员、政界人士直到广大普通美国民众的強烈愤怒!群起质问中共当局:美国人崇尚自由,热愛自由,中共有什么权利来横加干涉?为何如此兴师动众来挑起事端?美方的义正词严,使中共当局无言以对.更由于NBA是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大众文化品牌.在中国有巨的大影响.更无任何人可以代替.因而中共未能将NBA压服。接着美国篮协总裁萧华更强硬表态,并严正拒绝了中共要美方解僱火箭队总经理莫雷的无理要求,且明确正告中共当局:“自由的价值比钱更重要”!至此,中共终于无可奈何而以失败告终,这也是中共近年来首次遭到的一场可耻的惨败!

由此可见,中共当局虽貌似强大,其实也是个泥脚巨人纸老虎。它之前的兇横霸道所以能够屡屡得逞,一方面是因为某些西方政界人物长期奉行对中共的绥靖主义,助长了它邪恶的气焰;另一方面则是这些资本商家贪财愛钱见利忘义,丧失人格,忘了自由与尊严。而中共则绑架了中国这个14亿人的大市场,用这块大“蛋糕”作诱饵,软硬兼施,大耍流氓手段以强迫别人就範。其最终目的就是要把共产极权专制的赤色规则強加于世界各国民众,从管制言论自由开始,进而去摧毁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观及民主制度,让中共的独裁专制规矩通行全球!因此对于这样一个已经成为全球独裁专制政权“龙头老大”的中共,它肯定是对二十一世纪民主最大的挑战与威脅。全世界民主国家(尤其是美国、日本与欧洲诸国)的领导人对此决不可再为贪图一点经贸利益,对其姑息纵容,甚至幻想中共会放下屠刀。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张伯伦对纳粹法西斯实行绥靖主义政策的惨痛教训,殷鉴不遠,难道我们还要重蹈其覆辙?“六.四”惨案后30年来对中共的姑息,己经养虎贻患铸成大错了。哪可以还一错再錯?文明人类与民主社会必须团结起来,对中共的横行霸道坚决予以回击!

2019年10月21日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议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