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王思聪会不会成为“贾宝玉”?

作者:

豪门是非多,关于王健林父子的传闻这两年就没怎么断过。前些天王思聪“清空”微博,就传出王健林遭遇监禁,暴瘦19斤的消息。这很小道,所以也没几个人相信,不料转眼之间,小王已被法院限制高消费,成了“老赖”。

在中国,风光一时的“富二代”从辉煌到落魄,差不多已形成一种文化,《红楼梦》里的贾宝玉便是最好的样本。含玉而生,赢在子宫。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令人艳羡,也令人忌恨。人们窥探贾府,亦如窥探如今的王家,窥探它物欲横流的香艳故事,也窥探它的衰败迹象。

贾府衰败于日积月累的不义,和背后靠山倒台后的致命一击。这是官本位社会的时代特征,因为他们的财富是依附权·力堆砌,权·力与财富之间只存在掠夺关系。而一旦失去可依附的权势之后,即是大厦将倾之时。

当然,王家现在也只是出现衰败迹象,充其量是明显的衰败迹象,谈大厦将倾可能还早了点。而王思聪本人,我觉得除了频繁更换女伴不太符合传统道德观念外,也并无其它明显过错。我记得以前看过一段他接受外媒采访的视频,直言戴着面具做人,无法做真正的自己。所以,王家若真衰败,主要原因还是在于王健林缺乏远见,政治觉悟不够,没有像某些人那样,先把子女安顿在法制国家,然后暗度陈仓地转移财富。这样一来,即便斗个你死我活,至少不会波及孩子。

其实也不止王家,创阿里的马云也在今年交出了阿里的权印。55岁,一个年富力正盛的企业家,居然放弃了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这应该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主动”放弃企业的创始人吧?马云不止一次说过钱并不能使自己快乐,我相信对于他那个段位的人,钱确实已经没有意义,而如今,他也只剩钱了。

除了马云和王健林,柳传志也卸任了联想的董事,还一口气注销了多个名下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职务。马化腾和李彦宏,也先后卸任了部分重要职务。2019年的中国,似乎开始进入了某种洗牌的周期。而所有的豪门衰败故事,以及企业创始人的蹊跷离职,都不过是在一种周期规律作用下所产生的社会性绞痛。

但凡了解历史的人,应该知道中国历来都是农耕社会,工业文明是舶来品。而欧洲工业文明诞生的前提,是由于资·本·主义萌芽,驱使封建主架空了王·权,出现了宪·Z·文·明,为司·F·独·立开创了可能性。而限·制·王·权实现法律的初步公正性之后,才为资本主义的发展铺平了道路,进而迎来了工业革命。原先的封建贵族,也逐渐演变为现在的资产阶级。

而中国的资产阶级没有经历过这一历史过程,历史上中国从来没有实现过架·空·王·权。直到鸦片战争之后资本主义才随着商品经济一同输入中国大陆,但资产阶级始终被死死压制在权·力之下。

民国时期的黄金十年,中国的资产阶级曾迎来短暂的发展,但49年之后又遭遇了集体清零。直到78年改革开放,才又陆续诞生了一代代新的资产阶级“贵族”。

这些人中,折戟的折戟,逃离的逃离,入狱的入狱,如赖昌星,牟其中,黄光裕等等。而今依然活跃的,便是马云,王健林,马化腾……等等家族。但这些各个看似富可匹国的家族,在权·力面前,无不是不堪一击。他们未来的命运如何,会有多少个贾宝玉式的唏嘘故事诞生,真的是无从得知。

在电影《让子弹飞》里有一个经典场景,几匹奔腾的骏马,拉着两节火车车厢高速飞驰。这是对中国用农耕时代的政·Z·体·制,来推动工业化进程的巧妙比喻。

工业化,通俗的理解,就是创造财富的过程。而政·Z·体·制,则是保障财富安全以及财富分配的工具。如果你一味创造财富,却不设法保障财富安全,所有的努力最终都会付诸东流。如果你不设法让财富分配地愈加均衡,脱离了经济运行的合理区间,同样也会引发灾难。

因为财富不是凭空创造的,上层的财富最终源自底层,当底层财富枯竭,无法支付商品的时候,顶层的财富就失去来源。你可以通过印钞来补充流动性,但如此反复,只会把问题推向深渊。

所以,一个现代化的政·Z·体·制有多么重要,它不仅让穷人获得体面的生活,也为富人提供一个公平安全的法·制,同时又让政客失去犯罪的机会。所以,那些追求现代文明的富人,才是真正有担当,富有远见的人。但据我所知,真正在公开场合呼吁追求现代化普·世·价·值的大资产阶级,似乎只有任志强一人。

有钱人追求真理往往比普通人代价更大,因为他们能失去的东西会更多。但富人的影响力也非普通人能比,因为中国人还残余更多的动物性,大多数的中国人只崇拜强者,崇拜钱权。他们从来只是羡慕贾府里头的奢靡生活和香艳故事,却从来没有发觉府外是饿殍遍野,府内则物欲横流,如同两个世界。他们没有勇气打破这两个世界之间的隔阂和不公,却又意淫着能过上府内那种奢靡生活。一百多年前工业文明破门而入的那一刻,满清的子民们,仍旧在手抄传阅着这本香艳而糜烂的“贵族生活指南”。

一本《红楼梦》,其实就是中国旧社会的一个缩影。哪天若是贾政们可以排队买汉堡了,不用担心没有靠山而家道衰落;贾宝玉们奢而不糜,不用再戴着面具生活;普罗大众不再窥探艳羡贾府里的香艳故事,那时的中国,才算真正走进了现代社会。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NCN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